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冬有些惊讶,他只知道王主任官不小,没想到竟然是市政府办公室主任,难怪,周芳会请王主任吃饭,还在酒席之上眉来眼去。想想这么大的官,自己照样上了他老婆,他多少有些自得。

  马艳看他露出微笑,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不过我不在乎,男人可以到处爽,女人为什么不可以。”她放一只手,伸到李天冬的裤裆里。

  李天冬大惊,说:“别,好好开你的车!”

  “咦,这不是操纵杆吗?不好意思,搞错了。”马艳嘻嘻笑着,狠狠地掏了一把,这才把手归位。

  李天冬苦笑,这女人实在是厉害。

  车子开到一个大型小区,马艳说新房就在这儿。李天冬让她不要停车,围着小区转转。转了两个圈后,李天冬又下车看了看,摇头说:“五行缺水,水涨才能船高,久住此地恐怕对王主任前途不利。”

  马艳有些吃惊,不敢置信地说:“不是吧,你还真会看风水啊?”

  “会一点点。”

  马艳虽说不信,但毕竟也不敢拿老公的前途开玩笑,说:“不看了,上车,去另一个。”

  不多时,又到了另一个小区,这回是间哥特式别墅,边上就有一条河蜿蜒而过,开门就能见山,有山有水,像是不错。不过李天冬才一推开门,立即觉得一股阴气扑面而来,他顿住脚步,问:“这里以前是个什么地方?”

  “不知道呀。”马艳茫然,给王主任打了个电话询问。

  几分钟后,王主任回电了。马艳接完电话,一脸惊恐地对李天冬说:“他说以前是乱葬岗。”

  “难怪我觉得阴气之重难以形容。你想,这世世代代的乱葬之处,聚集着多少冤魂呀,住在这里只怕轻者不得安宁,重则危及生命……”

  “别说了别说了。”马艳忙举手,急急地往车那边走,“上车,去下一个。”

  一连看了三四套房子,李天冬总算对郊区的一套房子还算满意。房子在七层,有七上八下之意,里面足有一百六十多个平方米,设计的户型似乎也得到高人指点,一些明显能养煞的地方、比如卧室房梁、厨房开门、阳台方位等等都比较合理,最重要的是,方向好,阳光可以直射客厅。在室内风水上,阳光是上上避邪之物。

  推窗看去,附近没有遮住视线的建筑,小区里的人工湖中,几只洁白的大鹅悠然自得地游戏着,湖边的小树林绿树环绕,草坪青青,确实是个好住处。

  马艳经过这一番折腾,已经有些不耐烦了,也对李天冬越发看不透。在她看来,找李天冬来看风水,明摆着是送钱给他的,他只要说几句吉利话,再建议摆几个什么辟邪的物件就能捞上一笔,没想到他却真将这事当正事来做了。而且他说的话似乎也有些道理,心里在疑惑,难道,他真是个高人?

  听到李天冬说这里宜居,她不禁长松了口气,撒娇似的说:“哎呀,我这一天跑上跑下的,腿都累痛了。”说着,她一屁股坐在了地上。

  房子有做过简装修,地面砖和地板都铺了,马艳往地上这么一坐,两腿肆无忌惮地打开,而且,还有意无意地冲着李天冬。

  李天冬打眼一看,见她今天穿的是件棉内,正当中,还有个kitty图样,因为鼓胀的原因,那只小猫似乎都活了过来。

  “来,过来帮我按按。”马艳慵懒地伸直了大腿,她的腿原本就笔直的,这一伸,再加上穿着黑丝袜的原因,更是衬得修长。

  李天冬在她面前坐了下来,拿起她的腿做起了按摩。上次发生得太突然,以至于他都没来得及摸她的骨,现在摸起来,感到她应该是属于雀骨,所谓雀喙虽小能得食,衣食丰隆人不及,做事量小非君子,从来自扫门前雪。

  也就是说,马艳这一生衣食不缺,比较自私,是典型的贵妇人命格。且面若桃花,唇薄眼媚,性淫且荡。

  李天冬一边按着,一边顺眼看过去,从他这个角度,对裙里风光更是一目了然。马艳脚被捏着,有些痒,娇喘着笑着。他不由自主地敬礼了。马艳伸出脚,用脚去勾他,在她的摆弄之下,更是胀得难受。

  “胀了吧?”马艳起了身,媚笑前倾身子,拉开李天冬的拉链,掏出他来,又半躺下去,用两只脚勾动着。

  嫩肉被丝袜摩擦着,这是李天冬从未体验过的,虽不甚舒服,但既新鲜又刺激,也就将她两只脚面合拢夹着自己,一前一后地动了起来。

  因为马艳一直在动弹,裙子被不知不觉地推到腰上,能很清楚地看到两腿之间的KLTTY就像冒汗了一般,湿漉漉一片。

  李天冬再也按捺不住,一把将那调皮的小猫拉下来,压了上去。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