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德光发现了楚依一直在看着自己,眼里曾经那些拒绝和倔强全都化成了深深的依恋,他无从去考虑她究竟怎么了,只是担心她的身体,担心她身上那些伤。

抱着她进了医馆,他也没有理会一直在身边的方仲奇,方仲奇也不说话,只是站在医馆门边看着他将楚依放到为病人准备的塌上。懒

耶律德光将楚依放到塌上,可是她却依然双手牢牢的抓着他的衣襟不松手。

“依儿?”难道她被吓的还没有回过神来吗?耶律德光担心的轻轻拍了拍她的脸:“松开吧,让大夫给你看看身上的伤。”

楚依听话的松开手,但是小手却忽然抓上耶律德光的大手,不让他走开。

“依儿?”耶律德光察觉出她的变化,面色柔了下来,微笑着看着她:“不用怕了,没有人会伤害你了,松开我,让大夫看看。”

方仲奇站在门边一直皱着眉头看着楚依对耶律德光依赖的样子,仰头向天叹了口气,转身出了医馆,靠在墙外深深的呼吸着,他看不进去了,他不层拥有过楚依,不层拥有过啊……

“耶律……”楚依咬着嘴唇,有些委屈的看着他:“不能看大夫……”她伤的可是腿还有臀部,只是皮擦破了而己,她可不想被人家看到……

“怎么了?”耶律德光见楚依不肯看大夫,有些不明所以:“你受了伤,腿上还有血呢,让大夫看看!身子这么弱,受了伤还不看不行的!”他在楚依耳边轻声说着,以为她只是吓到了,所以才这样。

“不行……”楚依忽然脸上很红很红的钻进了耶律德光的怀里,吓了耶律德光一跳,第一次有些不知所措的,不晓得应该怎么抱住楚依。

“依、依儿?”耶律德光轻轻拍了拍她的肩,“别任性了……”

楚依其实不是投怀送抱,只是想趴在他耳边说话而己,她抬起头对着他的耳朵悄声说:“只是腿上和……那里擦破了,买些药涂上就好了……”

耶律德光这才明白她的意思,仔细看了一下她腿上的血,又看了一下她的臀部,了然的点了点头:“好吧,我们找个地方先上药!”

“嗯。”楚依顺从的也跟着点头。

耶律德光怜爱的将自己的外衣脱下来盖到楚依的身上,刚刚生完孩子几天,这样出来见了风本就不安全,学遇到这么多事情,看来要先给她上些药之后再让大夫来看看她有没有别的事情了。

用外衣将楚依包好后,也不管这医馆掌柜的寻问眼光,又抱着她走了出去。楚依还是抓住了他的衣服,任他抱着自己,双眼看着他。

方仲奇见两人走了出来,踏出一步本想上前去看看,却又忽而停下了脚步,因为他又看到了楚依那对耶律德光满眼的依赖……

耶律德光抱着楚依到了朗木新找的另一间客栈,而且已经让朗木找了官府的人负责安全,楚依轻轻侧过头看到是一间完然陌生的客栈时,却没有疑问出声,只是往耶律德光的怀里缩了缩,不想看到那些客栈楼下的人们那种因为他抱着她进来而好奇的眼光。

上了搂,抱着楚依进了天字号房间,才看到朗木正抱着睿儿站也不是坐也不是的样子。

“楚依姑娘,你可回来了!”朗木忽略了楚依满脸的憔悴,只是大声的说着:“他已经哭了快两个时辰了,哭得我都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才好!他是不是饿了?”

楚依被孩子的哭声拉回了一些心神,一直放在耶律德光脸上的目光转到朗木的怀里,看着那哭的满脸通红的孩子,心一疼:“睿儿……”

“朗木,睿儿可能是饿了,去找个奶娘过来喂他,现在依儿身子受不了,她受伤了,我要给她上药!”

楚依一听,连忙瞪向耶律德光:“睿儿是我的孩子,我……”

“但是你现在身子不行,不要逞强!”耶律德光一句话就将她的话堵住。

楚依委屈的咬了咬嘴,然后满脸歉意的看着朗木抱着孩子灰溜溜的出了房门。

耶律德光抱着楚依,将她轻轻的放到床上,爱怜的轻轻拍着她的脸:“好依儿,别难过,睿儿现在一定是饿急了,你觉得以你现在的状况喂得了他吗?”

楚依低下头,还是委屈的扁着嘴轻轻点了点头。

耶律德光轻轻的笑了一下,然后又说:“我先看看你身上的伤!”说罢,就要去碰楚依下身的衣物。

“不要……”楚依脸一红,按住耶律德光的手:“把药给我,我自己涂就好了。”

耶律德光皱眉看了她一眼,他现在才注意到她身上的伤似乎很严重,也不管她的拒绝,轻轻掰开她的手,直接将她下身的衣服除了下去。

楚依惊叫一声,却是躲也躲不开,只能任着耶律德光将她按趴在床上。

耶律德光看到她臀部和腿后边的一片片血迹时,心里揪起来似的痛,他狠狠的握紧拳,他发誓如果刚刚知道楚依受了这么重的伤的话,他一定会直接将那个人处死,管他什么中原的法律,管他什么大辽国君的容忍。

“这是怎么弄的?”忍住想杀人的冲动,耶律德光自怀里拿出随身的药膏,压低了声音问着楚依。

楚依忍住被他这样看着时脸红的感觉,小声的乖乖嘀咕着:“那个人把我放到地上直接拽着我走,在地上擦出来的……”

她忽然听到耶律德光纂拳头的声音,连忙想转身告诉他她没事,可是腿上一阵清凉马上阻止了她想转身的行动。

其实那被磨坏的地方,一直都是火辣辣的痛,但是这清凉的药膏被耶律德光抹上时,顿时削减了很多痛楚,她轻轻叹喟着,乖乖的趴在床上任耶律德光帮她上药。

耶律德光并不知道楚依现在心镜的变化,只是看着她的伤口越来越心疼,他一边涂着药一边想像到楚依当时受到这伤里的感受,那痛,很深很深。可是她却一直在忍着……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