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耶律德光最终还是没有回账,他不知道要怎么面对那个已经醒过来却痛恨自己的小女人,他需要找地方舒解,需要找地方发泄,也需要找地方大醉一场。

蓝尔娜,就是最方便他发泄的对像!

蓝尔娜看着耶律德光已经连着喝了一碗接一碗的酒,虽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却也没多问什么,看了他一会儿,便摇晃着香软的身子凑过去抢他手里的酒碗,软声软语道:“元帅,你已经喝了够多了,别喝了,喝多了伤身体,蓝尔娜会心疼的……”懒

“会心疼啊?哈哈……”耶律德光笑着一手拿着酒碗,一手搂过蓝尔娜的身子,亲昵的吻了她几下便又转头一口气喝下了一大碗酒,手一挥,接下来就是碗摔碎的声音,蓝尔娜却被这声音和身上那只不规矩的大手刺激的越发激动了起来,将全身靠向耶律德光的身体,连他身上的酒味都变的那么吸引人。

蓝尔娜见他已经滥醉,觉得机不可失,扶着他坐到床边帮他脱着衣服。耶律德光却没有给她那么多磨蹭的时间,有些受不了她一边脱他的衣服一边放浪的摸着他胸膛的感觉,半醉的他直接将半蹲在地上的蓝尔娜拉起压倒在床上,没有半分柔情的撕毁她的衣服,狠狠的吻着她的嘴,她脖子,她的酥软,她的一切一切,然后……毫不留情的进入她,与她共上云宵。蓝尔娜在沉醉在这快乐的**中时,没有注意到耶律德光的眼神,不是**,不是醉,而是深深的怨恨和惆怅。他仿佛永无休止的一次次的狠狠撞击着她白嫩的身子,一次比一次深入。他将她当做了泄恨的对像,他将他一切的愁怨集在了一点上,用**去折磨着身下的女子。蓝尔娜高呼着,没有精力去想什么,没有精力去思考什么,她只知道,这个男人太棒了!如果这么快让他死的话实在是可惜,不如多留他几天命……等她快乐够后再说,天啊……快受不了了……虫

“嗯……啊……”耶律德光的脑子越来越乱,身体也越来越重,他管不了身下的女人承受不承受的住,越来越狠,越来越狠……

军帐晨,暧昧与**交织,冰与火,却找不到一丝爱意。

醒来时,已经是翌日的清晨,耶律德光看窝在他怀里睡着的女子,心里莫名的一阵空落,起身下床,看着满地的碎酒碗,也妨若无觉似的穿上衣服就出了蓝尔娜的大账,他没有向自己军账的方向去,而是直接去找朗木他们。他需要用不断的事情和不断的酒精来麻痹自己,好让自己的心可以痛的轻一些。但是不知怎么回事,这痛楚几乎越来越深,连喝酒都醉不了。

“元帅!”见耶律德光走来,所有人都恭敬的行了个礼,然后看着耶律德光面无表情的坐上主位,之后淡然的看着他们。

“元帅,西夏兵已经有所动静了!”诺达平将手里的地图送到耶律德光的手上,然后接着说:“紫湖上的桥已经造好,虽然那桥造的很简单,但也够通过很多士兵了,他们现在正悄悄整兵,不出三日,就会发兵偷袭我军。”

“不出三日?”耶律德光暗沉的一笑:“还真是找死!”

“是啊,我们契丹士兵还有四万多人,其实一万人就能将他们三万的埋伏军杀光,他们或许以为我们契丹士兵们已经沉浸在胜利的喜悦里,孰不知他们特意的言和反倒让我们警戒了起来啊!元帅真是英明!”旁边有人说道。

“错,这次多亏了楚依姑娘,如果不是她突然说在紫湖上造桥的事,我们或许不能这么快就发现,也不能这么早就防备!”朗木转说完,转头看向耶律德光因听到楚依的名子而突然寒下来的脸,在心里叹了口气,似乎发生了一些他不知道的事。看来事情没有他想的那么简单啊。

“一个小奴隶而己,能有什么作为?还不是瞎猫碰上了死耗子?而且我听说,她当时根本是在和我们元帅吵闹,甚至是咬伤我们元帅时喊出来的一句话,哪里多亏了她?最终还是我们元帅想的周到!”另一个人继续开口,却在收到耶律德光冰冷的目光时急忙的收住嘴口,看来这马屁拍的不是时候。

“既然这样,诺达平副帅,你安排两万精兵驻守在紫湖处,等西夏兵自投罗网!”这么简单的事,当时还被这些人想的如此复杂,包括自己也被迷惑了。虽然依儿是无心之话,却真的解了他们的困惑。只是,他连个感谢也没有资格去说,甚至,现在连想见见她,也没有勇气。

诺达平点了点头,然后又说:“不过,元帅,西夏的那个蓝尔娜公主怎么办?直接杀了?还是退回西夏?”

“不必了,对于她嘛,本王还没玩够!”耶律德光邪佞的笑着:“将她留在身边,也许还可以威胁到西夏王也说不定!”

“既然西夏已经将她送来,就肯定不在乎她的安慰,怎么威胁得到啊?”有人站出来面色不善的说。

耶律德光叹了口气,冷了冷脸:“休律啊休律,你可知为何到现在你还没有坐到你梦寐以求的右将军位置?”

那名唤做休律的人有些尴尬的咧了咧嘴,却不知该说什么。

“一定要本王说白了你才会明白?”耶律德光一副失望的表情,诺达平和朗木都笑了出来。

“请元帅指点!”休律的的皮肤很黑,此时却也能看出因羞愧和尴尬所泛出的红色。

“元帅是说那蓝尔娜公主不一定只是因为言和而来,说不定另有目的,西夏不管会不会在乎这个公主,也绝对不会这么简单就善罢干休的。休律你干脆拜我为师吧!”朗木朗声笑着,却被诺达平拽了拽,警告他的多嘴。朗木却不以为然的笑了一下,他们都了解耶律德光的为人,这种事情又不会惹怒他。

耶律德光没有说什么,也只是无奈的笑了笑。休律一副了然的样子,退了回去,却仍是难掩尴尬之色。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