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种人手少,客人多的地方服务员都是有性格的,爱理不理的,受得了就等,受不了就走,他们绝对不会拦着。钱东他们应该是老熟客了,也不看菜牌,随口就点了几个小菜和一箱啤酒,然后亲自过去把酒搬过来,先开上一瓶边喝边等菜。

  孙全似乎对李天冬特别感兴趣,说钱东一直在他们面前夸他的手法,还问他是在哪学的,当得知是家传的之后,恍然大悟地说:“我就说嘛,钱哥那脊椎已经不是普通按摩手法能解决的了,原来你这是家传的,难怪了。”

  钱东对李天冬说,孙全自己开了家盲人按摩院,挺正规的,里面的按摩师都是特殊学校请来的盲人,个个都受过正规培训,钱东过去就是在他那按摩,不过越按越差,没办法只得找门路去了高家大院。

  “我说小兄弟,想不想来我这干?咱开个脊椎治疗中心,哥赚了,绝对亏不了你。”

  李天冬笑说:“孙哥,我先谢谢你了,不过我志不在此,还是算了吧。”

  孙全露出遗憾的表情,说:“看得出来,你志向远大,我也不勉强你,这样吧,以后要是想来,我随时欢迎。”随后,两人互换了手机号。

  郑光荣是区医药公司的销售经理,为人也很是健谈,说现在医药行业是个大蛋糕,只可惜他在体制内,没有可以施展的空间,否则以他的能力必然赚得盆满钵满。看得出来,这是个不甘于现状的人。

  每人两瓶酒下肚,小菜才陆续上来。无非也就是些拍黄瓜,皮蛋豆腐之类的小菜,不过跟这大排档的气氛倒挺对路。几个人边聊边喝,倒也开心。

  钱东借着酒意,做起李天冬的工作,说“兄弟,莫怪哥哥我又提起这事,真的,以你的技术,完全可以自力门户了,何必在高家大院做个实习按摩师呢?那一月才挣几个钱?”

  “钱大哥,我还年轻,有的是赚钱机会。高老成名数十年,绝非浪得虚名,能跟他学上一段时间,那比什么都强。”

  “正因为你年轻,所以才要开始赚钱。”孙全也在边上劝说,“你还年轻,不知道这世上什么都是假的,只有钱是真的。还是那句话,你来我这,我投资你出技术,合伙开个治疗中心,赚的钱一人一半。”

  “谢谢孙大哥了,这事以后再说吧。”

  郑光荣站在了李天冬这边,说:“你们别瞎指点,他想多学点东西是好事。我这双眼睛很少看走眼的,我看得出来,他跟咱们不同,是有主见的人,对生活有自己的打算。天冬,我支持你。”

  “谢谢郑大哥。”

  正说着,来了个啤酒妹。这妹子穿着露腰的紧身广告服,上面打着一个从来没听说过的啤酒品牌广告,下身也是紧身热裤,身材相当火爆。她笑着说:“几位老板,打扰一下,要不要试试这个品牌的啤酒呢?”

  郑光荣装着耳背的样子,手举在耳朵边大声地说:“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啤酒妹就靠在他身边,弯下腰来,继续说了一遍。郑光荣要的正是这效果,眼睛毫不掩饰地看过去。啤酒妹低胸的衣服领口处,因为弯腰和双手自然下垂的原因,两个半球被挤得突兀出来,露出一道深沟来,又因为衣服紧身的原因,崩得似乎将将衣服炸裂了。

  钱东和孙全显然早就熟悉了郑光荣这一招,坏笑着。

  啤酒妹似乎这才知道郑光荣是使坏,直起身子,娇憨地嗔道:“哎呀,老板你好坏啊。”

  郑光荣眼睛从她的胸移到她裸露着的腰,腹部很平坦,没有一点多余的脂肪,一眼看过去就觉得充满了活力。他笑说:“妹子,不知道你这啤酒怎么卖的?”

  “很便宜,一瓶五块钱。老板来几瓶?”啤酒妹一喜,准备在手上的小本上记着。

  “倒是不算贵。”郑光荣并没有说要几瓶,转开话题问,“对了,你推销一晚上,能赚多少钱?”

  “赚不了多少呢。有时好点就多赚点,有时差点就少赚点。”

  “这样,我看你不错,有没有兴趣来我公司上班?”郑光荣做出老板的样子。

  “小妹先谢谢老板了,不过,”啤酒妹似乎有丰富的经验对付这种客人,“不过我跟公司签有长期合同,可不敢走。”

  “这样啊,那留个电话好吧?”

  “行啊。”啤酒妹报了个手机号,郑光荣如获至宝一般马上记在手机上,又东拉西扯地问着,只是不提要不要啤酒。

  那边又来了两桌客人,啤酒妹眼睛瞄了瞄,似乎想过去招呼,但又不舍得丢开这桌,嘴里含糊地应付着。

  李天冬有些不耐烦,啤酒妹混迹于此,无非也就为了生活而已,郑光荣看也看了,调戏也调戏了,就应该心照不宣地买人家的啤酒,这么拖沓委实不是痛快人。就对啤酒妹说:“这样,你先帮我们拿一件来吧,完了不够的话再说。”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