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依回以一个微笑,却依然谨慎的看着述律平,可是她的眼里却净是委屈和害怕,没有人看得到她心里的小心翼翼。曾经在入中原的皇宫前,她就听说过很多关于宫里的事情,即使自己不是被骗上轿而被带走的,但是对于宫里会发生的事和应该怎么面对,她也接触过一些,毕竟她就算是想逃避那曾经的命运,却也是逃不过一个乖乖女的身份,对于父亲和爹爹的话言听计从。懒

其实这里不是中原的皇宫,但也一样的步步惊心,有帝王的地方就有后宫,有后宫的地方不管是太后还是皇后还是后宫的妃子都是最危险的,没有人看得出来在人心的背后究竟藏着什么。即使她再傻,再天真,她也不可能傻到可以完全去相信人心。就像现在太后这样微笑着看着她一样,她却感觉得到太后心里的怀疑和千万句的疑问。

述律平微笑的看了一会儿楚依,然后抱着睿儿在地上来来回回转着圈走,一边走一边逗着已经醒来的睿儿,没想到那孩子见到生人也不哭,还跟着笑。

“母后,依儿不想入宫,德谨让她带着睿儿在南院王府安住,想必母后应该会理解依儿的心!”耶律德光忽然站出来微笑着,手依然紧紧握着楚依的手。

述律平微微皱了一下眉,抱着睿儿转身看了一眼耶律德光,然后将视线又打在楚依身上:“为何不肯入宫?既然已经为我大辽生下了皇子,这不肯入宫又是为何?”虫

楚依咬了咬唇,叹息着轻声开口:“太后,后宫里太纷杂,依儿只想带着孩子在外边安静的生活,不想卷入后宫的纷争之中。德谨……皇上说让太后看看我们的孩子,并没有让依儿和睿儿长期在宫里居住的意思。”

述律平深深的看了楚依几眼,想要看透她,可是她看到的却依然是一个看起来很柔弱的漂亮姑娘,她看不到楚依的想法,若不是她真的如此单纯,那就只能说她是演的太好,她选择了相信前者,或许德谨能如此去爱的女人自有她的好处。述律平想了想便微笑着说:“也好,兰茹和雅儿那两个丫头有时也不是很懂事,若是让他们知道你和这孩子在宫里,恐怕真的会惹出什么祸事来,皇儿如此做,也算是保护了你们了。”

兰茹?雅儿?楚依猛的抬起头看向耶律德光那突然僵住的脸。

看到楚依惊讶的神色,述律平皱了皱眉,或者让她在宫外安静的生活也不错,这姑娘看来似乎并不比那两个丫头差,若真的全住进宫里,那恐怕是真的翻了天了!现在看她这么知道进退的份上,她这个做太后的也不得不用赞赏的眼光去看着楚依。

楚依咬了咬唇,双目中泛着有些酸涩,但她同样的是忍了下去,不再看耶律德光。即使是知道他是皇帝,一定会有妃子,可是在真的听到有的时候,她的心也真的会很痛很痛。

“依儿……”耶律德光揽住她的肩,想和她说些什么。

“母后,你看兰茹给你带了些什么?”突然,寝宫门前出现了一个一身水粉色的身影,娇笑着奔了进来。

楚依回头看着那人,却忽然感觉到正搂着自己的耶律德光浑身一僵,不用再看她的衣着,就能想到这个女子的身份。兰茹?果然是他的妃子……只是,这女子似乎是在哪里见过,但是她却印象不深,有些想不起来。

萧兰茹是萧若的妹妹,与她的姐姐长的很像。因为从小就喜欢耶律德光,可惜是她的姐姐被选为了他的未婚妻,姐姐死了这么多年,当耶律德光成为皇帝后,太后居然钦点了她入宫为妃来服侍耶律德光。尽管耶律德光这么久以来都没有临幸过她,也没有对她说过几句话,但是她可是准皇后的人选,有太后为她撑着腰呢。

“母后?”萧兰茹呆站在门前,有些惊讶的看着太后怀里的婴儿,还有站在中间的一男一女:“皇上?你回来啦?”惊喜的跑上前,这才看到耶律德光正紧紧搂着一个同样在打量自己的女人。

兰茹欢快的脸色一僵,双眼惊讶的看着耶律德光放在楚依腰间的手,瞬间惊讶转成了愤恨,她大声的尖叫着:“哪里来的女人?见到茹妃还不下跪?”

“茹儿!”述律平一听到兰茹那张扬跋扈的声音就头疼,当日若不是她父亲求着她让她准许兰茹进宫,她可绝对不会选她的。

“放肆!”耶律德光面色一寒,拉住楚依,瞪着那站在中间不知所措的兰茹,若不是因为她长的太像兰若,他心有愧疚,也绝对不会允许这样一个嚣张的女子在这里当什么妃子!

楚依咬了咬牙,回看向萧兰茹那一脸的愤恨,心里苦涩万分,也不再去想她为何这么眼熟,而转头看向地面,闭上眼不再看任何人。

耶律德光看到了楚依的反映,心里即使有千般话万般话也说不出来,只能是拉着她的手希望她能明白他,期盼她不要伤心。

“母后!你看啊!”刚刚被耶律德光呵斥的吓到的兰茹不依的跑到了述律平身边:“母后,那是哪里来的狐狸精?皇上帮她都不帮我!母后……”

耶律德光感觉到楚依身上的震动,突然后悔让她进宫了,连忙出声阻止着萧兰茹在那边继续乱说下去:“兰茹,回你的茹月宫去!”

楚依却不管他怎么握着自己的手,但心里也很凉,她以为自己真的很坚强,真的不在乎这些他身边必须会出现的女人,可是现在只有这么一个,就已经让她心痛难忍了。或许,自己对耶律德光的感情,真的已经爱到超乎了想像……真的已经不是自己能控制的范围了。

“我!”萧兰茹瞪大了眼睛看着耶律德光,那样子仿佛是要哭出来一样,她不敢值信的瞪着他:“茹儿哪里不好?如果说你不到茹儿宫里去,也不到雅妃宫里去,我心里还能平衡些,可是现在,皇上你居然搂着这么一个不知哪里冒出来的中原女人不放手,你置茹儿于何地嘛!我去我姐姐牌位前去说你去!”说着,兰茹狠狠的瞪了一眼有些惊愕的楚依,转身跑了出去。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