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依窝在耶律德光的怀里,慢慢的不再哭泣,身子也软了下来,静静的听着耶律德光那平稳的让她备感安全的心跳。

见她不再哭闹,耶律德光温柔的拍了拍她的手,然后拉起缰绳,欲往回走。忽然间,发现不远处有一道不属于这森林中的银亮色彩。懒

“什么人?”将楚依护在怀里,他戒备的看着那不远处的不明物。

那边的人似乎没有听清这边的声音,只是一直在对准着这边的方向,手一松,一支寒气岑岑的冷箭射了出去。

楚依感觉到事情不对,从耶律德光怀里抬起头来,却是真接看到了向这边飞来的一支箭,“啊——!”她尖叫一声,耶律德光却早已经发现,只可惜自己身上并没有带任何可以防身的武器,低头看了一眼楚依惊吓的样子,心头一紧,原来是有人要杀她!混蛋!

来不急去多想什么,只能将她抱紧,看向旁边那还算厚实的草丛,在那箭飞来之际,迅速的抱起楚依向一旁跳去,险险的躲开了危机。

射箭的人躲在草丛后,终于看清了那个男人是谁,吓了一跳,赶忙向另一个方向跑去。

耶律德光没有心思去追那个放冷箭的人,只是紧张的看向怀里:“依儿,有没有摔痛?有没有怎么样?”虫

楚依自己是吓到了,她也看出了是什么回事,那支箭明明就是冲着她来的。可是她不怕了……因为眼前这个事事都想着她,只是关心着他的男人。

“怎么不说话?”见楚依只是紧紧的看着他,耶律德光皱起眉:“依儿?怎么了?说话在啊?你有没有事?”

楚依咬了咬唇,抬起身扑进耶律德光的怀里,紧搂住了他的腰,这样珍惜她的男人,自己为什么还要去纠结?即使……即使他做为一个皇帝而必须有别的女人,她也不能纠结了,他对自己这么好,是她对不起他,是她还是不够理解他。

“依儿……”耶律德光愣住了,轻轻拍着她的肩:“没事吧?没有摔痛吗?”

楚依窝在他怀里摇着头,却是将自己更往他怀里钻了钻。

“德谨……我不伤心了,再也不伤心了……”楚依抬起头眼里充满了泪,嘴上却是笑着:“就算你有其他的女人,我也不难过了,我真的不难过了。”

“你在说什么?”耶律德光皱起眉,不知道她这又哭又笑是怎么了。

“不管你有多少妃子,不管你临幸了多少人……我再也不伤心了……德谨……”

临幸?耶律德光顿时明白了过来,难不成是茹妃或者雅妃对她说了些什么:“依儿,你是不是听说了些什么?”

“没事,不管听没听说,我都不会伤心的,德谨!”楚依擦了擦眼泪,激动的说:“为什么我每次有危险都是你出来,都是你解救我,都是我靠在你怀里等着你带我离开危险……每次都是你……德谨……对不起,你对我这么好,我居然还伤心!”

她的语无伦次,已经将她的心里话都说了出来。耶律德光拧起眉,她果然是假装的坚强,她果然是介意……可是……

“依儿,我没有碰过她们。”忽然,他按住楚依的肩,静声说着。

楚依吸了吸鼻子,有些惊愕的看着耶律德光:“什么?”

“我说我没有碰过她们!”耶律德光将她搂回怀里,在她的耳边轻声说:“我这阵子不能常去南院,的确是因为我不能把对你的爱表现的太多,这样反而会伤害了你……就像是今天,那支箭……”

楚依当然知道,可是真正的听他是因为自己才这样做的时候,她除了感动和窝心,便再也没有了什么。

“母后让我对茹妃和雅妃好一点,我有试过去临幸她们,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所以今天你才会受到伤害,因为我的做不到……依儿,对不起。”耶律德光歉意的吻着她的耳朵,他知道,楚依今天被人算计,就是因为他这个太专情的君王,却是差点害了楚依的命。

“德谨,我不怕……”楚依将头窝在他的颈窝处,柔柔的说着。

“可是我怕!”耶律德光狠狠的搂着她:“你和睿儿都不能有事!知道我为什么要把南院加强防守吗?就是因为既然有人想要伤害你,就一定会对睿儿也有杀心!”

“睿儿?”楚依猛的吓到。

“他毕竟是我现在唯一的儿子!不管是茹妃还是雅妃,对她们的威胁……想必以你的聪明你不会不知道!而这次你突然出了南院,到了这里……告诉我,是谁让你来的?”耶律德光忽然推开楚依,握住她的肩膀严肃的问。

“是……”楚依咬了咬唇,不知该说不该说。

“不许说谎。”耶律德光知道她那不该出现的善心又出现了:“她都要害你的命了,你还维护什么?”

可是……那毕竟是你的妃子啊……楚依看着耶律德光,她也知道那个茹妃是他曾经那个未婚妻的妹妹,她总不能让他为难吧?

“我不想说。”楚依咬唇,不敢看耶律德光那冰寒的眼睛。

早就料到了她不会说,耶律德光的眉头皱紧,却也是拿她没办法。

“你这样维护一个要伤害你的人,就等于间接的给自己留了一条危险的路!”耶律德光无奈的说。

“也许不是那样呢……总比冤枉了人家要好呀!”楚依笑眯眯道,然后撒娇似的搂住耶律德光的脖子:“德谨,你希望我和她们一样,为了你而吃醋吗?”

“我当然希望……”耶律德光轻笑:“可是你却不肯表现出来……”

楚依勾起嘴角:“那不是想去理解你嘛!”

“可是你理解了吗?刚刚不知道是谁一直和我哭着说她伤心呢!”

“德谨……”楚依声音软绵绵的,第一次这样的对着耶律德光撒娇。

耶律德光笑着,吻了吻楚依的嘴角,以慰藉这么久以来的相思之苦。直到楚依的身子被他吻的越来越酥软,他才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将她包住,然后抱着她上了马,向森林外行去。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