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抱着楚依到了不远处的另一个房间,轻轻的将她平放在床上。

爱怜的擦着她脸上未干的泪,轻轻磨蹭着她那因恐惧也变的冰凉的脸,钟放启幽蓝的双眸里闪烁着无奈又心疼又懊悔的光芒:“早知回来会被人这样的伤害,你还会这样一无返顾的和他回来吗?”懒

昏睡的人儿没有反应。

他弯下身,很近很近的贴着她的脸,看着她美丽的容颜,看着她微红的眼眶,在她的身边本是想暗暗的保护她,却没想到竟然被他看到了这样可以让一个做母亲绝望的事情。她那么爱她的孩子,连睿儿还在她的肚子里时,她都会坐在天下山庄的荷花池旁轻轻抚摸着肚子,和未出世的睿儿说话……她那么的那么的爱着睿儿,可是他才六个月大,就要离她而去……

只是打昏了她,可是等她醒来后,要让她怎样去接受这样的一个事实?

“依儿……”钟放启将身子又微微的向下俯了点,嘴唇轻轻扫过她微凉的唇,然后抬起身,看着她紧闭的双眼:“依儿,可不可以坚强些?不要绝望……我一定会给你查出幕后的凶手,不会让睿儿白白平白的离开你……”

早知她会受这样的伤害,当初他就应该坚持些,不能就那样的放手,看着她被耶律德光抱着离开。看看,看看现在啊……他带给了她什么幸福?他给不了她完整的爱,给不了她平静的生活,连他们的孩子的安全都给不了……他是将自己最爱的人交到了怎样的一个男人的手上啊?虫

又拳紧握,蓝色的双眼抬起看向窗外,既然守护不了她,为什么要将她独自一人放在这们危险的地方?不能给她幸福,又何必信誓旦旦的说爱她?

************************************************************************************

两夜后,楚依睁开双眼,有些茫然的看着床顶。

“姐姐,你醒啦?”是瓦佳的声音。

楚依皱着眉看着坐在一旁,但是眼睛却是通红通红的瓦佳,只知道脖子很痛,头也很痛。猛然的,昏倒之前的记忆迅速的钻进脑海,她腾的坐起身子,翻身下床。

“姐姐……?”瓦佳站起身想要拉住她,却也只是碰到了她的衣角,看着她头发都没有梳,就那么的跑出了房间:“姐姐……不要不开心……”瓦佳低下头,看着地面,静静的落下泪来。她从来没有经历过什么悲欢离合,这是第一次,她感觉到了悲伤,感觉到了惧怕,也感觉到了人性的残忍。

“睿儿!”奔回了房里,楚依推开了人群,跑到床边,本以为会看到一个会让她绝望难受的还在昏睡的孩子,可是那在床上坐着,来来回回乱爬的孩子,不正是她的睿儿吗?

“睿儿?”楚依惊讶的看着那只是脸色白了点,但却依然活泼的在床上来来回回乱爬的小东西,上前一抱将她抱起:“睿儿?睿儿你没事了吗?”

感谢苍天,感谢苍天,那只是梦吧,只是一场梦吧……

钟放启一直在这里和大夫一起看着睿儿,他静静的看着楚依脸上那不知是喜悦还是悲哀的眼泪,很想上前告诉她些什么,大夫却忽然拉住他的胳膊,示意他外边说话。

“睿儿,你吓死娘了!”楚依又惊又喜的抱着这个还是会帮她擦眼泪的孩子,坐在床上,对着他嫩嫩的脸蛋使劲儿的亲着:“睿儿,告诉娘,你哪里疼?手指疼不疼?”

一边和大夫走到门外,一边听到楚依在里边的声音,钟放启的眉头更皱,一脸不解的看着大夫:“什么事?”

“只是让你不要打扰她这最后一次可以和孩子在一起的时间……”大夫叹息着。

“什么意思?”钟放启瞪向他:“睿儿刚刚不是突然醒了吗?他不是现在还可以任由楚依抱着,还可以对着楚依笑的吗?”

大夫摇了摇头:“钟公子,你不会没听过回光返照吧?”

“回……”钟放启第一次失态的张大了嘴,看着大夫那浓沉的脸色。

“这个孩子或许是上天赐给这位夫人的,也许是现在上天收回他。这孩子才没几个月大,但是他的毅力却超乎常人,他像是拼了命一样的让自己醒过来……也许是想陪着他的娘亲一会儿……”声音越来越低,因为他看到了钟放启那蓝色双眸中的冰冷气息。

“天!”钟放启转身就要打开房门走进去,却被大夫拦住:“你拦我做什么?放开!”

“钟公子,这是这夫人最后一次的母子同乐了,你要打扰她吗?要让她连最后一点温馨都失去吗?”大夫认真的看着他。

“可是这样对她太残忍了!她刚刚升起的希望……”钟放启咬着牙深深的喘息着,他简直不敢想像楚依要怎么去接受这个事实。

大夫也低下了头,无奈的摇头:“我也只是一个大夫,却不能起死回生。这要害这母子的人,根本就是没有想过给她和孩子活的机会!这霜降草你也知道,这是最毒的慢性毒,以前这孩子可能会不舒服,但是他不会说话,只看他的表面根本看不出来有病症……这就是下毒之人的狠毒之处……”

钟放启拧起眉,他当然知道,而且那个该死的什么星月也已经失踪了,两天之前她就已经彻底的离开了南院,现在就算是让楚依相信了她的不善又能怎么样?一切都已经晚了!但是,无论天涯海角,他一定会找出星月,找出幕后的指使者!

“只是……”大夫忽然抬眼看向房里的人:“她为什么没中毒?”

钟放启一愣,随着他的视线看去,只见楚依抱着那咯咯笑的睿儿在床上打着滚,对着睿儿又亲又蹭的。

“她也应该中毒吗?”他低声问。

“霜降草是可以连着毒死很多人的,现在那小公子的血液就已经是一种衍生的霜降草毒药,若让人不小心碰到嘴里,就会使人毒发身亡,更何况楚依姑娘是第一个中毒的人,可是她似乎什么事情也没有!”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