撂下这句话后,慕容怀就恶狠狠离开,似乎多留半步都会被云毅给传染上瘟疫似得。

看着远去的慕容怀,云毅的心情颇为复杂,久久不能平复。

他怎么都想不到,自己跟慕容怀这多年的友情,如今居然闹到了如此分崩离析的地步。

更令他无法接受的是,慕容雪很可能就是杀害福妈的凶手!

他曾经立誓要为福妈报仇,如今终于有了眉目,他是绝对不会留情面的!

云毅整理了下情绪,转身迈进自己家别墅。

他刚走进大门,就看到冷月抱着小菲凡站在院子里,脸上没有半点表情,就连眼神都有些飘忽不定。

云毅瞬间知道,冷月一定是听到了刚才慕容怀的话!

他连忙大步走过去,伸手将冷月给搂在怀里,“月儿,你听到了对不对?对不起,这一切都是我的责任,是我没哟照顾好你们。不过你放心,我一定会为福妈讨回公道的!不管是谁,只要他敢伤害你们,我不在乎在y国掀起场腥风血雨的浩劫!”

冷月呆呆抱着小菲凡站在原地,一颗心痛得不能自已。

她之前曾经有过无数次猜测,却怎么都想不到,福妈居然是被慕容雪给害死的!

冷月不是傻瓜,她早就知道慕容雪对云毅的爱恋,以及无法得到那种疯狂。

而福妈分明是受自己牵连,才会成为慕容雪的眼中钉,被她痛下下手!

冷月只要一想到福妈心口上刺着的那把匕首,就觉得自己的心口跟着痛得厉害。

那该是怎样的仇恨,才能令慕容雪变得如此疯狂?!居然不惜对福妈痛下杀手,然后还要嫁祸到云毅的身上?

冷月的肩膀忍不住颤抖起来,眼泪无声滚落,里面写满了哀戚。

“乖,我知道你心里难受,那就哭吧,哭出来会好受很多。”云毅让冷月靠在自己臂弯里,搂着她的肩膀安抚着。

冷月抱紧小菲凡依偎在云毅的怀里,良久才语气哽咽道,“阿毅,是我给你带来麻烦的。都是我不好,如果不是因为我的原因,福妈她……她就不会被残害……都是我不好……都怪我……”

听着冷月无比自责的话语,云毅耐心劝导着她,“傻丫头,你在胡说什么呢?这怎么会是你的错?”

“如果我没有认识你,只乖乖待在崖底,福妈她绝对不会被我连累,死得那么凄惨……”冷月的泪水怎么都止不住,“我们狼人族寿命很长,至少都有两百多年,按理说现在正是福妈颐养天年的时候,可是她却因为我的缘故被人痛下杀手,是我害了她……是我……”

云毅将冷月从自己怀里推开,双手紧紧箍住她肩头,“宝贝,看着我的眼睛,看着我。”

冷月泪眼朦胧抬起头,她的视线早已经因为充盈的泪水变得模糊,不过却仍是看到云毅那坚毅无比的眼神。

“看着我宝贝,看看我对你最真挚的爱恋,我不允许你再说这种自责的胡话。”云毅柔声说着,脸上的表情认真到令人动容不已,“如果不是你的出现,我的人生将是一片潦倒孤寂,我不管你是狼人也好,甚至是白狐也罢,你这辈子都只能是我云毅唯一的妻子!”

“可是福妈……”

冷月还想说些什么,云毅已经飞快打断她的话,“没有可是,福妈的惨死是个意外。宝贝,不管你内心多么善良,你永远都无法阻止来自那些丑陋的恶意!你放心,我一定会为福妈报仇的!让凶手付出血的代价!”

在云毅的安抚下,情绪波动不已的冷月终于缓解了些。

她沮丧地低着头,云毅早已经接过她怀里的小菲凡,左手抱着年幼的小菲凡,右手搂着冷月,缓步回到了客厅。

“来,先坐下歇歇,”云毅搂着冷月坐在沙发上,为她倒了杯暖暖的花茶捧过来,“喝点水吧。”

冷月始终郁郁,冲着云毅轻轻摇头,“我不渴,只想坐在这里静静。”

云毅无声叹了口气,将手里的茶杯放在桌面上。他知道,福妈的死对冷月的打击太重,至今仍令她无法释怀。

“放心吧宝贝,我一定会抓到慕容雪,用她的血来祭奠无辜惨死的福妈!”云毅冷声说着,然后摸出自己的手机给手下下着命令,“立即追踪慕容雪的下落,一旦发现不用上报,直接打昏带回来!”

吩咐完这些后,云毅就坐在冷月身边,静静陪着她。

他知道这会儿冷月心中无比难过,无论他说什么都于事无补,无声的陪伴反而更好些。

客厅内变得静寂无声,小菲凡被保姆领着去早教室玩耍,冷月脸上始终带着哀戚,而始终陪着她的云毅则满是担忧。

他不知道冷月什么时候才能从哀伤中走出来,不过不管多久,他都会坚定地守护在她的身旁。

云氏别墅上空笼罩着惨淡的愁云,而慕容雪依旧在仓皇出逃。

她比谁都清楚,一旦齐宇醒来,绝对会跟自己清算偷偷拐走齐睿的账!

车子一路前行,很快来到y国森林,周围的视野满是苍绿。

“到了,前面的路不好走,只能步行了。”

洛哲停好车下来,帮慕容雪打开车门。

等慕容雪弯腰从车内钻出来,看着眼前茂盛的森林,不由想起自己和洛哲从海边爬上来那时的凄楚。

“呵呵,想不到兜兜转转,我们又回到了这里。”慕容雪惨笑了下,觉得自己这些年真的是吃尽了苦头。

可是即便是这样,她却依旧过得不顺心如意,眉宇间沁满了愁苦。

慕容雪不明白到底自己做错了什么,明明她从出生开始就是含着金汤匙的小公主,握着一把比任何人都要精彩的好牌。

可是到最后,自己却像过街老鼠似得,抱头鼠窜逃亡。

洛哲是个粗线条的直男,根本不知道慕容雪心里那些复杂的心思。

他大步朝森林里走出,边走边好奇问道,“你说那只狼人到底死了没?不要等下我们过去,她突然窜出来,那就糟糕了。”

章节目录

高冷总裁套路深(颜汐落乔陌漓)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颜汐落乔陌漓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颜汐落乔陌漓并收藏高冷总裁套路深(颜汐落乔陌漓)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