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涵没有等到答案,却并不在意,低头吻了吻苏凉的额角。他最近颇为劳累,身上脸上尽是风霜之气,除了眼底那不多得的一丝柔情。这几个月来,他脱下了苏家少爷的衣服,入赘章家,开始培植自己的势力。这个过程艰辛异常,但是他不后悔。从苏凉差点儿死在他面前的那天开始,他突然明白了一直以来他想要的是什么,这次他决不会放手……

至于他的哥哥,也给他上了一课——要守住自己想要的,就要有绝对的实力。

此时的苏涵,周身多了一股摄人的气息。

哥哥啊……

他走的正是他哥曾经走过的路,此时他明白,这是多么绝妙的选择。通往权势的道路是坎坷的,但是只有粗造的石头才能打磨出坚定的心,不是吗?

就像现在,按他的脾气,忍到现在还没挥起拳头揍人,也算得上是成绩了不是?

他问那跪在地上的胖老板:“你给他吃了什么?”

“没,没,没什么……”胖子擦汗:“就是一点助兴的东西。”

“这还叫没什么?呵。”苏涵轻笑一声,却让人感受不到丝毫暖意,反而噤若寒蝉,人人自危:“顾小四,这人你和你哥看着办吧。”他扔下这么一句,就抱着苏凉离开了。

苏凉醒来的时候,并不清楚身在何处。头很疼,身上也疼得厉害。唯一的好处是皮肤不再滚烫……代价是,身上的衣服已经都被人脱了去,只有一条丝锦的单子搭在他的腹部。空气中弥漫着一种很奇怪的味道,像是各种喘息交织空气中,渐浓,有些暧昧。

苏涵在门口站了好久,只是望着呆呆的苏凉,久久,才苦笑了一下,敲了敲门。

“你醒了。”

苏凉觉得脑子有些混乱,胡乱地点了点头。

“还疼吗?”

苏凉又点点头。

“哪里疼?”

“嗯?”苏凉不解。

苏涵搬了把椅子坐到床头:“我问你,都是哪里疼?”

苏凉依旧不太清醒,反应了好半天,才指了指头、半边脸、后背和小腹。

苏涵看着苏凉一路的数下去,目光极冷,他摸了摸苏凉红肿的嘴角:“放心,我会让他们付出代价的。”

苏凉突然说:“我头晕……还恶心,非常恶心。”

苏涵安慰他:“药效还没过,你现在还不能穿衣服,熏香也不能换,忍一忍,再睡会儿吧。”

苏凉愣愣得躺下,苏涵看着他傻呆呆的,头脑混乱的样子笑道:“难得你这么听话,这么乖该多可爱。”

苏凉躺下,却没有睡,他慢慢的反应过来,站在他面前的人,是苏涵。他握起右手,暗自鼓励,然后抬头,一脸迷茫的问:“我一直都很乖……请问,您是谁?”

“……”苏涵如遭雷击,好容易做出来的有涵养的样子,瞬间崩塌:“你,你说什么?”

苏凉一缩脑袋,小心翼翼的问:“您是不是认错了人?”

苏涵神色开始不对起来,他踉跄着跑出门去,大吼着找大夫。这次,他回来的时候阴着脸,后面还跟着两个人——一位是大夫,另一位是顾一篪。

大夫问了苏凉不少问题,最后将原因归结为那次枪杀。

苏涵恼怒得问顾一篪:“顾小四,你不是说一直在照顾他吗?你不是说他的身体没有问题吗?这是怎么回事?”

顾一篪的脸色也极为难看,他凑到苏凉的床边:“苏凉,你还记得我吗?”

苏凉一笑,推了他一把:“说什么呢?你是小篪,我兄弟。”

顾一篪跟着乐呵呵的笑了几声,转头看到苏涵愈发乌黑的脸,赶紧闭嘴,退到了一边。

苏涵拉了张椅子,大咧咧的坐下,盯着苏凉猛瞧:“我不相信。怎么可能会失忆?我知道那次枪杀伤到大脑,可能会导致记忆受损,但是,怎么可能一点儿都不记得了。”

苏凉没说话,只是朝他笑笑,礼貌却疏远。

“你不记得我了?”他问。

苏凉摇头:“不记得,您是?”

苏涵心头一火,拉过顾一篪说:“我是他男人。”

顾一篪一惊,心想老大你抽风不要拉着我。苏凉却没有呆愣,他微笑着祝福道:“奥,恭喜,小篪是个好孩子。”

苏涵不甘心的吼道:“你,没有什么感觉吗?苏涵爱上别人了,你听了没有任何感觉吗!”

苏凉有些不自在,低下头,不做声了。

苏涵心里的火越烧越旺,又苦于无处发泄,他上前一步掐住苏凉的下颚:“好,好,你不记得,你没感觉……那你告诉我,你还记得什么?”

苏凉吃痛,眉头皱得很紧,想要推开他,却又被他钳住了双手。一旁的大夫看不下眼,上前劝说苏涵,说苏凉身体太弱,受不得刺激。顾一篪连忙去拉苏涵,却被苏涵大力的推开。

他吼道:“滚,你们都滚。”

这个人,脾气依旧不好啊。

“……对不起,您不要生气。”苏凉装绵羊,陪小心。

苏涵狠狠地盯着苏凉,盯到苏凉都觉得眼睛疼的时候,他才长叹一口气:“不生气,我不会生你的气。”

“……您是不是认错人了?”

“没有。我怎么也不会错认你。”苏涵脸色发青,故作镇定道:“在学校里过的好吗?”

苏凉说:“好。”

苏涵苦笑:“你好就好……我过得可不怎么好,我离开苏家了。我知道你不记得了,你只要听着就好。”

唉……苏凉在心里叹气。

苏涵沉默了一下,又说:“这都是权宜之计,我还年轻,有想要追求的东西,就想总该试一试。”

苏凉点头:“年轻有梦想,这是最美好的。”

苏涵又没头没脑的冒出一句:“我去了章家,天帝的家族。”

“啊。”苏凉瞪大眼睛:“你好厉害!”

苏涵一笑,看起来轻松了一些,他双手合起,撑在脑后:“厉害什么啊,还是那样。”

苏凉说:“辛苦吗?……你看起来很劳累。”

苏涵说:“其他的并不累,我这个样子是因为他净给我找麻烦。”

苏凉问:“他?谁?”

苏涵撇嘴,反问:“还能是谁?我哥。”

苏凉有些不确定:“你是指?”

苏涵冷哼:“苏爷。”

“……”

苏凉没接话,苏涵反问:“不问我为什么?”

苏凉摇头:“您还有苏爷……这种大人物离我太远,不方便发表评论。”

苏涵道:“什么大人物,笨蛋凉儿,让你不记得了……唉,我们是亲兄弟,喜欢的东西都一样。他比我年长,都让他先抢去了。我和他对着干也是没办法的事儿……”

苏凉长叹一口气:“权力什么的,真的比亲情重要吗?”

苏涵没有回答,过了半晌才说:“你在担心我。”

担心?

苏凉一愣,不再说话了。

苏涵追问道:“凉儿,你真的不记得我了?”

苏凉摇头,却不敢抬头去看他的眼睛。

苏涵笑了:“不记得就不记得,反正你都是一样的关心我。那个……我可以抱抱你吗?”

苏凉愣了,继而猛烈的摇头,和波浪鼓似的。

苏涵有些尴尬得笑笑,掩饰道:“你不记得了,所以不知道我们从来没有这么平静的交谈过。”

苏凉微笑,摇摇头:“对不起,我不记得。”

苏涵说:“凉儿,别怪我,上次的事情……是我莽撞了,还差点儿害你送命……对不起,如果你死了,我一定和你一起死。你别怕,我永远陪着你。”

……

苏凉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苏涵不是个好脾气的人,对待情人亦然,想让他好好地说几句甜言蜜语还不如杀了他,但是刚才……他说……

苏涵又转向别的话题:“孩子还好吗?”

苏凉尴尬,他抚摸着自己小腹:“恩……你知道?”

苏涵打趣:“什么时候他会出来见见我这叔叔?”

苏凉说:“我想请您帮个忙。”

“什么?”苏涵询问道。

苏凉说:“关于我的身体和……我的孩子。既然您都知道了,我希望您帮我保守这个秘密,我还想在善见读书,不想惹不必要的麻烦。”

苏涵眨了下眼睛,亮闪闪的:“你放心,这是我们的秘密。”

“小篪那里……”苏凉继续问。

“我也不会说的。”苏涵保证般的点头:“只是我哥……呵呵,还真惨,你就这么带着他的孩子在外面乱逛,他也不敢来找你,生怕你还生他的气,又跑得无影无踪了。”

“你哥?”

“你的孩子的……另一个父亲。”

苏凉呆了,虽然是装的,但是力求尽善尽美。

苏涵起身,到门口端起一碗羹汤,又走了回来:“来,把这碗羹喝了,给你补身体的。”

苏凉看了他几眼,才接过来,看著那碗浓绸的汤汁,默默得喝了。

这时,房间的门被突然打开。一个看起来面生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苏凉不认识这个人,应该是章家的。

他说:“涵爷,那个人已经发现了,正在赶过来,您看……”

苏凉听不懂那人言下之意,只是看着苏涵有些惊慌得站起来:“怎么会这么快?”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