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元帅!尝尝蓝尔娜的汤,这是我们西夏最有名的补汤了!”蓝尔娜支走达娜,捧着一碗汤在耶律德光面前娇声说。

耶律德光笑着接过碗,低眼看了一下碗里闪着被烛光晃出些偏黄色泽的汤,淡淡一笑,在蓝尔娜的温柔的笑声中一饮而下。懒

第二天,依然是这汤,耶律德光看着碗里的色泽,依然喝下,蓝尔娜更加温柔的笑,也是更加的与他一夜纠缠。

一连四五天,那汤都没有任何问题。

楚依依然在雪地里玩着,这几天耶律德光没有回军帐,她也乐得安宁,要她夜夜和那个大恶魔做那种事,她绝对会唾弃死自己。现在能安静一天是一天。

她抬起头看着前边帐篷上燃起的炊烟,好奇的走过去,这里是那天她不小心听到耶律德光和那个女人在一起做那种事的军账。楚依本想转身就走,但却忽然看到一旁有一个宫女打扮的姑娘怀里不知是揣着一包什么,往这边走来。便慌忙的躲到一旁,看她走进那个军账,然后里边就没了声音。楚依没有多想什么,只觉得是一个宫女而己,但在转身的时候,突然想起那帐上边的炊烟,里边似乎在煮着东西,只是单纯的煮东西的话,那个小宫女又为什么要鬼鬼祟祟的?

她走回去,躲到帐外边的一条细缝上看着里边的情况。

达娜走进帐里,将手里的一个小药包洒进了中间正煮着汤的一个陶罐里,然后蓝尔娜走了过来,笑着拍着她的肩:“很好,有没有被人发现?”虫

“没有,达娜很小心的!”达娜轻声说。

“好!让那耶律德光白喝了这么多天的汤,就算他会有戒心也应该已经放下了,今天,就是他的死期!”蓝尔娜的眼里闪过噬血的光芒:“耶律德光,就算你的身体让本公主很受用,但是我西夏这次丢进了脸面,我要一次的讨回来,打不败你契丹大军,我杀了你这个天下兵马大元帅也一样能领功!”

楚依在帐外连忙捂住嘴,不敢置信的又看了一下里边的那两个人。那个一身红衣的女人不是耶律德光的人吗?怎么要杀了他?她是西夏的公主?

楚依轻手轻脚后往后退去,然后跑开,这种惊人的消息在她听来实在危险。她跑回军帐,坐到床上捂着心口,还是有些不敢置信。

要杀耶律德光?那个煮的东西里有毒药吗?

看耶律德光对她似乎还算宠爱的样子,他今天会死?他今天会死是吗?楚依捂着心口,以为自己是因为激动才这个样子。但是心碰碰的跳的这么快,单单只是恐惧吗?她咬住唇,看向外边的天色,已经渐渐暗了下来,耶律德光这几天都在她那里喝汤吧?既然这样,那今天他一定又会去,怎么办?

她为什么要为他着急?楚依楞住,不明白自己刚刚那么大反映是为什么,不是很希望他死吗?那次有个黑衣人进帐来要找耶律德光时,她还希望他能杀了他呢。可是,今天晚上?就是今天晚上他就会死了吗?

“依儿,你怎么了?”美洛走进来,看到楚依坐在床上发呆,有些担心的走过去摸了摸她的额头:“又生病了吗?怎么脸色这么不好?”

“没有!”楚依低声说。

“什么生病了?”耶律德光的声音在帐外响起,然后帐帘揭起走了进来。楚依一惊,看着耶律德光渐渐走进,有些晃然。

“怎么了?”耶律德光也发现楚依的脸色不佳:“美洛,找军医来给她看看!我一会儿要离开,有事就叫朗木他们。”

“是,王。”美洛不是战场上的士兵,所以她习惯了叫耶律德光为王,而不像朗木他们那样,一上战场就要叫元帅。

“不……”楚依皱眉看着耶律德光的脸色也不太好:“我没事,多谢你挂念。”对于耶律德光最近的变化,虽然找不到头绪,但她现在心里乱的很,所以楚依也没有太怎么针对他。

“没事就好!”耶律德光笑了一下,然后转身就要走。

“等一下!”楚依慌忙的站起身。

耶律德光顿住身子,不明所以的转头看向跑过来的人儿,不知道她想干什么。

“怎么了?不舍得我走?几天没碰你,你想我了?”他邪佞的笑着,却看到楚依的脸一阵红一阵白的很可爱。

“算了,你走吧!”一听他这么说,楚依就恨不得他马上去死。

耶律德光的脸马上冷了下来,觉得楚依是有话和他说,就抓住她的手腕沉声问:“想说什么?”

“没什么!”楚依低下头,不想让他看到她眼里的慌张。在她的心里,还是希望他死的,她对着自己说着,去死吧,去死吧,去死吧混蛋!

耶律德光看了她一会儿,不再多问,揭开帐帘就走了出去。

楚依坐在军帐里坐也坐不住,站也站不住,来来回回的走着,她知道,如果自己明知有人要害人而不去告知,就等于自己间接的害死了一个人。尽管那人就是自己一直想杀却杀不了的人。良心在那里啊,就算是让他死,也要让他死的明白吧,楚依跺了跺脚,哎呀了一声,不顾美洛的疑问就奔出了帐外。

已经好半天了,希望还没晚!楚依在雪地上奔跑着,身上白色的皮袄被风吹的打在脸上,虽然软软的不是很疼,却挠着楚依的心里越来越烦燥。

耶律德光早已到了蓝尔娜的大帐,接过蓝尔娜笑着捧过来的碗,注意到她眼里的神色,今天的她有些慌张,却在极力的掩饰。他在心里冷笑了一下,然后又看了一下手里的汤,依然是泛黄的色泽,但是比前几日的更加黄了一些,他笑着看着碗里的汤,在思考要怎么样才能让蓝尔娜这蛇蝎女人会更加后悔。以其人之道还制其人之身,这是他在中原的兵书上看到的,他又看了看手里的汤,没有要喝的迹象。

蓝尔娜却有些等不及了,倾身上身搂住耶律德光的腰娇声说:“元帅怎么不喝呢?补汤凉了就不好喝了!”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