决斗,是善见的古老传统之一。

古老到什么程度呢?和“指点江山”、“激扬文字”是一类的……

不过,这并不是说善见的学生们血腥残忍,好斗狠,恰恰相反,在这里“决斗”是一项文明有爱的体育运动。当然,它也是一项用来划分出学生“三六九”等的比赛,这一点,大家心照不宣。

……谁灵力强谁说的算……

这不仅是善见的规矩,也是整个上界的规矩。

之前,苏凉对这一切并不了解,他还是在学院大厅的布告栏上看到了详细的介绍,以及新一届“决斗场”的举办时间、地点和入围名单。

学生们围着布告栏,读着一行行刚刚被写上去,还透着新鲜墨色的名字,兴奋地讨论着。

其中一个男生看到了苏凉,便走过来跟他打招呼。苏凉想了半天才想起这人的名字:“许……”

“我叫许岩。”那人友好得伸出手。

苏凉礼貌地与他相握:“我是苏凉。”

许岩说:“新一届的决斗场就要开始了,你收到邀请了是吗?”

苏凉点头:“下月初。”

许岩问:“有信心?”

苏凉笑道:“不过是去看看。”

许岩奇怪的看了他一眼:“只要收到邀请,就决不能只是看看。加油吧,好在最近几届的决斗场都没过什么重大伤亡事件,别担心。”

这是什么意思?

许岩不说苏凉还不担心,可他这样一说,苏凉突然忐忑起来。他还想细问怎么个没有重大伤亡法?难道还有可能有重大伤亡吗?

正巧,洛菁菁急匆匆地跑了过来:“许学长、苏凉你们都在呢,苏凉,校长找你。”

苏凉的心突然往下一沉,果然,现世报来得总是比想象中要快。上节课刚刚和魏五动手,下课就被传唤,只是不知道仅仅只是校长训话呢,还是……有人得到了什么消息……

苏凉尽可能麻利地收拾好东西,匆匆赶向校长办公室。他前脚刚刚迈出艺术学院的教学楼,顾一篪正从外面进来,依旧懒懒散散的,似乎又喝了不少酒,只是神情有些不好。

“你好,苏凉。”他说:“听说你拿到了决斗场的邀请函,真是恭喜,一年级能拿到邀请函的人少之又少,看来你果然是个深藏不露的家伙。”

苏凉勉强笑了一下:“我根本不知道是怎么回事。”

顾一篪拍拍他肩膀:“兄弟,别谦虚了,很显然你是被选中的。”

苏凉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这邀请函是魏五送来的。当时,我们还打了一架,现在我正要为这事去校长室一趟。”

顾一篪脸上的笑容渐渐隐去:“你们俩打架了?还让校长知道了?”

苏凉耸肩,不愿多说,问道:“你这是要去哪儿?”

顾一篪撇撇嘴,脸色持续苍白:“我哥找我,在学院办公室。”

苏凉说:“那你去吧,我也要走了,总不能让校长大人久等不是?”他看着顾一篪离去,觉的好像一提到他哥就有些情绪不对。之后,他径直走向主楼楼顶的校长办公室。在门口,他听到屋里有人在大声的交谈,谈论的内容不时得传出来,落入他的耳朵。

“我在善见做了这么多年的校长,从来没有……”

“是啊,怎么可能,怎么可能——他还那么年轻……”

“不,这是天赋,就不能埋没!”

“可是苏爷说——”

“别说了,几位先生,我们的客人来了。好了,苏凉,请进来吧。”

偷听被人抓包,总不是见值得得意的事情,苏凉有些讪讪得,机械地打开门,走了进去。

他环顾四周,屋里有四个人,三位中年男士,一名老者,他们脸上都露出了奇怪的神情,好像……好像苏凉是一只值得解剖研究的稀有生物……

冷汗。

苏凉知道他这次犯得错有点重,课堂上打架,但是,这种错误应该还没有眼中到要被开除的地步吧。而且,他是被人侮辱在先,反击在后,就算要开除也不该开除他,应该先开除魏五那家伙。

苏凉清了清嗓子,他想说几句话为自己辩护,但是屋内的气压太过诡异,他的嗓子似乎出了毛病,讲不出话来。

“下午好,苏凉。”那位老者率先打破沉默,他大步流星的向苏凉走来:“我是善见学院的校长,鄙姓尹。”

苏凉握着校长的手,尽可能显得善良可爱,就差抱着人家腿痛哭了:千万不要开除我啊……

他说:“您好,尹校长,您老大名如雷贯耳,今日得见是学生的无上荣幸。”

尹校长笑道:“呵呵,怕是在学校里看我的各种肖像看得烦了,想不记住我的名字都不行,别在心里骂我吧?”

……

这校长还真直接,汗。

苏凉赶紧摇头:“怎么可能呢?你真喜欢开玩笑。”

尹校长牵着他的手来到两位老师身边,一一介绍了,这三位中年男子都是学院的教授。

最后,尹校长说:“好了,几位先生,这就是我和你们提到过的,苏凉。”

宫教授上下打量着苏凉,表情困惑:“校长,当真是他吗?”

“绝对当真。”尹校长干脆地说,“这孩子是个天才。我活了几千年了,从来没见过这样的事情。苏凉,你学绘画学了多久?”

“从开学算起……差不多三个月。”

“之前没有学过?”

“没有。”

“那么,你之前学过御格术吗?”

御格术?

这是什么东东?

尹校长看到苏凉困惑的表情,便善意的解释道:“类似舒缓神经,安抚情绪,解除焦虑。”

“没有。”苏凉确定的说,他一直在尽职尽责的回答问题,虽然,他一点儿也不明白让他回答这些有什么用处。

不过,照现在的情形看来,他似乎没有被重罚的危险。

“宫教授。”尹校长说,“我想我可以确定就是他,善见艺术学院一年级的新生,画出了这幅,即使帝都最有名的画家都无法画出的画。”他边说着边指向挂在墙上的那幅——海。

是的,海。

有各种各样的蓝色构成的海。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