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依抬眼看着耶律德光认真的模样,久久未回话。

“德谨,你变了好多!”许久,她突然这样说。

“嗯?”耶律德光将她按坐在桌边,然后也坐到另一边,笑着看着她:“哪里变了?”

“你没有一年前那么多的霸道,也没有那么张狂,却事事都问我,问我的感受,问我的想法,我在想,你是不是太照顾了我一些?这感觉真的很不真实!”想想她一年前还在这个房间里被他强占,而此时却是如他坐在这里说着知心话,谈着一点点的变化。

耶律德光勾起嘴微笑了一下,却没有多说什么。他其实没变,就算是有变化也只是在楚依面前的变化,在楚依的面前他只是一个男人,不是什么君王,他只是一个懂得爱与被爱的男人,懂得去珍惜楚依的男人而己。在楚依的身上,有着倍临死前的关照,也有方仲奇离开时的威胁,尽管他并没有因为这些话而影响,但是他却懂得了去尊重楚依的意思,只有这样才可以减少她心里的不安和伤害。

“德谨,如果在那之前我们就像现在这样的在一起了,你还会去杀害刘家吗?”这是她窝藏在心底许久的问题了。

耶律德光略垂了一下眼眸,然后又看了一眼楚依,诚实的回答:“不会,但我会一直恨你哥哥。可是现在兰若已经不在了,你哥哥也已经不在了,我不想再去存着这份伤心和怨恨,这对你我都不公平。”虫

楚依点点头,他理解,只是……她忽然看向他:“那个兰茹,我是说茹妃,她是兰若的妹妹?”

一听到兰茹的名子,耶律德光就深深皱直了眉头,别看她看起来似乎是调皮精怪像是一点也无害的样子,那只是她的假像,今天被她看到了楚依,想必她不会就这么罢休,恐怕要在王府里多加派些人手。

“德谨?”见他皱眉未回答,楚依站起身走到他身边小声的唤着他。

耶律德光回过神,将站在身旁的楚依一把拉坐到自己腿上:“没错,她是兰若的妹妹,和兰若长的很像,对于兰若的死我心怀愧疚,所以才容忍她这么多月。也许目前因为母后的关系,我不能遣散了她和雅妃,但你要相信我这里是你的!”他执起楚依的手放在他的心口上。

楚依被他抱坐在腿上,本就脸红,现在又听他这么说,脸上更像是煮熟了一般,想抽回手却抽不回去,耶律德光的手并没有使劲儿,但轻巧的力道却也是牢牢的将她的手锁在了他的心口。看着楚依那像是依然没有完全没有适应这种因动情而靠近的感觉,他调笑着低下头覆住了她柔软的红唇,肆意的深吻。

他怕他这几天会想她,他这个皇帝这次很失职,离开了一个月才回来,恐怕这几天或者几十天里他都不能抽出太多的空来看她,但也无法勉强她在宫里住,也只好用这一晚上来弥补他以后这几日的孤独了。

楚依被他这突然狂热的吻弄的有些不知所措,勉强的回应着他,却带来他更深掠夺,耶律德光抱着楚依坐到一旁的软塌上,没有打算到床上去影响睿儿的睡眠,但是许久未碰女人,再加上深爱的女人就在眼前,好不容易熬到她坐完了月子,他可终于有些抑制不住了。

不知究竟是何时被他抱上软塌的,楚依脸红着,随着耶律德光的唇舌而不稳定的呼吸着,周身仿佛是被热气包围了一样。耶律德光在她被吻的近乎晕眩之际,解开她繁琐的衣服,低下头含住她胸前的一颗,面般疼惜了起来。

“嗯……”楚依忽然感觉胸前一凉,待他含咬住自己殷红的的蓓蕾时,却只觉得浑身抑制不住的轻颤

楚依口中的嘤咛成功的进一步催使了耶律德光的**,不待她不依的反抗,他忽尔转身将她压倒在塌上,迅速的退下两人的衣物,然后覆住楚依的身子,含住她的嘴挑逗着她甜蜜柔软的舌,抬起手轻轻的揉捏着她胸前的柔软,只听到楚依又是一声控制不住的颤抖的浅浅呻吟,耶律德光低低了笑了出来,在她红嫩的小嘴上一咬。楚依猛的惊呼出声,想要回咬他一下,他却已经低下头向下吻去……

他啃咬着楚依雪白柔滑的肌肤,在一处处让他贪恋的柔软住吸出一块块青青紫紫的痕迹,然后依然是欲罢不能的侵袭,直到在控制不住的终于进入她时,楚依浑身的僵硬才让他停顿下来,有些迟疑的抬起头看着楚依那忽然紧咬的唇。

尽管她曾经被自己破了处子之身,但是一年多都未再被人碰过的她,此时依然仿佛是个处子一般,对于他的侵入不适应。可是她美好的让他有些把持不住,只好侵身吻着她的唇想转移她的注意力,然后在她的身子里由轻转重,由快转慢,直到楚依呻吟出声……

一室的迤逦伴随着房外秋风吹过的声音,渐渐安静,渐渐消失于陈寂。

低头看着在怀中安睡的楚依,耶律德光笑着抬手轻轻勾勒着她美丽的面庞,早知道会有这样的一天,他一定会在最开始就不会选择伤害她,或者在那一年,就告诉那个送他鸳鸯扣的笑的一脸明媚的小姑娘,他叫耶律德光。

但是现在看着楚依这样放松的睡在他的怀里,这样的体谅且依赖着他,或者那一年的相遇即使不对她提及,也没什么关系。只是……他自一旁的衣服中取中那块洁白的玉佩,看着它在烛光中的美丽色彩,他不希望楚依忘记他们之间的任何点滴,但或许暂时还不是时候。待它将玉佩收回到衣服里时,楚依幽幽转醒,半睁着一双迷蒙的双眼,往身旁温暖之源又靠了靠,似乎没有注意到自己此时依赖又磨人的动作已经又点燃了一把火,便又轻轻的睡了过去。耶律德光承认,对于楚依他或许永远都无法自制,就像是现在,他真的很想把在舒服的睡着的她压在身下肆意的欢爱,可是他不忍去打扰她的安睡,因为只是欣赏着她恬静的睡颜都比做任何事情还要美好。因为只有在她睡觉的时候,她的天真,她的调皮,她脸上那本来是有很多色彩的表情都一一的展现。不知道她梦到了什么,时而甜蜜的笑笑,时而安静的沉睡,然后突然扁着嘴似要哭的样子,再然后居然又撅了撅嘴仿佛是在与谁斗气的样子。

一时忍不住,他轻轻摸了摸她小巧的鼻子,却换来了楚依睡梦中的轻笑,想必,于她来说,她是真的爱他的吧,不然不可能睡的这么安静,睡的这么沉,仿佛任何危险都不再惧怕的样子。

叹息着,耶律德光低下头轻轻的再次吻上她的红唇,本以为只是轻轻一吻,楚依却因在睡梦中而本能的嘤咛了一下。

“嗯……”

耶律德光浑身一震,抬起头来惊讶的看着楚依闭着眼睛甜笑的样子。他也跟着笑了起来,原来这丫头在放松下来后,睡觉竟然睡的这么沉,连他的亲吻也以为只是在梦中。

那么,不如将计就计……耶律德光轻笑着,低下头沿着她的额际一点点的滑下,楚依也随着他越来越向下的吻而从平静的呼吸渐渐变的迷乱。

“依儿……”他回到她的耳边轻柔的呼唤着,然后轻轻吻着她柔软的耳朵,楚依终于自睡梦中醒来,感觉周身有些不对劲,惶恐的睁大了眼睛,转过头,却只是看到耶律德光的脸很近很近的靠着自己,一时之间没有回过神来的她本能的想要大叫出来,但却被耶律德光的唇及时的堵住。

楚依瞬间清醒了过来,一想到刚刚和他发生的事,脸又红了起来,却也没想到自己居然睡的那么香,而他又开始……这样对自己,她却以为是在做梦,脸上火烧的一片,但她已混身虚软的无力挣扎,闭上眼睛享受着他轻柔的吻。

不受控制的抬起胳膊,双手搂住耶律德光的脖子,与他肆意亲吻,耶律德光也乐见其成的深吻着她,情/欲瞬间爆发了起来,本想一举进攻的同时,不远处的床上忽然响起了嘹亮了哭声。

正缠绵不休的两人终于僵住了,楚依脸上惨红一片,慌忙的坐起身有些尴尬的看着耶律德光,她刚刚居然在主动抱住他,她自己居然主动起来了……

耶律德光却是好笑的看着慌忙的穿上里衣的楚依,看着她奔下软塌跑到床边去抱睿儿,尽管是笑着看着她,可是这笑渐渐化成了苦笑。睿儿这孩子,坏了他爹和他娘的好事……

等他长大后,一定要好好教训他!耶律德光笑着,看着楚依这回也不再回避,抱着孩子背对着他喂睿儿吃着奶水,尽管还是害羞,但是她心里的防线已经差不多全都剥落了。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