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楚依转了转眼珠,看到了站在一旁,一脸憔悴的耶律德光,脸色黯了下来。她感觉呼吸越来越薄弱,胸口越来越堵得慌,想大口的喘一口气,却是忽然憋住。

“呵……呵……呵、呵……”她想喘气,但是喘不过来。懒

“她怎么了?”耶律德光见状连忙看向军医:“快救她!不要傻站着不动!”

救?还要怎么救?楚依在心里苦笑,也不再拼命的喘气。

也许大限已到了吧……

上天是在惩罚她,惩罚她被骗了,惩罚她居然真的对血洗了自己全家的人动了情,所以,这是她的报应……

不再做任何挣扎,如果老天真的要收回她的命,那就收吧。反正,上次就应该死了,却被耶律德光救了回来。这次,她照顾了他那么多天,什么都还清了,可以死了……

可以了无牵挂的死了。

缓缓闭上眼,她感觉不到自己的呼吸了……胸腔里又痛又闷的!

马上……就真的可以死了……

一滴眼泪滑落,流的,是她那可怜的感情……

耶律德光几乎窒息,双眼瞪着楚依那毫无生气的脸。

天昏地暗……

……

当耶律德光再次醒来的时候,已经是五天后的中午。他坐起身,感觉身上的伤已经渐渐愈合了,身体也没有那天醒来时那么虚弱。美洛依然在照顾着他,仿佛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样。虫

但是当记忆袭来,耶律德光心口疼痛,一把抓住美洛的胳膊冷声问着:“她呢?”

美洛勉强的对着耶律德光微笑了一下:“王,您先把身体养好吧!不要多操心!”

“我问你,楚依呢?依儿呢?”耶律德光手下的劲也越来越恨。

美洛吃痛的挣扎了一下,却怕王身上的伤口裂开,就忍住,然后小声说:“依儿没死!”

心里的一块大石落地,耶律德光松了一口气,放开了美洛的胳膊。随即又抓住,双眼冰寒的看着她:“你说谎!依儿心脉具损,她……”

“有一位军医会中原的针灸之法,给依儿扎了几针,护住了她的心脉,所以没死。”手腕上又疼痛了起来,美洛不禁在心里埋怨着,王可真是狠,身体还没好,就这么大力气。

“针灸?”耶律德光将信将疑的放开她:“那她人呢?”

美洛站起身,神色黯了下来:“虽然依儿被护住了心脉没有死,但她到现在也没有醒……”

“什么?”耶律德光心口猛的一痛:“什么意思?什么叫到现在都没有醒?她不是没有死吗?”

“王,您不要激动!”美洛心里也不舒服,却也只能尽量保持平静的叙述着:“那位军医说,依儿暂时没有了生命危险,但是……但是她什么时候醒,就不知道了……”

“混蛋!”耶律德光一把将美洛手里的药碗打翻在地,挣扎的起床下床,也不穿上外衣就要出帐。

“王!”美洛跪了下来,看着背对着自己的耶律德光,轻轻的说:“美洛冒死直言,依儿这次是死是活,也已经没有了区别,她可以咽进去我们给她喂的东西,也能喝进去药,但是她就是不醒……王……求您,求您给依儿一些时间,不要再去刺激她了,好吗?”

耶律德光的身形猛的停住,他转回头来不敢置信的看着美洛跪在地上的样子。不要再去刺激她了?

“美洛犯了大不敬之罪,请王责罚!”美洛擦了擦眼泪,低下身对着耶律德光磕了一个头:“请王责罚!”

耶律德光闭上眼睛,深深的喘了几口气,淡淡的说:“你出去吧,你说的没错,我不需要罚你!”

美洛抬起眼,看了一会儿耶律德光,心里非常难受。

“军医说,她会睡多久?”他强调那个睡字,他不相信她会那么一直闭着眼睛不睁开。只可以当做是睡着了……不会是别的原因的!

“他说,不知道。”美洛缓缓站起身,收拾了一下地上的碎片,离开了军帐。地走过耶律德光身边时,她突然替耶律德光和楚依都心疼了起来。

然后,美洛揭开帐帘走了出去。

军帐里,太过安静。床上,没有楚依的身影,塌上,也没有楚依的身影,就连她一直喜欢坐着的地毯上,也没有她的身影……

耶律德光再一次感觉到,整个世界都垮塌了。

他其实不是多么坚强的人,这一生,自从懂事以来,他只哭过三次。

第一次,是小时候父王将他关在寝宫里惩罚他,他伤心难过;第二次,是兰若的死,那不应该是哭,应该是如狼一般的悲鸣……

第三次,就是现在,他站在自己这诺大的军帐里,看着这空空如也的军帐,纂着拳头,无声的流下了男儿泪。

他记得,那天楚依说:“其实,你可以一刀杀了我,不要再折磨我,也不要再折磨你自己了……这样,岂不是更好?”

他们在互相折磨吗?如果没有仇恨,就不会这样的互相猜疑,不会这样的互相排斥,也不会这样的互相自己欺骗着自己。

恨便恨了,杀便杀了,可是苍天你为什么还要给了我一个楚依……

“元帅!”朗木在外边犹豫了半天,还是走到了军帐里,却不小心看到了耶律德光脆弱的样子。

收拾了一下凌乱的心情,耶律德光转身看了一眼朗木,便缓缓走回床边坐了下来:“什么事?”

“我们该起程回上京了!”朗木打量着耶律德光的神色:“不知元帅的身体现在适合不适合起程?”

“我没事!”耶律德光揉了揉有些发疼的脑袋,又说:“那依儿呢?她现在的身体受得了长途跋涉吗?”

“军医说楚依姑娘没有生命危险,只是暂时不知道她会什么时候醒而己!不如我们把她放在马车里,带回上京!”

“西夏已经完全撤兵了?”耶律德光抬眉看了一眼朗木:“我这几天昏睡,什么也不知道,他们已经完全撤了吗?”

“已经撤了!包括那个蓝尔娜公主……西夏已经递了降书,将蓝尔娜公主要了回去。和西夏的这次战争,可以说是已经正式结束了!”

“好吧!朗木,这阵子辛苦你和诺达平了,回程的事你们处理吧!”耶律德光又按了按头,却在一闭上眼睛就能看到楚依那天淡淡的看着自己的那一眼。

没有恨,亦没有爱……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