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酒妹感激地向李天冬点点头,说:“好的老板,你们稍等。”

  郑光荣意犹未尽地看着她的背影,咂咂嘴说:“这妞身材真火爆,搂怀里一定像鱼一样蹦弹不止,指定过瘾。”

  钱东哈哈一笑,说:“老郑,不是我说你,就你这见谁都想上的公猪性格,早晚有一天会死在这上面。”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嘛。”郑光荣也不恼,哈哈笑着,转头对李天冬说:“兄弟,你说是不是?”

  李天冬淡笑不语。

  吃饱喝足后,准备分手时,郑光荣拿起手机晃了晃,说:“你们先走,我打个电话约那啤酒妹。”

  三人想看他是否得逞,也不走,在边上听着。郑光荣也不避他们,当着他们的面拨了电话,只听铃声响了几次后,里面传来一个男声:“哪位?”

  四人面面相觑,对方见他们不说话,又说:“我是区分局刑侦大队的,你是哪位?”

  郑光荣吓得立即挂掉了电话,羞恼地说:“坏了,终年打雁,今天算是被雁叼了眼珠。”

  三人哈哈大笑。

  分开手,李天冬和钱东一起回高家大院,两人都有点过量了,兴致却很好,也不打个车,就当是散步一样走着,不过走的路都是S形的。

  “兄弟啊,刚才我看出来了,你不怎么喜欢郑光荣。”钱东说。

  “也不算是,就是觉得他有点腻歪了,啤酒妹也是为了生活而已。”

  “哥说你一句,你别生气啊。这世上的人都有很多个面,你一眼看过去是好的人也不一定就是好人,一眼看过去的人是坏的却也不一定是坏人。你要是都用第一印象去判断一个人,很可能就会吃亏的。”

  李天冬点头说:“你说的有道理。”

  “再说了,混世界就不能完全按照自己的性格来,有时就算明知对方在打什么坏主意,你也要装作不知道。”

  “呵呵,这个做起来就有点难了。”

  两人远远地看到了高家大院,大院在夜色之中显得格外安静。这时,一辆小车突然嗖从他们身边经过,他们看到车子在高家大院的后院停下,随后又掉头,再次从他们身边开过。

  “咦,这么晚了,怎么会有车到后院去呢?”后院也就是三进院,钱东也是知道高家大院的规矩的。

  “可能是高老回来了吧。”三进院里除了高老,谁还能进去呢。

  “也对。”

  两人回到大院,各自回房。李天冬走到自己房间门口时,意外地看到里面竟然亮着灯,难道自己出门时忘记关灯了?他疑惑地推开门,一看,吃了一惊,原来张妈竟然坐在里面,“你、你怎么……”

  “没什么奇怪的,这里每间房我都有钥匙。”张妈很善于扭转话题,她明知道李天冬是问她为什么会在他的房里,却故意回说自己有钥匙。

  “哦,有什么事吗?”李天冬确实很吃惊,难道这个护士们口中的大奶老虎婆也像谢娜一样是来找自己解决生理需要的?可转念一想,觉得不大可能。且不说他们年纪相差大,而且以张妈的性格也做不出这种事,哪怕再饥渴。

  “记得我上次说过的话吗,我想请你帮个忙。”

  李天冬想起来了,那天她确实是有事要请自己帮忙的样子,只是当时没说明,他点头说:“想起来了,你的意思是?”

  张妈思忖着,半晌像是下了决心似的,说:“想请你帮我找个人。”

  “哦,这个人我认识?”

  “你肯定不认识。不过我知道你会算,你帮我算算,他现在在哪。”

  找人是属于卦术,李天冬过去也常帮人找走失的牛羊之类,不算太准,但还算比较靠谱。“我可以试试,但是你得把他的情况告诉我,而且,我也不敢保证一定能找到。”

  张妈显然已经是没有别的办法了,说:“现在我也是死马当成活马医了。”她脸上很平静,但声音已经微微有些颤抖了,“他是我儿子,我不知道他叫什么。”

  李天冬很诧异,等他听完整个故事,心中更是吃惊。

  原来二十年前,张妈是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护士,那年春天,病房里来了一个叫何忠实的病人,仪表堂堂,能说会道,很快就将当时还是少女的张妈芳心勾了过去。两人你情我愿,做出了一番男欢女爱之事。只是,正当张妈沉浸在幸福中时,何忠实却突然不告而别了。跟着,更可怕的事出现了,她怀孕了。

  以她身在医院的便利,其实完全可以偷偷地做堕胎手术,但是当她躺在手术台上时,却突然感到了肚子里胎儿在挣扎,她知道那是幻觉,但是那一瞬间,母爱突然泛滥,于是跳下床逃跑了。

  肚子里的胎儿渐渐长大后,院领导来找她谈话了,给了她两条路,要么胎打掉,人留下来,要么胎留下,人走。张妈毅然选择了后者。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