窝在草丛里的苏涵看得热血沸腾,那时的他也不是苏家第二顺位继承人,更不是什么涵爷,一颗不受待见的童心里装的都是对他大哥的崇敬,对将来能够奔驰于猎场的期待。

在苏凉记忆里,苏纵和苏涵的第一次对峙就发生在那年的围猎场上。

他记得,起因源于一头野鹿。

那是一头姜黄色的鹿,美丽的皮毛在灌木丛中熠熠生辉,苏涵边小心翼翼得靠近边和苏凉商量,怎么才能顺利得手,而不伤它性命。

就在这时,身后传来纵缰而来的马蹄声,两人心下紧张,一齐回头看,却发现是苏纵。

苏涵长舒一口气,向苏纵撒娇说,他只是来看看,还有……想要这头鹿。

苏纵摇头。

苏涵撒泼打滚,苏纵依旧摇头。

过了一会儿,林子里又传来阵阵杂乱的马蹄声。苏涵再次向苏纵请求时,苏纵已经举起了弓箭。

苏凉一心记挂着苏涵,一看苏纵举箭,便低声喊了声:“小心。”伸手拽着苏涵的衣领,将他拉入草丛。与此同时,一支带着白色翎羽的箭恰好掠过他们俩刚刚所处的位置,射入野鹿的脖颈。

这个瞬间令苏凉和苏涵惊出一身冷汗。

“好箭法,这次又是你赢。”有陌生人笑着说,接着有其他人附和道喜,而苏纵只是沉默着。

后来,他们俩孩子一直窝在草丛里,直到狩猎结束,所有的人都离开之后,苏涵才走出来。地上早已没有鹿,只有一支箭,带着白色的翎羽,箭身有着干涸的血迹。

苏涵走到那支弓箭旁边,跪了下来,呜呜得哭泣。

那天,苏凉似乎听见秋风在耳边哀鸣,山谷里的荒草被马蹄屡次践踏后,发出凄惨的断裂之音。

后来,苏凉明白了原来那头鹿是当天狩猎的竞赛目标,苏纵要想赢得此次围猎,就不得不抢在其他人之前杀掉它。

再后来,苏纵把那头鹿送给了苏涵,苏涵却只是让下人处理了,一眼也没有去瞧。好在这件事并没有影响到他们俩的感情,至少在苏凉看来,还是一副兄友弟恭的样子,直到现在……

几百年之后,这俩兄弟再起争执,其激烈程度比当年更甚,只是这一次,又会是怎样的结局呢?

……

“苏凉同学,你的作业交了么?”突然,有人打断了苏凉的回忆。他抬头看向来人,见洛菁菁捧着一叠画作,站在他面前。洛菁菁是班里学习委员,留着一头黑色直发,笑容甜美,成绩更是特别好。

苏凉对她印象很好,冲她微微一笑道:“还没,麻烦等我一下,好吗?”

洛菁菁脸色微红,摆了摆手示意不麻烦,没有说话。

苏凉在他那一大叠的习作中翻找着,最近他画得大多是海,那架势和“鬼上身”似的,越过一份份“各种时段、光影不同”的海,终于找到了那一副静物,抽出来,交到菁菁手里。

洛菁菁笑说:“苏凉,你果然很有天分,全班就属你进步最快。”苏凉笑笑,难得被人夸,心情微好。

洛菁菁抱着作业要走,没走出多远,突然有人撞了上来,她手中的画都被撒到地上。她急急说了几声对不起,弯下身去把散落的纸张捡起来。苏凉正想帮忙,突然,有一只脚踩在了纸上。

苏凉皱眉,抬头,来人竟是魏五。

他身旁的一群狗腿子叫骂道——

“姓苏的,你还真是个贱人,勾引了顾哥,还来勾搭这小姑娘。”

“妈的,看他那男不男女不女的样子。啐,看着就恶心。”

“五哥,需不需要兄弟们替你修理他一顿。”

……

魏五邪笑着摆摆手:“修理他?别脏了兄弟们的手,反正他已经惹了不该惹的人,死是早晚的事儿,用不着浪费咱兄弟的时间。”

惹了不该惹的人?

连苏凉都听不懂他指的是什么,魏五的狗子们更是不懂。他们面面相觑,对着苏凉比了几个下流的动作,很不甘心地走远。狗腿子们走远了,魏五却没走,苏凉无视他,蹲下帮洛菁菁收拾了散落的作业。

洛菁菁被魏五一行人吓得连说话都带着哭腔:“苏凉,怎么办,你的作业被踩碎了。”

苏凉安慰道:“没关系,又不是你的错。我那里还有不少习作,你再拿出一张来做作业交上就行。”

魏五让洛菁菁滚开,然后堵在苏凉跟边,扬手把一个信封甩在苏凉脸上。

苏凉有些怒了,真是老虎不发威当我是狮子狗!他拿起信封,借着向后闪身的工夫,利落地撕了个粉碎。他耸耸肩,扬了扬手,纸屑轻舞飞扬……

魏五气得脸都绿了,他挽了挽袖子,就往苏凉这里扑,与此同时,苏凉也开始行动,他“腾腾腾”几步跃上课桌,想要绕到魏五身后去袭击。

笑话,他打不过苏涵那小子是实力差距,总不会到了善见这种穷乡僻壤还被这些小混混欺负?!

苏凉这种想法本没有错,只是他算漏了一点……

他有了孩子……

自从有了孩子,苏凉的行动能力比照以往,不止迟缓了一点儿。他还没到魏五身边,就被人从身后狠狠得踢了一脚,整个人往前边栽去,还没来得及扑到了地上,领子又让人给抓了过去,二话不说,就是一拳。

“碰”的一声,他整个人撞到了一边的课桌上,桌子椅子连同桌上的课本“哗啦啦”地掉了下来,砸在身上,挺疼。

苏凉有些发懵,嘴里尝到了一点儿腥味。他还没缓过气来,魏五那小子又冲过来想抓他领子。

苏凉眯起眼,那眼神看起来挺狠,他抓住桌腿,借力是身体擦着地面一转,正好踹在魏五的小腿上。魏五重心不稳,一个趔趄。苏凉瞅准时机,用力一扯,将其带倒在地,翻身把他压住,狠狠往他下巴捶了一拳。

谁知那家伙竟然咬到了舌头,一口鲜血。

这一切发生在转瞬之间,一班人都愣在原地,丝毫没反应过来。恰好,老师推门进来上课,一看这人仰马翻的混乱劲儿便吼道:“你们俩在干什么?”

魏五推了苏凉一把,站起来,慢慢吐出口中的血腥,说:“老规矩,这玩意儿可不能撕。”说着,他又拿出一份信封,扔在地上:“只是没想到,你这小白脸还有点爷们样儿。”

苏凉忒鄙夷的白了他一眼。

小白脸?他?

……这丫眼睛没瞎吧。

他坐起来,整了整衣服,将那份魏五锲而不舍要给他的信封打开来,只见上书四个烫金大字“决斗邀请”。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