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凉,这是你画的是吗?”

“是的。”苏凉点点头。

这幅画确实是他画的,那段时间,月光海岸仿佛一下子变成困住他的梦魇,他不知道该如何纾解,便画了一幅又一幅这样的“海”。这一张应该是被洛菁菁选出来,替代那张被踩碎的静物作业交了上来。

一下子,宫教授以及其教授的表情都明亮了起来,就好像他们所有人几代的梦想全在此刻变成了现实。

“哦,上神……”甚至有一位教授喜极而泣。

“知道格物吗,苏凉?”尹校长问。

苏凉摇头。

“盖知物之本末始终,而造能得之地,是格物之义也。”尹校长摇头晃脑得背起了古文:“格物,就是穷究事物的道理。上界,亿万万年以来都在穷究灵力之理,天人之理。只懂得穷究,却不懂得放弃。我们的能力在提升,却忽略了随之而来的紧张、抑郁、恐惧、焦虑、烦闷、暴躁……甚至有些先天灵力不足的天人,会偷偷食用禁药,以期望提高灵力,最后反落到失去神智的地步。能舒缓这些负面情绪,使其重新回到可控制的范围的方法,就叫做御格术。只是……”

说到这里,尹校长稍稍停顿,陷入沉思,又像是陷入到对往事的追忆中去:“只是澹台家族离开之后,懂得御格术的人也消失了。唉,澹台家带走的东西太多了,御格,哦,还有繁衍……”

“能听懂我说的吗?”尹校长问。

“额……”苏凉耸耸肩,歉意的笑笑。其实除了澹台家,其他的他都没有听懂。

尹校长并没有失望,他微笑:“算了,算了,都是多少年前的旧事了……还是来说说你能听懂的事。愿意现在给我们画一幅画吗?”

苏凉问:“海?”

“随便什么。”

苏凉初学画没多久,所谓初生牛犊不怕虎,让画就画了。

他画的依旧是那片海,阳光下,恣意盎然的海。

它的姿态丰富,潇洒有度,如同花开一般繁荣似锦。画面的颜色丰富,色彩富于变化,有蓝、白、黑、淡蓝、蔚蓝、深蓝、金等色,有些还混色在一起。

从画的整体上看,笔法还是很稚嫩,透视感也不强,但是画得非常的舒缓,给意象的空间增加了许多弹性,使观赏者印象更深。画面上,除了大片的海水,还有几朵白云在中间点缀,从各色各样的色彩状况来看,每个观画的人都能感觉到色彩所赋予空间上的生命是多么的灵动和绚丽,光使蓝色闪亮跳跃起来,从“海”的这种别具一格的色彩中产生一种奇思和异想。

而当人的思想穿透这一切背景时,就能感觉到画面后透出的亮光,就像是一种暗示,天人的灵力会不由自主的去接触它,享受它带来的温暖舒缓的感受,整个身体会在瞬间放松下来,眼前蒙起淡淡的绿色薄雾。

看过这幅画后,宫教授一把拉住苏凉,双手颤巍巍的:“是他,就是他……只要看到这画,灵力就会不受控制的延伸,想要去接触,想要让那种温暖的感觉再次出现。”

“孩子,你姓什么?”

“苏。”

苏凉,当然姓苏……

“哦,哦,看我老糊涂了。还以为你和……当然,这没有可能。”

尹校长并未如此失态,他从银便眼镜上方严肃地瞅着苏凉:“苏凉,我希望你明白,你有其他人所没有的天分,而你的天分在今天救了善见医所中的一名重症病患的性命——他灵力失控,差点自毁——你需要更加努力,发掘你的这种天分,不然我可是你知道你在课堂上殴打同学,要惩罚你……”

威胁!

这是红果果的威胁!

可是……

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苏凉也不得不屈从于这种威胁。

果然,尹校长见苏凉答应,立刻又绽开笑容:“孩子,你是个天才,你的家人会为你骄傲的。”

家人?

应该不会,因为他没有家人。

这天晚饭时间,苏凉对顾一篪讲了再校长办公室发生的事情。顾一篪惊讶得几乎把舌头咬掉:“你说你治愈了一名重症病患?”

苏凉往嘴里填着牛肉:“不是治愈,是缓解。”

顾一篪愣在原地,几乎忘了他手里肉卷的酱汁正向他裤子上滴落:“御格术……额,我是说治疗术,应该几百年都没有人能做到了吧。”

“不,是几千年。”苏凉打趣道。

顾一篪太诧异,太震惊,以至于他只是呆呆地坐在那里。过了大概五六分钟,裤子上的酱汁差不多都凝结了,他突然霍得站起来:“我想起来我哥和我约在七点见面,等我回来再谈。”

……这家伙,今天确实不太对劲。

根据墨菲定理,如果你预感一件事情会糟糕,那么绝对会出事。

这天,苏凉等到凌晨,却一直没有等到顾一篪回来。他砸开魏五宿舍的门,盘问他顾一篪的去向。魏五一直哼哼唧唧得不愿配合,这也难怪,他被苏凉揍得那一拳可不轻,下巴还是一片青紫。

最后,他迫于压力,还是说出了顾一篪的去处。

一间夜店。

善见不比帝都。

帝都古朴,帝都民众向来以血统最古老最纯正自居,喜欢效法古人;善见远离政治中心,喜欢追求新鲜、刺激,生活方式自然也潮得很。

就像夜店这种东西,帝都是没有的,所以……苏凉从来没有去过夜店……

他在门口晃了好久,最后以去找人为由,尴尬得遛了进来。里面形形色色的人穿梭而过,有男有女,全然是个声色犬马的场所。

至于,顾一篪在哪儿……

“这位先生,我能为您做什么?”一个服务生走过来问。

“请问,你有见过一位顾先生吗?”

“顾先生?您指的是哪位顾先生?”

“顾一篪。”

服务生想了想,摇摇头,不知:“还有其他事情我能帮的上忙吗?”

苏凉摆了摆手,从口袋里掏出银币给他,他职业地笑了笑,离开。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