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月后——

“睿儿,来,叫娘!”楚依兴冲冲的抱着小睿儿,坐在床上笑着捏着他小小的脸蛋:“叫娘……”

耶律德光在战场上屡战屡胜的消息一次次的传来,也让楚依的心里安心不少。看着睿儿那双灵利的大眼,突然觉得自己的孩子也许会很聪明,或许现在让他学着叫“娘”也能学会!懒

“睿儿,来,叫——娘——!”楚依对着用着一双不解的大眼睛看着她的小睿儿认直伯教着,可是他却只是迷茫的看着楚依,嘴里噫噫呀呀的不知是在说着什么。

“睿儿,叫娘嘛……来,跟着娘学,叫一声,‘娘’——”

“哎呀,依儿姐姐!”瓦佳都看不过去楚依这样蹂躏她自己的儿子的,一天天的抱着他让睿儿叫她一声,天知道他什么时候才会说话。刚几个月大的孩子……

“瓦佳,你手里端的是什么?”楚依听到瓦佳的声音,笑着站起身,将睿儿放到床上,然后走到瓦佳面前,看着她手里的一碗汤:“这是什么啊?”

“不知道,星月刚刚在厨房里炖的汤,说是很好喝,让我拿来给你尝尝!”瓦佳耸了耸肩,将手里的碗放到桌子上。

楚依眨了眨眼,看着那个颜色呈红的汤:“好奇怪的鸡汤啊!怎么颜色这么红?”虫

“神仙姑娘,那个很补的,是我们家乡的偏方!”星月忽然笑着从门口走了进来,笑说:“你偏偏不要奶娘喂睿儿,而偏要自己亲自喂。你需要补身体啊,虽然你每天喝的补汤够多了,可是这个鸡汤你一定要喝,是我专门为你做的!”

楚依脸一红,的确,她一直坚持着自己喂睿儿,不要什么奶娘,可是……她低头看着这鸡汤:“星月,偏方吗?血红色的看起来很……”楚依皱皱眉,不知应该怎么形容。

“你尝尝看啊,而且睿儿公子也已经好几个月大了,可以试着给他也尝尝汤,反正他现在也偶尔会喝一点点水了!”星月笑着,说的理所当然。

楚依微笑了一下,“星月,你真好。睿儿现在是能慢慢喝些水,可是汤太油腻,暂时不能喂他……只是……”这鸡汤的样子实在是让她不敢恭维,可毕竟是她的心意,不喝也太对不起她了!

“你尝尝嘛!”星月在这里一个多月,多少也已经习惯了楚依的性格,她试着撒娇,楚依一定不会忍心。

“好,我尝尝!”楚依勾起温暖的微笑,坐了下来,用着勺子轻轻晃动着碗里的汤汁,低下头便要喝一口。

“不要喝!”门口传来的声音惊到了屋里的每一个人。

楚依抬起头看向来人,惊讶的说:“钟放启?”

钟放启扫视了房间里的每个人一样,又深深的看了一眼星月,见星月低下头默不作声,冷笑一下走上前,拿起楚依身前的碗举到星月面前:“你喝!”

星月浑身一震,抬起头惊愕的看着钟放启。

“钟大哥!”楚依无奈的站起身,也是第一次这样称呼他,毕竟他是来保护自己的人,她尊敬一些也没什么,只是他是不是太小心了?

“你来喝!”钟放启没有理会楚依的轻唤,一双锐利的蓝色眼睛严肃的看着星月那有些僵白的脸色。

“喂,你要干什么啊?”不明白情况的瓦佳怒视着钟放启:“依儿姐姐的房间你怎么可以随便就进来?”

“神仙姑娘……”星月转头委屈的看着楚依:“星月……星月只是给姑娘喝鸡汤补身子……你们是不是怀疑我什么?”

“没……”楚依皱眉。

“想不让人怀疑,就喝下去啊!”钟放启冷目微凛。

“神仙姑娘……”星月向后退了一步,眼泪扑簌扑簌的掉了下来,然的抬起泪眼看着钟放启那寒冷的眼眸。

“钟大哥,星月是好姑娘,你这样伤到她的心了!”楚依走上前,轻轻拉过星月,有些埋怨的看着钟放启那冰寒的眼神。

“坏蛋!你个大男人怎么能这样?”瓦佳越看越生气,上前用力掐住钟放启的肩膀:“星月是依儿姐姐救的,哪有你这样怀疑她的,你如果怀疑她,你不如怀疑我好啦?”一个月的感情,哪里还来的怀疑?人家星月很乖巧,对她们都很好,对依儿姐姐关怀,连对她这个瓦佳妹妹也那么好,哪里容得这个混帐男人怀疑?

钟放启看都没看瓦佳一眼,往前一步,又走到了星月面前:“我让你喝下去,既然是你做的,而且又没做任何亏心事,为何不敢喝下去?”

“我……”星月又往后瑟缩了一下,她咬着嘴,无助的看着楚依:“神仙姑娘,我……”

楚依皱了皱眉,看向严肃的钟放启,无奈的说:“星月,喝给他看!”

“什么?”星月一愣,惊讶的看着楚依。

“既然只有他不相信你,都一个多月了,大家都喜欢你,却只有他不相信你,那你就喝给他看!”楚依双埋怨的看了一眼钟放启:“喝了之后他就不会再怀疑了!”

“对,喝给他看!”瓦佳冲了过来,一双眼睛狠狠的看着钟放启:“只是一个侍卫头领,却连依儿姐姐的话都不听了!要不是依儿姐姐善良,她都可以要求换个侍卫头领!”

“瓦佳,不要乱说话!”楚依低声说了一句,然后轻轻拍了拍星月的背:“星月别难过……”

“我真的没有害神仙姑娘,我那只是普通的汤……”星月低着头,抽噎着。

“很好,喝了!”钟放启将碗用力的放到桌上,但里边的汤却一点也没有流出来。

楚依看着钟放启一脸的坚持,忽然觉得这样被人保护着,像是一种禁锢,一种属于耶律德光的禁锢,还有属于方大哥的禁锢,两方都是要她的安全,却不顾及别人的想法。

星月见楚依低下头一直凝视着那碗汤却不说话,狠了狠心,深深喘了几口气,猛然的伸手拿起汤碗放到嘴边就喝了下去。

钟放启一愣,惊讶看着星月真的喝了下去的样子。

“哎呀!星月姐……”瓦佳心里不福气,跺着脚上前想要抢过她手里的汤碗。

楚依却站在旁边率先将星月手里那只喝了几口的汤抢夺了下来,放到桌上,轻轻拍着星月的背,她刚刚喝的太急,有些咳嗽。

“还要怎么证明?”楚依瞪向钟放启,纂起了小拳头:“星月只是我收来的一个丫头,你有必要这么不相信吗?你现在是等于伤到了她的心了,她本来就那么可怜,你何必一直看她不顺眼?”

“白痴!”钟放启冷冷的瞟了一眼楚依那闪着怒火的大眼睛,转身赫然的走了出去。

楚依登时愣在当场,好熟悉的两个字……

她连忙放开还在咳嗽着的星月,跑到门边,却只看到钟放启那似乎有些孤单又有些凄凉的背影,也许是听错了吧……怎么可能会?

“星月姐姐,你怎么样?是不是呛到了?”瓦佳扶住星月,代替楚依来轻轻拍着她的背。

“咳……”星月咳着爬到了桌上,心里哀叹着,却无可奈何,幸好只是喝了鸡汤而己,大不了自己以后注意些。

“那个什么侍卫头子怎么可以这样?”瓦佳越想越来气,抬起头来却看到楚依扶着门前一直在向外看去。“依儿姐姐?”

楚依转回身,淡淡的微笑着:“好了,没事了!”

&nbs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