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娘娘……我是星月啊……”星月抬起头,忽略着身上的痛,爬上前又想抓住她。

茹妃站在一旁,笑着看着星月的演技,这丫头真的是越来越不错了,当初派她到雅妃身边还真的是个不错的选择!

“不!我不认识你!”雅妃慌忙的向后退着,看着星月那一身是血的身子,就像是看到自己以后的下场一样,当场惊慌的想要逃开。

“娘娘,您不要星月了吗……星月为你做了那么多的事情……”星月委屈的看着雅妃脸上的决然:“您不能在星月因为帮你害人而受罪的时候抛弃星月啊娘娘……”

“不!我不认识你,你明明是茹妃的宫女,我不认识你!!!”雅妃转身向耶律德光的方向跑去,耶律德光冷冷的看着她跑来的样子,抬起手掐住她的脖子,缓缓站起身,冷眼看着她。

“皇上……”雅妃惊恐的看着耶律德光眼里的意。

“你不要急着害怕,先听星月把话说完啊!”耶律德光冷笑着,手掐在雅妃的脖子上,转头看向那爬在地上的星月:“说下去……”

“啊……”星月像是吓到了一样,挣扎的跪起身,连连磕着头:“回皇上,星月一直是雅妃娘娘的贴身宫女,雅妃娘娘嫉妒楚依姑娘受宠,怕小皇子的存在影响了她以后的位置……”虫

“你住口!”雅妃被耶律德光掐的险些呼吸不过来,但是星月那丫头的话却是来越让她惊恐:“住口!……啊……”耶律德光的手又收进了许多。

“继续说下去!”耶律德光冰冷的开口。

“所以雅妃娘娘派星月潜进南院,在水井中下毒,在鸡汤里也下了毒,只是那鸡汤或者只是喝水井里的水的话不会中毒,但是喝过鸡汤里的药再喝水井里的水的话就会中霜降草的毒……顺便也让小皇子中毒……”

雅妃绝望的闭上眼,听着这仿佛如恶魔一样的诚实的话语,她怎么也想不到一直跟在自己身边,一听着自己的话的星月居然会背叛她,居然会把一切都抖出来。

“你不是也喝过那鸡汤吗?”站在一旁的朗木突然站出来厉声说:“我听说有人因防备你而逼着你喝了,你怎么没事?你究竟是不是在说实话?”

“回……回皇上上朗木大人,星月就是知道这毒,所以一直没敢喝南院里的水,都是出去喝的……”星月委屈道。

“还真是够狠的!嗯?”耶律德光转头看着被自己掐的快要断气的雅妃:“你这个毒妇!”

“皇上……”雅妃说不出完整的话,只是满眼是泪的看着耶律德光。

“皇上……”星月像是下定了决心一样,又继续说着:“雅妃娘娘还想一石二鸟,让星月把霜降草的药粉倒在茹妃娘娘的床上,说到时你们一定会查到的,这样不仅可以除掉楚依姑娘,也可以除掉茹妃娘娘……”

“皇上!”茹妃颤抖着跑到了耶律德光的身后:“皇上你看啊,真的是她嫁祸给兰茹的!”

坐在一旁的太后冷冷的看着茹妃眼里的泪光,不以为然的继续听着星月口中的罪证。耶律德光甩开兰茹的胳膊,继续看着星月。

“皇上……星月句句属实啊皇上,若不是雅妃娘娘不仗义,对星月不管不顾,星月也不会因为怨恨而全说出来……皇上,求您饶过星月吧,求求您……”星月连连扣头。

“既然是楚依直接中的毒,那什么她没有事?”一直未开口的太后忽然说道。

全场皆为一愣,只有耶律德光面色了然,他转头狠噬的看着雅妃眼里那同样的疑问:“你也想知道是吗?”

雅妃看向耶律德光眼里的色彩,黯然的听到耶律德光说:“早在一年前我曾经让楚依吃过霜降花!那正是霜降草的克星!”

雅妃倒抽一口气,想什么也想不到居然这样的巧合,但是……既然死到临头了,她冷笑着,哑声的说:“即使……是、是这样……可是我还是得逞了……就算你们知道是我让星月……下的毒,那个孽种也已经死了!!哈哈、哈……啊……”耶律德光的手一狠,雅妃顿时双目圆睁,一动不动的看着耶律德光那阴狠的样子。

耶律德光松开手,冷冷的看着雅妃倒地不起,甚至不动不动的样子。

忽然,他抬起头看向一旁正偷笑着的茹妃,用着警告的眼神看着她。茹妃一愣,惊恐的看着耶律德光眼里的警告意味……难道……

耶律德光却在她想捕捉他眼里的意思时又转开头命令朗木派人将雅妃的尸体带出去,然后冰冷的看着星月:“知道你要付出的代价是什么吗?”

星月一听,没有看向耶律德光,而是抬起头看向那个站在边上,戒备的看着自己的茹妃,微微一笑,“星月从一开始就知道……从很多年前被人从人贩子手里带出来时就知道……”

茹妃皱眉,看着星月那决然的眼睛,一时之间有些不确定了起来。这丫头会不会背叛她?毕竟生死悠关……

“星月,这就自罚……”说吧,星月牙齿一动,双眼定定的看着茹妃,然后,她的嘴里缓缓划出一片一片的鲜血,虚软的倒在了地上。

耶律德光面无表情的看着那咬舌自尽的星月,她死得其所,她是亲手害死睿儿的,她该死!但是对于星月和茹妃……又是一条人情债啊……

茹妃却震撼的看着星月那即使已经没了气,却依然大睁着双眼似乎是在看着她的样子,浑身一抖,转眼躲开了星月那圆睁的双眼。

述律平太后一直在观察着茹妃的动作和神色,面前的这一切她怎么可能看不出来?可是她闻风不动,她了解自己的儿子,或许不到时机,或许他要给自己一个理由……

诺大的厅堂里,瞬间死了两个人。茹妃走上前想要拉住耶律德光的胳膊,却被他避开,冷冷的说:“和太后回宫吧,不要让我再看到你有任何动作,否则就没有这么简单了!”

茹妃惊愕的收回手,看着耶律德光那冰冷的双眼:“皇上……?”

“星月究竟是谁的人,你自己心里清楚!”说罢,耶律德光甩开她,大步出了厅堂,向楚依的房间走去。

茹妃呆愣的站在原地,看着耶律德光渐渐消失的背影,有些错愕。

“他毕竟是一代霸主,小伎两是逃不过他的眼睛的……”太后从她的身旁走过,淡淡的在她的耳边轻声说,却换来了茹妃混身的一个激灵。身后已经空无一人,只有……

她转身看向那躺在地上一身是血,嘴里依然在冒着血的星月时,看到了她的眼睛。那眼里有怨,有恨,有无奈,也有决然……

没错!即使这一切都是雅妃策划的,即使凶手实际真的是雅妃,但是真正隐藏在幕后的凶手却是她萧兰茹!星月是她曾经救回来的一个小丫头,让她潜伏在雅妃身旁。所以这一次不仅仅是雅妃的阴谋,而是雅妃的失误,她以为可以一石二鸟,却不知她被自己分到她身边的一个宫女摆了一道,不知道实际是她才是兰茹手中的鸟!兰茹未杀人,未下毒,但是一切她都心知肚明,她一直在看着这一切,包括星月突然的反口,突然的招供……

原来,皇上知道啊……兰茹哀叹的坐到了台阶上,看着那死在厅堂里的人,一个被她利用了不下千百次的星月……一个那一日忽然跑来告诉她,神仙姑娘很好的人……即使星月不想杀害楚依,可是她却还是无奈的下了毒,然后认命的做着她的傀儡,认命的做着一切……

“刘楚依,我不可以败给你的!”忽然,茹妃笑了出来,笑的张狂,抬头望天:“我萧兰茹爱他爱了这么多年,我不可能败给你的……”

************************************************************************************

“皇上,楚依姑娘不见了!”耶律德光刚走回后园,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