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用。”楚依低下头,将瓷瓶又纂紧了些。

耶律德光勾起嘴角,看似在笑,他只是在欣赏她衣裳半敞的呆坐在床上,一双发呆的眼睛还有她那微张的勾人小嘴。若不是他知道她只有过他这一个男人,或许会认为她这是勾引人的方式。

心弦一动,他坐到床边抢过楚依手里的瓷瓶,在楚依来不急后退时将她的衣服扯了下来,然后一把将她拉进怀里,不顾她的挣扎,将药膏倒在手上,大手放到她的背部轻轻的涂抹。楚依本是在挣扎,但背上一阵透心的凉将身上那几乎快要化脓的伤口覆盖,伤口的灼热渐渐被这清清的凉意遮掩,身上也舒服了许多。又挣扎了几下便不再动弹,任耶律德光的大手在她的身上一边涂着那个透明的膏状物体顺便偶尔摸摸这摸摸那的吃她的豆腐。

耶律德光看着她在怀里不再乱动,嘴角泛起一抹不易察觉的笑,也许,连他自己都不知道,这么多年,他除了假笑还是假笑,而现在,他是真的在笑,虽然很淡很轻,但是确实是在笑。

将楚依翻过身来,想帮她抹前身,却只见她紧闭着双眼,脸红的仿佛熟透了的苹果,双臂环住胸前,却依然挡不住胸前美好的春光。耶律德光看着她红着脸,呆楞了一下,随即闷笑出来,见她如此,就大胆的占起她的便宜,双手沾着药在她身上慢慢涂抹,到了她的双峰处时楚依仍然紧闭着眼,双手死死的环着胸前就是不肯放开。

“放开。”耶律德光可不喜欢她这样子。

楚依没有动作,双臂越来越紧。

“给你涂药!”

“不要!”楚依终于睁开眼,待看到耶律德光的眼睛时,脸更红了,他刚刚在她身上乱摸着,搞得她莫名的心痒痒,却不知为何:“这里没有受伤……”

看着楚依咬着唇吭吭唧唧的嘟囔着,耶律德光顿时觉得心情大好,不知为什么,曾经狠狠的想将她的锐气和那份倔强磨平,但是至今却突然留恋起了她当初那模样,仿佛是一只温驯的小猫时不时却常常会用猫爪子挠得人一脸的血痕,现在,自己似乎已经将她征服了一半,但却突然想看她撅嘴好奇甚至脸红的样子。

楚依被他看的不自在,更何况自己现在一丝不挂,见他的手停下来没有再动,慌忙的想起身,耶律德光紧紧的揽住她,被她的举动招回了心神,他看着她,不怀好意的笑了一下,停留在她双臂间的手忽然向下移了过去。

手伸到少女的秘密花园处,楚依一个激灵连忙伸手要打开他的手却不想倒让耶律德光得逞,他也嗖的收回手,一手揽着她的脖子将她的小脑袋抬高,一手沾着满满的药膏堂而惶之的包裹住她胸前的柔软,在她不依的大叫前顺便低下头堵住她的嘴。

“唔……”楚依瞪大了眼睛,双眼直直的看着放大的脸和他鼻间缓缓喷出的灼热气息。他的手在她胸前来回摸索,像是在涂药,又像是在**。

直到胸前的一处微微一凉,他才将她放开,看着她比刚才更红的小脸,笑出了声:“似乎你究竟哪里有伤,我比你还清楚!”说着,耶律德光瞟了一眼楚依的胸前,楚依顺着他的眼神看去,却看到那根本没有被鞭子打到的地方,也有一个小小的伤口,就在右胸的边上,似乎……是被咬的。耶律德光的话又快过于暧昧,楚依怔楞了一下,然后双眼瞪向耶律德光。

楚依抓住了耶律德光来不急收回的笑容,泛红的脸顿时冷却了下来,双眼直视着耶律德光的眼睛:“换了种方式?”她问,脸上不再有羞涩,而是一抹让人心疼的承受。

“什么?”她突然迸说这样一句话,让耶律德光有些转不过弯儿。

“你是想换一种方式,想让我跌在你的柔情里,然后再冷却下来让我心神具伤吗?”楚依学着她冷冷的勾起嘴,轻蔑的笑容仿佛是在告诉他,他的算计被她看穿了。她继续不带感情的笑着:“不然怎么想着给我治伤了?”

耶律德光敛起笑,定定的看着怀中的女人半晌,在楚依几乎以为他石化了的时候,他腾的站起身毫不留情的将她甩到地上。

“好一张利嘴!不要以为自己多么聪明,折磨你,本王还不至于用这么下三滥的方法,但若你觉得可以试一下的话,本王奉陪!”耶律德光狠狠的纂着拳头,双目迸射出寒冷的光芒打在楚依未着寸缕的身上。

“不需要!”楚依一样冷笑着:“你换一种方式吧,我不吃你这一套!或者,如果你现在想掐死我,本姑娘也奉陪!”

可恶的女人!耶律德光的指关节被捏的做响,她分明就是在挑战他的底线!

感觉自己如果再在这大账里呆一会儿,他真的会主动杀了她,背对着被自己扔倒在地上的楚依,耶律德光深深的呼吸了几口气,转身大步离开了军账,一眼也未再看她。

他根本就没有想用她所说的那种方式,可是自己那种关心,那种不希望她死的心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他需要好好的想一想,为什么会突然拿着上好的金创药来给她治伤,甚至情不自尽的要逗她要吻她!

章节目录

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纳兰静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纳兰静语并收藏契丹烈爱:霸君小宠(全本)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