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天冬回到高家大院,见周芳的病房里电灯已经关了,也就回屋去了。他轻手轻脚地走着,生怕惊动了谢娜。不过一躺下,床板还是咯吱咯吱作响,好在那边似乎睡着了,没有动静。

  累了一天,李天冬疲倦地闭上了眼睛。但尽管身子困顿得很,可脑子却很是活跃。刘小巧的春葱一般的小手,谢娜放浪的岭声,还有周芳雪白的脚,都像过电影一般乱纷纷地挤进来。裆下那物件也不知不觉地撑了起来,忍不住把手伸进去,上下套弄着。

  突然,门被终终地敲响了。李天冬慌得赶紧缩回手,用被子盖住了下身,问:“谁?”

  “我。”是谢娜的声音,“可以进来吗?”

  “啊,等等。”李天冬赶紧跳起来去找裤子,但一时找不到,这时门却开了,谢娜走了进来。

  李天冬膛目结舌地看着她,甚至忘记拿东西捂住下身了。谢娜也目瞪口呆地看着他。他穿的是三角裤,原本就小,此时那物件耸着,绷得那里像塞了个捣药的杵。她像被定身法定住了一般,半天也没动弹。

  还是李天冬先回过神来,慌忙用被子围住下身,结结巴巴地说:“你、你有什么事?”

  谢娜红着脸说:“哦,我这几天不知怎么回事,身子都像生锈了一般,想找你帮我按按。不知道方便不方便?”

  “现在?”

  “嗯。”

  李天冬四处去找长裤,才发现它被自己搁在椅子背上了,而椅子就在谢娜身边。谢娜走上来,轻声地说:“别穿了,这么热的天。”随后,便趴在了他的床上。

  李天冬这才发现,她也是穿着件睡袍,薄薄的,很宽大,趴在床上时,两条圆润的小腿完美地呈现在他眼前。他犹豫了一下,说:“今天太晚了,你男朋友……。”

  “别提他了。”谢娜转过脸看他,“你要真不愿意,我就走了。”

  “那好吧。”李天冬这时还拒绝就太不是男人了,他把被子往腰上一系,好在夏天的被子薄,可以系住。

  他双手才一搭到谢娜的头上,谢娜就像触电一般颤抖了一下。李天冬心里也意外不已,谢娜的颧骨高,且延伸至双翼,是为驿马骨,如果是男人,则是大吉,如果是女人,虽也有掌权之命,却也有克夫之险。

  李天冬顺着她的太阳穴,摸到她的脸。感到自己手掌就像被火烧了一般烫,再看她露在枕头外的脸,已是通红一片。顺着颈脖处再摸到了两肩,肩骨是削下去的,这表示她命里富贵。

  再往下摸,摸到了两根细细的带子,正犹豫间,谢娜声若蚊蚋地说:“解了它吧。”他就在衣服外面去解,罩的搭钩,却因为心情紧张,怎么也解不下来。还是谢娜反转双手,把它解开,跟着又抱住枕头,用胳膊遮住了脸。

  谢娜的背骨玲珑,骨头上没有筋只有肉,骨头直立坚硬,关节圆润饱满,这些都证实了李天冬之前对她是豹骨的推测。如果他算得没错,谢娜今后的前程不可限量,封候拜将也并非不可能。

  他的手再顺着下去摸到了腰,腰两边有些脂肪,一按就陷进去一大片。他正犹豫着是否要继续往下时,谢娜的手再次反转过来,不过这回她是从两边将睡袍的下摆拉上来,一直拉到腰间。

  李天冬眼睛一亮,见那浑圆的股上只穿了件黑色蕾丝小内,仅仅只是兜住中间那条缝而已,两边的肉却因此被勒得紧紧的,随着她的动弹,像果冻一般颤抖着。

  他吞了一口口水,手指搭在了那两团肉上,一种异样的感觉顿时充塞了他的脑子,当下也顾不得摸骨了,手掌放上去按压着,这是两个充满弹性的皮球,在固定的位置里你撞我,我撞你,弹起又落下,落下又弹起。

  谢娜口里哼哼有声,左手悄悄伸到下面,拉住李天冬系在腰间的薄被,一扯,被子顿时掉在了地上。她顺手抓住了高耸的它,跟着身子往床下缩去,双腿退到地上后,脸仍然在床上的枕头上,只将腰身耸着,并牵引着他进入。

  李天冬哪还能按持得住,提枪分开谢娜,破门而入。

  “嗯”一声,谢娜双腿一软,险些跪在地上,不过她仍是硬撑着将膝盖直了起来。

  李天冬也不管她是否受得了,抱着她的腰,直来直去地忙活起来。片刻之后,谢娜双腿打颤,趴在了床上。李天冬要将她翻过身来,她拼命反抗,颤声说:“别,就这样吧。我不看着你,就当是做了个春梦。”

  

章节目录

摸骨大师的春天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小酒肉骨头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小酒肉骨头并收藏摸骨大师的春天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