护士们咯咯发笑,有的甚至笑的发呛了嗓子,都说美娟你就饶了小巧吧,她那本钱哪比得上你波涛汹涌。

  刘小巧看了看自己的胸,若不是有罩杯托着,几乎都可以忽略不计了。虽然有些气恼,却也不在脸上表露着,她们这些小护士平日里闲着时,就跟男人聊女人一样,也常聊起男人。这分钟轮到你打趣别人,下分钟或许别人就把你跟某个男人编排在一起,要是生气,还不知道有多少气受呢。

  不过刘小巧还是由衷地对自己今天的举措感到满意的。正如方美娟所说,高家大院里母的太多,来个公的肯定会引起她们的动,而她潜意识里觉得,自己跟李天冬认识得最早,他就应该是自己的,为了防止别的母的扰李天冬,所以她才会借洗衣服这事暗示她和李天冬的关系。

  诡计得逞,就算她们笑话自己本钱小,也不值得她生气了。

  可能是因为快到了政府换界之时,高家大院里的病人走了不少,留下的几个基本是做生意的。

  其中有个叫钱东的,是一家叫“风火棉纱厂”的私企老板,虽然也是老板,不过是属于苦逼级别的,一年到头也就赚个辛苦钱。原本他是没资格住进高家大院的,不过因为一个亲戚是中医药大学附属医院的后勤处主任,凭着这关系才住了进来。

  钱东好侃大山,见谁都能聊上几句,他也不像别人对李天冬这些医护人员爱理不理的,每次过来推拿,都要跟李天冬聊上半天,从朝鲜核实验到禽流感,想到什么就是什么。李天冬也爱跟他聊,长知识。同时,李天冬心里也模模糊糊有了个概念,信息的重要性。

  李天冬读高中时,也曾学过电脑,但那是副课,在讲究升学率的学校里,一学期也上不了几课,而他大多时间又都在学玄学,不像同龄人经常出入网吧,对电脑几乎是一窍不通。

  钱东知道他想学上网后,大力劝说他赶紧去买个,说:“这年头,三岁小孩都会在网上玩愤怒的小鸟,你一个医生不会上网,这简直是不可思议的事。”

  李天冬有些惭愧,说:“以前没觉得,现在听你这么一说,还真是落伍了。”

  “那是。我跟你说,你这么年轻,要不会上网,以后找工作都难。你能保证你一辈子都待在这当按摩师?不可能嘛,我像你这么大时,最大的梦想还是当今正式工人呢。”

  李天冬连称有道理,又问了他一台电脑要多少钱。钱东说最好还是买个手提电脑,方便,中等配置的手提在四五千左右。

  李天冬有些犹豫了,他手上钱不多,除了过来时爷爷给的凡百块外,最大的一笔是从王主任那忽悠过来的五千块,这钱在与马艳车震后拿到了。而他还想买个手机,这样一算钱就不够了。

  钱东见他沉默,像是有心要搭救这个落伍的年轻人一样,再次劝说。在得知李天冬是手头钱不够时,他手一拍,说:“这事哥哥我给你决定了,先买电脑。手机嘛,这好办,回头我拿个我用过的给你,买个卡一装完事。”又说,“你别看那是旧的,其实用了也就三个月,我那老婆爱赶时髦,非给我买了个苹果气”

  “那怎么好意思呢?”

  “有啥不好意思的,顺水人情的事。你要真不好意思,回头帮我按摩时用点心就得。”

  钱东是脊椎病,一痛起来就死去活来的,用了针灸按摩什么的都不管用,还就是李天冬给他按摩了两次,感觉相当良好。他是生意人,知道要想别人给你用心,自己就要先对别人用心。

  第二天,钱东就把一台看着还是很新的摩托罗拉拿给了李天冬。李天冬原是以为他就算要送,也肯定是老旧不堪的,没想到还是这么新的,连声说:“钱老板,这、这怎么好意思呢?”

  “咳,你又来了。行,那就给我按一下。”

  脊椎是由飞块零部件组成的,当发生脊椎损伤后,这些零部件会离开原位,如果压迫到脊椎附近的神经,就会引起各种症状。按摩无疑是最好的办法,但是,如果按摩师技术不高,就会让那些零部件越走越远,引起更严重的后果,甚至会引起病人的死亡。这也就是钱东之前为什么越按摩越严重的原因。

  而李天冬的抓穴按摩法因为接触皮肤的面积小,不会像别的按摩手法那样大面积地接触损伤部位,再加上他的摸骨技术,一点点地将那些零部件归拢起来,所以,钱东才会感到特别舒服。

  “钱老板,你的生意怎么样?”李天冬一边按着,一边跟他聊着。

  提起生意,钱东一脸黯然,说:“唉,也不瞒你了,那也就是个辛苦活,一年到头,白白给国家干了,自己得不了几个钱。”

  “既然绵纱的生意这么难做,为什么没去想想别的呢?以你的才能,换个别的生意应该也不难吧?”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