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指尖停摆,楚依看向门前站立的兰儿,淡淡的一笑:“怎么不进来?”

“兰儿听姑娘弹的曲子很好听,没敢打扰!”兰儿轻笑了一下,端着新洗的衣物走进房里:“那曲子真好听!没想到姑娘不仅长的漂亮,而且才貌双全!”懒

这曲子……楚依低下头看着这个方仲奇帮她寻来的琴,轻笑了一下:“我其实不是从小就学过弹琴,是一位已故的朋友教了我一阵子,而且,我也只学会这么一首曲子而己。”也不知倍地下有知,会不会感到欣慰。

已故?兰儿本是想走到衣柜旁,却转身惊讶的看了一眼楚依脸上淡淡的却有些伤感的笑意,自知勾起了她一些回忆,便悄悄的将衣服放好,转身出了房间。

低下头轻轻抚摸着肚子里的孩子,孩子还有一个月就要出世了,她已经完全做好了一个要当年的准备,一思及此,忽然想起上次自己闲来无事要给自己的孩子做几件小衣服,却在做一件绿色的小袄时缺了些绿线,连忙叫住还未走远拉兰儿。

兰儿听到房里的呼唤,忙跑了回去:“姑娘?什么事?”

“过两天陪我一起到集市上买些线回来吧!”楚依笑得自然,手轻轻在圆滚滚的肚子上爱抚着。

“线?”兰儿惊讶道:“兰儿去买就可以呀,而且庄主说了姑娘想要什么东西,庄里的人可以出去买回来给你,不必姑娘亲自去买的!”虫

“我只是想顺便出去走走。”楚依和善的笑着看着这个兰儿,她很善良,也很乖巧。

“不行,还有一个月就要临盆了,你不可以随便出去!”一声坚定的话突然夹杂在两人中间,兰儿和楚依皆看向站在门外的那又是一身暗红的男子。

“方大哥……”楚依对着方仲奇笑了一下:“依儿这阵子呆的有些闷了,想出去走走,且许久没有吃过天香楼的香酥麻团了,依儿想去看看,行吗?”她说的极小心。

“你现在的身体很危险,你看看你现在走路都不方便,要怎么出去?你又不是不知道天下山庄是在山上的!”方仲奇走了进来,顺便用眼神让兰儿自动退了出去。

楚依扶着腰有些吃力的站起身,从琴后边走了出来,看着方仲奇那一脸的拒绝,顿时又委屈了上来:“方大哥……依儿这两个月呆的着实有些闷,眼看着孩子就要出世了,依儿才更应该出去走走不是吗?不然之后还要两三个月不能出来见风呢!”

“你啊!”方仲奇有些气馁的看着她一脸的坚持:“你看看你走路都这么费劲了,不如我找辆马车送你出去,然后买完针线就直接回来,这几天我有些忙,不能陪你,直接叫兰儿陪着你,可以吧?”

“集市上那么多人,马车怎么过得去啊?”楚依笑了一下:“你总不能又动用天下山庄的力量将那些靠在集市上卖些小物件的人都赶走,而只是为了成全我买些针线,这样太霸道了!”

“可是你却偏偏固执的非要亲自出去,我不想得周全些谁知道以你现在跑也跑不动,站了站不住的身子会怎么样?”方仲奇走到一旁坐下来,自己给自己倒了杯茶:“我看还是直接把那集市封了,让卖针线的人等着你去逛,然后坐着马车去再坐着马车回来,这样我才会放心许多。”

“什么嘛……”楚依不依的走过去,抢过他手里的杯子:“怎么能这样?天下山庄实力就算再大,也禁不起你这样乱来,就算是天下第一的杀手山庄,但失了民心也不好。怎么可以为了我又做这样的事情?上次我想去和大家起看看花会你就已经那么做过一回了,你现在如果再这样,恐怕我以后再出去会直接被鸡蛋扔死啦。”

方仲奇无所谓的撇了撇嘴,他何尝不知道这么做的后果,但是他确实是太担心她了。挺着这么大的肚子,谁看着放心呐?

“我发誓我会安全去安全回来的,让马车带着我和兰儿下山就好,然后兰儿陪着我去集市,等我逛够了就马上回来,有兰儿在,不会有事的!”天下山庄里的丫环也不是吃素的,个个武艺超群,即使是她的一个贴身丫环也不是一个好惹的主儿。

“你确定你受得住?”他不太相信的看了一眼楚依一直在抚摸着的肚子:“被人挤到了或者不小心碰到了怎么办?”

“不会的,我说了,有兰儿在,你怎么就能想到这么多啊?”楚依无奈的翻了个白眼,这男人有时候让她觉得婆婆妈妈的了。

“是你想的太不全面!”想他方仲奇经历过的事情比她这个小女人经历过的事情多多少?她那顾前不顾后的性子一点也没改!

“方大哥,就这么一次,真的不会有事的,哪有那么巧总会出事啊,我又不是灾星下凡!”楚依笑着:“后天就让兰儿陪我去,怎么样?”

“好吧。”方仲奇又将楚依手里的茶杯抢了回来,放到嘴边轻轻喝了两口,然后站起身:“我只是担心你的安危,但既然你这么想出去,我也不好勉强。这两天庄里会有一些事情,你到时要出去时记得让兰儿好好准备一下,顺便带两个人一起去。我不能放任你的任何万一!”

楚依微笑着点点头,看着方仲奇那谨慎的样子,无奈的轻笑。但她确实是有些羞愧,方大哥对她真的是极好,但是她注定是负了他了。

看向窗外,心里隐隐的感觉似乎有些什么东西在一点点的逼近自己,看着方仲奇的背影,她突然觉得这种在天下山庄的安静日子不会长久了。

为什么会有这种感觉呢?脑中有个人的影子越来越强烈,这两个月以来的安静让她心里的很多东西都平静了许多,但是对于耶律德光……有些东西似乎在沉静后变的越来越浓重。

一如,思念与心痛,还有时常在眼前晃过的回忆。原来时间真的可以抚平很多伤痛,却独独抚平不了那种叫做思念的东西。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