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救她!”耶律德光见军医独自擦着汗,走过去一把抓住他的胳膊:“上次你就能把她给我救回来,现在也一样能?我让你把她给我治好!!!”

“元帅!”军医慌忙跪倒在地:“我……我实在是救不了她……她这次不是那些小病,而是心脉具损啊!元帅,您应该知道心脉具损是怎么回事,请您不要为难,我是直的救不活她了……”懒

“什么叫救不活?”耶律德光面色一寒,眼里闪出了噬血的光芒。

“依儿……”美洛大哭着,抱着楚依冰冷的身体:“依儿,不可以死……不能死啊依儿……你醒醒……”

耶律德光看向楚依,她的脸上还有未干的泪。她是恨他吗?恨他的绝情,恨他的伤害吗?真是该死!

“元帅……元帅……!”军医生站起身扶住耶律德光倒下的身体,赶忙扶着他坐到床上,把着他的脉,还好只是身体虚弱加上外部刺激,他长呼了一口气,看着皱着眉头状似痛苦的耶律德光:“元帅,你身上受了重伤,还没有好,只是烧刚刚退下去,你要静养,不要想太多,快休息吧!”

耶律德光无力的叹了一口气,远远的看着被美洛紧紧的抱着,身上全是血的楚依,眼里满是歉意的懊悔:“我没事,去救她!”

“元帅……她已经……”

“不要和我说什么心脉具损!你是大夫,你救不活她你就等着你全家的人头落地!!!”耶律德光冷声怒斥。虫

军医慌忙又跪倒在地上,不敢吱声。

“去救她,你再不动身,我马上杀了你!”耶律德光闭了闭眼,深深的喘了一口气,却还是冷声的说着。身上的伤很痛,却没有心痛,没有他对她的伤害痛。

“是是是!”军医几乎老泪纵横,颤颤巍巍的站起身子,让美洛把楚依抱到塌上,细细的诊断去了。

耶律德光转过头,伸手抚住已经不再发烫的额头,他现在连想杀了自己的冲动都有了。

美洛让开身子让军医生看楚依,回过身看到地毯中间放着的那一支半成形的细管子,捂着嘴哭了出来。

耶律德光也看到了那只管子,心里的悔恨越来越深。他仰起头倒在了床上,心头的恐惧越来越深。他有不好的预感……拜托老天,给我最后一次机会,不要夺走依儿的姓名……不要让她离开……

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出的那一掌,究竟意味着什么。即使自己伤的再重,但那一掌也绝对不轻,那是……可以致命的一掌……就在看到楚依泛清的脸时,他就知道,他的希望,他的心,有可能马上会死去!

美洛跑了出去,找了其他几位军医一起回了军帐。朗木和诺达平听说后,也赶了过去。

看到耶律德光颓然的倒在床上时,诺达平那平时爱嘻笑的脸也不禁染上了忧虑的神色。朗木在一旁将美洛搂进怀里,轻轻拍着美洛哭到颤抖的背,蹙眉看向耶律德光。

“她怎么样?”朗木帮美洛擦了擦眼泪后,走到那几位军医身旁,看到躺在塌上那已经与死人不异的楚依,心里的不安感加深,转身看向依然倒在床上的耶律德光:“究竟发生了什么事?她怎么突然这样了?”

耶律德光未动,双眼看着帐顶,眼神沉迹,心头乱的如万马奔腾。

“我想我应该是猜到了!”诺达平站到一边,看着地上的刀子:“元帅应该是以为楚依姑娘要伤他,出于自卫,所以……打伤了她。”

耶律德光的身子微微震动了一下,随即恢复了寂静无声。

“是,但是王没有看清依儿,所以才会这样,如果看清了,他绝对不会的!就像依儿也放下了心里的芥蒂,不再对王起杀心了一样!”美洛抹着眼泪,一边抽噎一边说着。

耶律德光腾的坐起身,看向美洛:“你说什么?”

“依儿、依儿她……她知道王的心意,其实她也已经放下了……她这几天一直在照顾着王,她害怕王出事,害怕王的伤口感染,虽然她不承认,但是我看得出来,她对王,对王很好……可是她现在,现在她……”美洛捂住嘴,闭上眼睛再也说不下去。

他们在怕,他们都在怕。楚依,这个中原的姑娘已经开始深入到了每一个人的心里……耶律德光的,美洛的,朗木的,还有诺达平的……他们都关系楚依,他们都为楚依难过。特别是,耶律德光……他抬起手狠狠的拍打着自己的头,一次一次的咒骂着!

“不要这样!”诺达平走过去抓住耶律德光的手,要是以前,他绝对扳不过耶律德光,但是现在,他根本也是虚弱的要命,却还是硬撑着等着军医把楚依救醒:“别这么折磨自己,她不会有事的!”

“我也希望她不会有事……”耶律德光低下头,像是个做错事的孩子一样,手紧紧的纂着,像是在狠狠的惩罚自己。

一位军医一直在掐着楚依的人中,楚依幽幽转醒,呼吸还是薄弱的让人几乎感觉不到,另一个在把脉的军医在看到楚依醒来时,本应该是欣喜一下,却在感觉到她心脉严重受损时,叹着气摇了摇头。

“依儿!”美洛眼尖的看到楚依睁开了眼睛,跑上前挤进人群扑到塌边:“依儿!你怎么样?”

耶律德光一听到她醒来,便让身旁的诺达平扶着自己走过去看她。

楚依睁开眼睛,看着四周的人,看到美洛紧张的样子时,虚弱的笑了一下,想张口告诉她不要哭,却又吐出了一口血。

“依儿!!!”美洛慌忙的擦着她嘴边的血哭着说:“不要说话,不要说话!依儿,不要说话了!”

楚依还是笑了一下,双手冰凉,她抬起手轻轻握住美洛的手,笑着看着她,却是无力说话。

“元帅!”军医见耶律德光被扶着走了过来,闪开了些身,给他让出地方。

耶律德光看着楚依嘴边的血,还有她本来雪白的衣裳上边沾满的血迹,心里疼痛的要命,他看着她,希望她能看他一眼。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