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没出生呢就乱猜想上了?”方仲奇颇有些无奈,打开扇子径自扇起了凉风:“我还以为你会想我些什么事情,哎……”

“方大哥!”楚依以为他只是玩笑话,遍瞪起眼睛看着他:“不要再和依儿开玩笑了啦!”懒

“你看我像开玩笑的样子吗?”方仲奇对她笑了一下,合起扇子轻轻挑起楚依的下巴:“你没有想我,我可是想了半天以后要怎么照顾你和你那个儿子呢!”

楚依脸一红,低下头不安的搅着手指:“方大哥又说上玩笑了,再这样说依儿也不理你了!”

“干吗不理我?我只是说照顾你和你的孩子,又没说别的!是你太敏感啦——!”方仲奇转而将扇子轻轻拍到楚依的头上,故意将“啦”字托长。

或许自己真的是太敏感了吧,楚依敛眼笑了一下,迎视上方仲奇调笑中又带上些许含义的目光:“方大哥,等依儿生下了宝宝,以后可以照顾自己的时候,依儿就搬出去吧……”

方仲奇脸色一黯:“为何要搬?”

“楚依欠方大哥的太多了,若以后真的要一直依靠着方大哥,其实也很不方便,毕竟方大哥以后也要娶妻生子,多依儿这么一个外人始终都是不好。”

“有何不好,你说你欠我,那你欠我哪里?难不成这诺大的天下山庄还容不是你一个小女子生活不成?”方仲奇将扇子握在手里,面色微冷:“或者是依儿你觉得我方仲奇如狼似虎,让你不得安生?”虫

“没有,依儿没有!”糟糕,怎么又不小心扯到这样的话题上了。

“那你就安心的呆在这里,我不想再听你说一次关于要离开天下山庄的话,除非……你有了真正可以照顾你一生,可以让我安心放你走的人!”当然,他不会容许有这样的人存在的。

真正可以照顾我一生,可以让他安心的人?楚依猛的看向方仲奇那认真的眼神,错愕的呆站着。

“好了,外面风大,回房休息去吧,我一会儿让兰儿给你送些甜汤过去,还有三个多月就要临盆了,不要总是跑到外边来吹风!”方仲奇行转而温柔了下来,轻轻的拍了拍楚依的肩:“听话,安心的呆着。”

楚依木然的点了点头,看着方仲奇甩了一下扇子转身快步的离开,一时有些失神。

谁才是可以照顾自己一生的人?难不成真的要一辈子呆在这天下山庄里不出门吗?难不成真的要自己一个人带着孩子让孩子没有爹吗?那不是几个月,不是几年,而是整整一生啊。容得她如此忽视吗?

手里被自己的指甲掐的有些痛,她闭了闭眼,转而看向荷花池里跳动的鱼儿,或许有些东西自己想的的确是过于简单。可是,孩子的爹爹……自己应该怎么办?

突然,她似乎是在碧绿的池水上看到一张粗犷豪迈却不失英俊的脸,那一脸的剑拔弩张,时而邪气时而愤恨时而忧伤时而温柔时而又让人感觉到害怕,但是似乎有很久了,自己在面对着他时,都不是那种从心里涌上来的怕,而是惊慌。她常常错以为那是害怕而己,但是现在看来,也就是不敢去面对吧。

其实耶律德光给自己的并不多,伤害与温柔几乎成了正比,但是她会想要退缩,特别是每每在想起他转身离去的背影,和那燕州刘府里用花瓣摆出的大大的依字时……她的心口都会痛。

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落下的这个病根,每每想起耶律德光或者对他动到一丝丝的情意时,心口都是没来由的痛。或许是那一次他那一掌对自己的重击伤的太深的吧,尽管自己明明知道也许那只是一场误会,可是在那时,在心口极痛的时候,她暗暗发誓不可再对他动一丝情意……也许就是那里落下的这个病,只要想起他,心口就会痛。

自腰带肩轻轻娶出一片粉色的已经枯萎的不成样子的花瓣,这是当时离开刘府时从自己房间的地方捡起来的,这那一片被自己弄的零散的花瓣,就在捡起那一片的时候,她知道,其实有很多东西她自己都控制不住自己。

如果没有刘家的仇恨就可以收获他那样的,那该是多么幸福的事情?他们之间若是没有仇恨,那自己真的会以为他就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即使他常常跋扈的让人有些无奈,即使他有着王者的张扬有着与生具来的霸气,但是他会让自己有安全感,有着大男人与小女人之间那种淡淡的甜蜜和依赖。若没有仇恨,他是一个可以让自己放心的依赖一辈子的男人。可是,偏偏这中间夹杂着仇恨……更何况,她根本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爱上她这个仇人的妹妹。

那个用花瓣拼出来的“依”字,就像是一只巨大的石头压在她的心上,也像是一根长长的针深深的扎进了自己的心里,抬不起,拔不去。自己常常会去想,耶律德光在摆出那一个代表着她的“依”的时候,是用着怎么样的一种心情?他在改变了仇恨,放下了那一切去将刘府休整成原来的样子时是用着怎么样的一种心情?他在将那些他亲手摧毁的人一个一个埋葬起来的时候,用着的是怎么样的一种心情?

有很多东西假起来时会让你觉得难受,有很多东西假的让人一看就知道那不是真的,很很多东西即使自己命令自己说那是假的,却骗不了自己……因为那份真,不容忽视。

刚刚方仲奇说,可以依靠一生的人……或者他另一层意思是在说他吧,对于他的恩情和感情,想必自己这一生是报答不了,即使明知道他要的是什么,自己也给不了,甚至给不起。

上天如此待我,从平静转到可悲,从可悲转到可恨,又从可恨转到这让人一次次的“施舍”感情,楚依茫然的抬起头看着似乎是要下雨的天空,无奈的叹息。

抬起手,一片花瓣自手中飘落,飞到了荷花池里,风再一吹,转而不见。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