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德光看了一眼楚依那乖顺的样子,仿佛把耶律倍当做了天一样。

“她说,她是你妻子?”耶律德光扶住耶律倍的手,让他站直了身子,两人正视着。

耶律倍脸一僵,当时也只是顺着楚依说话,不想让她想的太多而己,现在反倒弄巧成拙。懒

“她……”

“皇上!”突然来了一群侍卫,带头的就是新任的宫里的侍卫长休律,他走到了耶律德光身后,跪了一下:“皇上,太后说皇上新继位,应该去宫里坐殿当政,派属下来请皇上回宫!”

“起来吧!”耶律德光皱着眉,转而看向耶律倍和楚依,楚依这么希望和倍走,他要怎么留下她?

耶律倍看出了耶律德光眼里的意思,用着只有他能听到的声音说:“如果你不只要江山,还要楚依的话,就等你把这契丹的江山稳定下来,在我觉得可以把她交还给你的时候,到中原来寻她!”

耶律德光愕然的看着似笑非笑的耶律倍:“大哥?”

耶律倍笑了笑,转身而去。走到楚依身边,柔声对她说:“走吧,我们先回东丹!然后带你回中原!”

耶律德光上前一步,却看到楚依高兴的点着头,他孤疑的看了一眼耶律倍,他应该相信他吗?如果是以前,他或许可以相信自己的大哥,但是现在,自己等同于抢了大哥应该得到的一切,大哥是会怨,也是会恨的,尽管他没有表现出来,可是他该相信他吗?虫

耶律倍知道耶律德光在想什么,他对着耶律德光点头微笑着,然后扶着楚依进了马车。

他已经连去怨的能力都没有了,他还能做出什么呢?坐在马车里,看着车外双眼紧盯着这辆马车的耶律德光,他苦笑了一下,好好的壮大契丹国吧。也许等你有一天到中原寻她的时候,你已经再也见不到为兄了……母后让他喝的那杯毒酒,不知何时才会发作,他只有企求老天,能让他到中原游览够了再让他死去,这样自己也算是了了一幢心愿。

楚依从将车帘打开一天,看着那个还是站在那里的耶律德光,心里隐隐的有着莫名的失落,为什么要失落呢?马车行走了起来,却是突然一晃,只觉胃中翻搅,楚依揭开马车的窗帘,伸出头对着外边干呕着。

耶律倍轻轻拍着她的背,也不知她是因为有孕在身而干呕还是因为不习惯做马车,于她来说,应该是前者的可能性大一些吧。

然而,楚依伸出头来干呕的这一幕全被耶律德光看到,他担心的想上前去问问她怎么了,可是那马车却越行越快,而身后,还有一批侍卫在等着他回宫。

就这么看着她走了吗?心里很痛,他看着那渐行渐远的马车,心里空落落的一片,仿佛是被谁挖走了。

回到宫里,便看到太后述律平高高坐在前边,从他走进来之后,她的眼睛就没有离开过他。本来就是心烦意乱的耶律德光低下头轻声说:“母后!”

“德谨!什么事这么急就出了宫,今天群臣都在等你,我大契丹所选出来的帝王可不应该是这样的!”述律平面色不善的看着耶律德光,虽然她很爱这个儿子,但是他今日的表现真的让她这个当母亲的很失望!

“德谨疏忽,请母后治罪!“耶律德光低下头,面无表情。

“你是契丹的皇帝,没人可以随便治你的罪!”述律平隐约感觉到了耶律德光有心事,也不再逼他:“德谨,你是契丹的皇帝!即使你从来没想过有一天你会越过倍儿的太子身份也继承你父王的位置,但现在这已经是事实了,你要振作起来,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都要记着,我们这整个契丹的命运,都在你的手上,是衰是胜,都由你来抗着!”

耶律德光一震,猛的抬头看向自己的母亲,是啊,他是契丹的皇帝,他现在已经是个君王,不是南院王府那个可以去讲儿女私情的南院大王,也不是什么可以在战场上和兄弟们一起杀敌的天下兵马大元帅,他现在是皇帝,这受契丹万民景仰依靠的皇帝!他不能因为感情而左右了自己的心,也不能因为感情也让自己变的颓废,因为他现在是个君王,所以他有责任,必须当一个强者。

“德谨知道了!”耶律德光恭敬的跪下对着述律平磕了一个头,然后站起身,以一个真正的帝王的姿态,看着那个高高在上的母亲。

也许,他应该收一收了,这阵子这样释放着自己的感情,任自己的心去迷茫去乱闯,倒不如像耶律倍说的那样,等自己把契丹变的更加强盛的时候,再去将那个遗失的心去找回来。也许那一天她已经恢复了记忆,也许那一天她会原谅了自己,也许那一天就可以把她带回来了,那么,在她被自己带回来之前,他要把大契丹治理的更加强盛,要让她看看自己一手创造出来的强大的契丹国!

也许,就像很多人所说的,每一个帝王的心里都会有一个深深隐藏着的女人,而他宁愿楚依就是那个女人。他可以把恨变成了深深的爱恋,那他也可以把这份颓然变成一种毅力,一群属于君王才有的毅力,一个目标,一个强大的契丹国的目标。

坐在正在向东丹的方向行驶的马车里,楚依的心里没来由的突然一个激灵。胃里的那种干呕的感觉很不容易忍了下来,她抱住自己的胳膊,看着坐在一旁看书的耶律倍,脑中突然晃过一个场景,似乎,耶律德光那个坏蛋也曾经和她坐过一个马车,而且不只一次,还发生了很多事情……

“依儿,怎么了?”放下手中的书,耶律倍回头看向楚依那紧皱着的眉头,笑了笑,伸出有些冰凉的手轻轻抚着她的眉心:“好好的怎么皱起眉来了?”

楚依抬起头,看着耶律倍温柔的样子,甜甜的笑了一下,这样温柔的人,才应该是她的男人吧?那个混蛋怎么可能是?

耶律德光站在宫墙上,再一次遥望着契丹的城池。一个君王,一个身负建国大任的君王,一个身负着父王未完成的心愿的君王,一个决心要开始争霸天下的君王。

他的心里,有一处属于儿女私情的东西,渐渐的,被他狠心的封闭了起来。

转身,走回宫里,心头那处温暖的地方,等到再次遇见她时,再开启吧……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