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洛找来一些纸,拿回军帐时,楚依已经坐到了耶律德光时常坐着的那条塌上,她将上边的兵书摆好放到一旁,然后接过美洛的纸,拿起在桌子上原先就放着的笔粘了些墨就在上边写了一首词。

美洛其实并不认识中原的文字,呆呆的看着楚依笔下那些秀气的小字,有些头痛。懒

“写好啦!”楚依笑着将写满了字的纸展到美洛面前,一派教书先生的样子:“看,这是南唐李后主很多大作中的一首,中原的古诗词有很多,但我却偏爱后主的词,词中凄美耐人寻味!不如我就先教你这些吧!”

美洛撇了撇嘴,道:“依儿……可不可以先教我识字啊?”

“识字?”楚依惊讶的看着她,然后“哦”了一声,才想起来美洛是契丹的普通女孩儿,没有学中原文化的机会,所以她不认识字。只好笑着说:“那我先教你写你的名子吧?”

“好啊好啊!”美洛欢喜的坐到一旁,看着楚依拿起另一张纸一笔一划的写着两个字。

“好了!”楚依笑着将纸推到美洛面前:“这就是你的名子,美、洛!”

“美、洛……”美洛看着字上秀气的文字,心里说不出的激动,她是第一次看到有人用中原的文字写自己的名子。

“怎么样?学学吧!”楚依将笔塞到美洛手里,然后站起身坐回床上,看着美洛坐在塌前认真的拿笔写着。虫

已近深夜,自己却还是睡不着,美洛一直在那里写,时尔皱眉时候喜笑颜开,楚依突然觉得自己的心境已经在这些磨难中不知不觉的越来越成熟了起来,要思考的东西也越来越多。

不想打扰到美洛练字,自己却睡不着。楚依披上厚厚的外衣走了出去,又下雪了,这两天的雪停了又下,下了又停的。楚依走在雪地上,听着脚下咯吱咯吱的声音,心里渐渐的平静了下来。

只是几天而己,她突然发现自己安逸了许多。不再有挣扎,不再有打闹,不再有折磨,不再有伤害,虽然前几天耶律德光有用美洛的命强迫她和他睡在一起,但隐约中她感觉到他的心里突然没有这样狠了。他对自己放松了,使得自己突然自由了许多。

耶律德光处理完事情,回到军帐时,没有看到楚依,却看到美洛正坐在桌子上在写着什么。皱了皱眉,轻脚的走了过去,看到她正一笔一划的写着她自己的名子。而在一旁,却放着一张写满了一首诗词的纸。

美洛抬起头看向来人,一瞬间吓的慌忙跳离塌边跪了下来:“王!”

耶律德光没有生气,因为她照顾楚依有功,也因为她是朗木喜欢的女人,淡淡的开口:“起来吧,她呢?”

“依儿、依儿刚刚说她有些闷,想出去转转……美洛大胆的坐在王的塌上写字,求王责罚!”美洛恭敬的说着。

“算了,下去吧!”耶律德光挥了挥手。

美洛暗暗松了一口气,转身出了军帐,忽然觉得外边的空气很好闻,在王的面前那么大不敬的坐在他的塌上,没死啊,真好呢!

这应该是楚依的字吧。耶律德光站在着旁,翻看着那些纸,在那一张张很生涩的字体后边,找到了一张秀气写着“美洛”两个字的纸,他又拿起一旁放着的写满了字的纸对照了一下,确信这就是楚依写的。

抚摸着上边娟秀的字体,就像她的人一样,娟秀美丽,又不失少女的倔强俏皮。耶律德光微微的笑着,认真的读着上边的诗句:“樱桃落尽春归去,蝶翻轻粉双飞。子规啼月小楼西,玉钩罗幕,惆怅暮烟垂。别巷寂寥人散后,望残烟草低迷。炉香闲袅凤凰儿。空持罗带,回首恨依依。”

樱桃落尽春归去……别巷寂寥人散后……回首恨依依……

读着这几个字眼,耶律德光叹了口气,她不快乐,她很不快乐。樱花落尽,寂寥人散,恨依依,都是他一手造成的后果。即使他是刘守光的妹妹又怎么样?她该恨的,她应该恨的啊……

紧握着手里的诗词,他转身出了军帐,寻找着让他心痛的身影。

楚依正百无聊赖的独自在军营一角堆着雪人,尽管手和脸都已经冻得通红,但内心却不再被那些烦杂的事情干扰。她来来回回的跑着,给弄的半成形的雪人头上放了几块大小不一的石头当做是眼睛鼻子还有嘴吧,然后又用小手在雪人的身上来回蹭着,想将它的边角蹭的圆滑一些。

远远的,看着她口中呼出的热气,还有她红通通的手,耶律德光走上前想帮一帮她,楚依想转身再找几块石块儿看到了向这边走来的耶律德光,脸上的笑意全无,向后退了一步,挡在雪人面前,生怕他觉得这雪人不好看而给打散,毁了她半天的心血。

见她如此,耶律德光心头苦不堪言,他咧着嘴苦笑一下。走上前去看着她身后的雪人,虽然她很精心的在堆了,但是还是好丑!

楚依看到他皱眉,慌忙的又向后退了一步,完全的挡住雪人说:“这雪人是我好不容易堆的,你别毁了他!”

“好丑!”耶律德光无奈的低声说。

“什么?”楚依一愣,看着耶律德光似乎在说实话的样子,便转头看了看自己的杰作,没有啊,眼睛、鼻子、嘴,都有,而且脑袋也是圆的……

“我说你这哪里是雪人,丑的要命!”耶律德光啧啧有声的摇了摇头,然后像是非要让她颜面尽失一样的开始在一旁快速的堆起了一个雪人,然后找了几块石头好好的摆出了雪人的五官,虽然不能和真人一样,但是至少比起楚依堆的那个,算是漂亮多了。

“自己看看,相比之下,你那个是不是就很丑?”耶律德光走到发愣的楚依身边,一派悠闲的看着他。

楚依惊讶的看了一眼耶律德光,又看向他堆的那个好漂亮的雪人。刚刚,他在堆雪人的时候,身上展现了不属于他那狂肆气息的孩童模样。

“这两个雪人就像你和我一样,就这么站在一起,你堆的那个丑雪人就是你,我堆的那个漂亮的雪人就是我!”耶律德光戏谑笑着说。

“什么啊!”楚依抬高声音说:“那个漂亮的明明是我,那个丑的才是你!”

“哈哈……”耶律德光朗声笑了出来,楚依这才发现自己居然跟这个恶魔一样的男人站在一起说笑!连忙退后了一步,有些紧张的看着他。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