马艳身子一挺,闷哼了一声,半晌才说:“我就喜欢你这精力旺盛的样子,比老王强多了!”她挺动腰肢迎合着。

  “只怕他听到会反驳,说他上过的那些女人可以证明他的能力。”

  “屁,那些女人还不是需要他的权力,装模作样地在他的身下哼几声。要论本事,他哪能跟你比。”马艳倒转身子,手牵引着他从后面进入,“我喜欢这样,有点摸不着边,但又被充满的感觉。”

  这样片刻后,马艳突发奇想,说:“我们到窗口那去做,那有阳光。”

  李天冬吓了一跳,说:“可是万一有人看见呢?”

  “怕什么,我都不怕!”马艳跪在地上爬着,李天冬只得在后面跟着,两人密不可分地到了窗边,马艳俯在窗台上,用力地向后顶着,口中胡乱地说着:“快,快来干我!”

  跟她在一起,李天冬真是觉得时时都有新鲜和刺激,比如眼下,外面不远处就是大街,街面人流如织,他们相当于在行人的头顶上做着,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们是在市政府办公室副主任的新家里偷情,这种害怕人发现又特别刺激的感觉使得他强硬如钢,在马艳的体内闪转腾挪,气势如虹。

  没过多久,马艳身子一紧,顿在那半天也没动,又突然瘫倒下来,却仍能感到他的坚挺在自己的身子里,动了动,有气无力地说:“你还没吗?”

  “没。”其实李天冬也早想出了,不过感觉这个艳妇今天不会这么轻易罢休,也就没泄。

  马艳转过身子,捏着它,由衷地说:“都说你们这些神神道道的人有秘术,果然如此,你可知道,你这本事有多少达官贵人都梦寐以求啊。”

  “是吗,以后要是没饭吃了,就去教他们。”李天冬搭在她的胸口,捻动着。

  “嘻嘻,那得糟蹋多少姑娘呀。”马艳四仰八叉地摊直了身子,“哎,想不想找个工作?”

  “我现在不是有工作吗?”

  “那算什么工作。我跟老王说一下,让他帮你在卫生系统挂个职,每月光领薪水不干活的。这样以后要是有机会,好歹也算工作经历。”

  李天冬想了想,觉得能白领钱不干活也是个好事,说:“这倒是个好事,可能成吗?”

  “也就是老王一句话的事。那个谢芳,你们区的卫生局长不正求他办事吗。”马艳似乎休息够了,又翻身趴在他身上,“不过,你要先把我伺候舒服了。”

  “才好的,你又来了啊!”

  “嘻嘻,我可不想入宝山而空手归。”马艳伸下手摸索着,引领着他再次进入。

  这回两人都比较冷静,慢悠悠地享受着。这时,马艳的手机突然响了,她拿起来接了。是王主任打来的,问她房子看得怎么样。

  马艳在李天冬的身上坐了几下,说:“已经看好了,在天贵花园里。”

  “那里啊,我也觉得那里不错。咦,你的声音怎么有点喘?”

  马艳磨了几磨,撒娇地说:“还说呢,都是你,你不知道人家跑了多少路,走了多少楼梯。我不管,你得赔我。”

  “行行行,回头给你一戒指。我这边正忙着,先挂了,哦,对了,别忘记了感谢一下小李。”

  “行,我一定让他满意。”马艳放下手机,对李天冬说,“这可不怪我,是老王说了,要我好好感谢你。”

  李天冬说:“是戏文里唱的,小女子无以为报,只有以身相许吧?”

  “讨厌。”

  两人又是一番大战,最后,在浴室里双双泄了,又就着浴缸洗了个澡,这才回到客厅上找到了衣服,随后,马艳从包里拿出一沓钱,说:“这二千块钱你拿着,算是辛苦费。”

  “以后别每次做后就拿钱好不好,弄得我感觉好像是鸭子一样。”

  “对我来说,你就是鸭子。”马艳不以为然地说,“对了,老王让你把室内装修也设计一个草图,他信这个。至于报酬,一定会让你满意的。”

  李天冬见她提起正事,也就把钱收下,说:“我没学过室内装潢,不过可以把一些风水规矩标一下。至于报酬,你们看着办吧。”

  “亏不了你。”马艳捞了一把他,笑着扭动腰肢开了门。

  马艳自己回去了,李天冬打了个车回高家大院。钱东正在院子里打电话,见到他,放下电话,说:“郑光荣让人给打了。”

  “啊,什么时候的事。”

  “就昨晚,我们分手后。估计是不服气去找那啤酒女出气了,结果被打了。早跟他说过,不是什么女人他都惹得起的,他就是不听,这回,算栽了吧。”

  “伤哪了?”

  “哪都伤了,不过就是没什么大事,估计对方是高手,只要他痛,不要他伤。”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