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大亮了起来,楚依轻轻锤了一下有些酸胀的脖子。然后看着手里那个已经差不多成形的小管子,浅浅笑了出来,一个晚上的努力,虽然手上划了很多血口,但至少完成了!

耶律德光昨夜醒了一次之后,就一直在沉睡着,不再是昏迷,只是睡着。感觉到身上的疼痛,神智渐渐回到了脑子里。他皱了皱眉,挣扎的要睁开眼睛。身上的伤口几乎可以牵动着他每一根神经。懒

“嗯……”因为自己想要抬手的动作,肩上突然一痛,他呻吟出声。

楚依听到声音,忘了放下手上的刀,慌忙的站起身往床边跑去。

耶律德光看着走近的身影,还未来得及看清,就看到一把明晃晃的刀在那个走进的人的手里,看着那人走到床边。那把刀在提醒着耶律德光危险的逼近,尽管身上又痛又虚弱,但从小练就的防备之心还有人在遇到危险时会突然产生的力气使耶律德光大眼开眼,猛一使劲一掌拍上床边的人的心口。

楚依刚跑到床边,想看看耶律德光是不是醒了,却没想到刚跑过去,耶律德光突然坐起身一掌打向自己。来不及躲闪的楚依被打中心口,顿时血气上涌,眼前发暗,被打飞了出去,娇小的身子重重的落到了不远处的桌下边,大口大口的鲜血自口中涌出。她弄根本不清楚发生了什么事……虫

难道自己想错了,耶律德光对自己根本就有从恨转变成感情,他还是想折磨她?想在她放弃挣扎想要去关心他的时候,狠狠的伤害自己吗?

心口……好痛……

楚依感觉眼里一阵湿热,又哭了,刘楚依,你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懦弱?哭什么?哭什么啊???

耶律德光击出了一掌后,身子再无力气,闭着眼睛正在缓着气息。

军帐的帘子突然打开,军医和美洛一同走了进来。

美洛看到楚依趴在地上大口大口的吐着血时,手里的药碗顿时摔在了地上,她奔过去扶起楚依的身子,紧张的看着在她嘴里一次一次涌出的血,吓的大叫:“依儿,你怎么了?”

“这是怎么了呀?”军医顾不得那摔在地上的药,也走到楚依身边把起了她的脉。

依儿?正在调整气息的耶律德光一惊,猛的睁开眼睛终于恢复了神智,看向他们的方向,待看到在军医和美洛中间那个口中一直在吐着血的人儿时,顿时感觉到了天崩地裂!那是……刚刚自己出手打的人是……是依儿!!!

忍着身上的伤痛,耶律德光揭开被子,只着着里衣奔下床,疾步走到楚依身边,蹲下身心颤抖的看着她。刚刚拿着刀的是她吗?难道她后悔了?想要在他受伤的时候杀了他?

“依儿,究竟怎么了?”美洛哭着用手捂着楚依的嘴,但却还是止不住一样,在她的指指里滑出的滚烫的液体,让美洛完全的吓住了:“依儿你不要吓我!不要再吐了……依儿……”

楚依双眼无神,口中涌出的血止也止不住,血里还夹杂着她眼里滑出的泪水。她输了,真的输了……她真的把自己的心也给出卖了……然后,是他狠狠的伤害……

“依、依儿……”耶律德光苍白的唇有些颤抖,他看着落在楚依身旁的刀,好想问一问她究竟为什么,为什么在放弃了那一次机会后还是要杀了他?可是……不应该啊……看着楚依频频吐着血,仿佛要把身体里的血吐干一样,耶律德光那毫无血色的脸被吓的更加苍白。

“心脉具损!”一直在安静的把着脉的军医放开了楚依冰凉的手腕,站起身,无奈的说着。

“什么?”耶律德光睁大了眼睛看着军医:“她、她……”

“元帅,你刚醒,快回去躺着!”无论如何,元帅的命才是最重要的,这是军医的根本理念,他拉过耶律德光的胳膊,想扶着他回到床上。

哪知耶律德光不知从哪里来的力气,挥开他:“我死不了!快救她,我让你马上救她!”

自己又出后伤了她吗?上次,她说过只要她在这里,不管她是怎么死的,都绝对是因为他。只因为自己的戒备,只因为自己没有看清人,只看到了那把刀就直接打在了她心口。可是,这是依儿啊,他不允许她死!

“混蛋!还愣着干什么?救她啊!”耶律德光大吼着,双眼充血的看着军医。

军医擦了擦汗,忙又转身去叹那靠在美洛怀里已经一动不劝的人儿的鼻息,又颤抖的摸了一下她的脉,脸上的汗越来越多。现不是他不想救,而是……他回天乏术了……

“依儿……依儿……”美洛哭着擦着楚依嘴上的血,终于不再吐了,可是她浑身冰凉一动不动的靠在自己怀里,更让人担心。

“王,发生了什么事?为什么依儿突然这样了?她不是还好好的在这里照顾你吗?早知道这样,我就在这里和她一起守着就好了……”美洛抽噎着,泪眼看着耶律德光。

“她昨夜是守着我?”耶律德光浑身一震,不敢置信的看着美洛,然后看向楚依泛青的脸:“那她手里的刀是怎么回事?我刚醒来时没看清她,只看到她手里的刀了,所以我……”

“王?是您伤的她?”美洛瞪大了眼睛,惊恐的看着耶律德光:“是您?”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耶律德光紧纂着拳头,不敢上前去捧一下楚依,声音发颤的问着美洛。

“王,您受伤昏迷这么久,一直都是我和依儿一起守着您啊!依儿担心您有事,已经好几天没有合过眼了,那刀,那把刀……”美洛看向落在一旁的刀,哭着说:“楚依是想用树枝做成小管子,好方便给王你喂药,所以她手里才有刀!”

心口,加上身上伤口的疼痛瞬间纠集在一起。耶律德光看向楚依,悔恨万分,终究是自己又伤了她,终究是自己又伤了她啊!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