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倍病重,有重物以托之……

究竟发生什么事了?怎么会突然生病?大哥肯让依儿回到他身边,他自然是高兴,但是这病重是怎么回事?

来不急之想这事情的真实性,但是看着楚依的字迹也知不会有假,谁都会骗他,惟独楚依不会,不管她失忆没有,她都不会骗他!懒

述律平雍容的缓缓走来,见耶律德光正手里紧纂着什么站在寝宫外皱着眉,便走上前轻声问道:“皇儿,何事忧心?”

耶律德光转身对着述律平行了个礼,然后用着仅有她能听到的声音说:“大哥病重!”

述律平浑身一震,随即脸上又挂上了平日那镇定的面具:“倍儿病重?那就叫中原给他派个好大夫!”

耶律德光看了一会儿述律平,刚刚她身上那一震,他可以看的清清楚楚,也许事情并没有那么简单。他听说过,半年前耶律倍在离开之前有见过母后,之后才离开上京回了东丹,没几天就去了中原。

那阵子所有事情变化的太快,他根本没瑕去想这些事,可是此时,他忽然像是明白了过来,向后退了一步,脸上寒霜一片,低声问道:“母后?”

述律平自是知道这个儿子的精敏锐利,也没想瞒他什么,只是淡淡的看了他一眼,转身离开,离开之时,她轻轻的说:“无奈生在帝王家,胜者为王败者必当除之以绝后患,君王须断绝七情六欲,即使是亲情,也会伤人性命!你是君王,这契丹国的命运是你手中的,母后的做法是为何,你自当知晓!”虫

说罢,已转入拐角,叹息而去。终究,还是逃不过……半年来,她这个亲自绝了倍儿的生机的人,几乎忘却了那毒酒的存在,她以为,一切都结束了……

却忘了,远在中原的大儿子,生命已经走到了尽头。而那个凶手,正是自己!

耶律德光走回寝宫,看着里边放着的一块他专门在自己住处供上的耶律阿保机的牌位,淡淡的叹息着:“无奈生在帝王家,所以我就要经受二十几年的磨练,所以有些人就一定要死……?”

自从做了契丹的皇帝,自从他知道了父王对他的意愿,他不再对寝宫心存芥蒂,可此时,站在这诺大的寝宫里,他却觉得寒冷……

这种身为帝王的孤独,谁会理解?依儿,我应该把你接回来了吧?……

楚依弹琴一直弹到深夜,直到身上突然没来由的颤抖了一下,她才停了下来,见耶律倍已然睡去,笑着轻轻呼了一口气,站起身,轻轻敲着有些发麻的腿。

不知不觉中,也不知自己在想什么,刚刚弹着琴时,魂魄也不知飘到了哪里,来来回回的转着,转了很多地方,却朦胧一片看不真切。

站起身走出房后轻轻的关上门,转身看向天上的圆月,后又低下头抚摸着圆滚滚的肚子,楚依温柔的笑着,低语:“宝宝,你说你的爹爹是不是不要娘了?不然为什么已经半年了,还是没有他的消息呢?如果你爹爹还在世,那为什么不来找娘啊?不过宝宝不要怕啊,娘不会不要宝宝的,娘会让宝宝幸福的过日子……”

楚依忽又停顿下来,叹了一句:“倍不是我的夫君,不是宝宝的爹爹,那也许我是被人抛弃了,然后遇到什么危险才会失忆吧……可是……”脑子里突然冒出一个让她心慌的人影:“绝对不可能是他,什么是他的女人?什么伤害什么误会?绝对是自己乱想的,对,一定是这样!”

府门突然响起,楚依回过神来,突然记起府中的家丁都已经被赶走了,也只有她才能去开门。无奈的笑笑,按着腰,挺着圆滚滚的肚子走到门边,小心的问着:“谁啊?”

“楚依姑娘,是我!”门外一声小声的嘀咕。

楚依一乐,笑着打开了门,看着门外的人影:“二宝哥,都这么晚了,你还不睡觉跑这里来干吗?”

二宝是旁边街上天香楼里的伙计,因为前阵子她特别爱吃天香楼的香酥麻团和酸汤子,耶律倍也时常带她去,所以也就认识了这个憨憨的小伙计,不过他虽然傻傻的憨憨的,却因为自己从来不对他一个小二指指点点,就把她当做了好朋友,所以有什么好东西都会来给她看看,久而久之他就时常都会趁着休息的时候来府里给她看新玩艺。

“嘿嘿,楚依姑娘!”二宝挠头笑了笑:“我刚路过这里,看到你们府里的灯还亮着,以为你们没睡,就是特意想来提个醒儿,把灯火都灭了吧,这几天咱们汴京雨少,天气这么干很容易起火!”

“哦,谢谢二宝哥,我一会儿就把灯火灭了!”楚依甜甜一笑,对着二宝点着头。

二宝的脸却突然一红,又挠了挠头:“谢什么嘛,只要楚依姑娘和倍公子安全了,也能常光顾我们天香楼就好了!对了,楚依姑娘这几天怎么没有去天香楼吃香酥麻团和酸汤子啊?我们掌柜的也说了几次呢,这几日都没见你们!”

楚依苦笑了一下:“二宝哥,倍他生了重病,府里的人都让倍给赶走了,没有人照顾他,所以我分不开身,就算是想去吃,也没办法啊!”

“倍公子生病了?”二宝惊讶的看着楚依一脸的憔悴:“楚依姑娘,那你呢?你照顾他,那谁照顾你啊?”说这句话时,他的声音提高了些。

“我?我没事啊!”楚依笑着,看着善良的二宝:“我没事,又不是不会做吃的,只不过没有你们天香楼做的好吃而己嘛!”

“这……”二宝的眼睛滴溜溜的转了转:“楚依姑娘,不如以后我都找时间出来帮你忙,你别看我二宝在天香楼只是个打杂的,但是我和厨子那里偷学来的手艺可不少呢!”

“二宝哥不忙吗?”楚依孤疑的问着他。

二宝一愣,然后尴尬一笑:“没事,只要除了中午和晚上吃饭人最多的时候,我都可以偷偷开个小差出来转转的,顺便也给你带些香酥麻团吃嘛!”

楚依一听,轻笑着,也没有拒绝什么。这个二宝一直是这么的热心肠,她就算想拒绝也拒绝不了!由他去吧,反正多一个人帮着忙活些什么也是好一些!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