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大的落地窗内,明净的阳光洒满房间。

苏凉仿佛做了一个亘古久远的梦,梦醒,他便睁开了眼睛。

在那次之后,他已经很久没有晕倒了。

他看向四周,这是他的寝室,屋里没有其他人。苏凉第一反应便是摸向小腹,浑圆浑圆的,生产的日子应该是近了……这段时间得以瞒骗过众人,都是依靠于障眼法术相助。只是再过一段时间,障眼法也蒙混不下去了,他该早些为孩子做些打算。

苏凉慢慢撑起身子,后脑勺有些钝痛,痛感顺着背脊绵延下来,麻麻的。他最后的记忆停顿在月光海岸岩洞的入口,后来发生了什么……完全,不记得。

“你醒了。”顾一篪推着早餐车进来,上面各种吃食摆得林林总总,都不是苏凉常见的餐点,而是样式颇为精致的小糕点。尝了一小口,嗯,味道不错,都是他爱吃的。

“小篪,谢谢。”苏凉问:“这些都是学校小吃店买来的?”

“额……”顾一篪一顿,打哈哈道:“当然,当然,只是费了些时间。”

“费时间?”

“唉,你别老是问我,我还想问你呢。你怎么动不动就会晕……我把你抱回来,别人还以为我怎么着你了似的。”顾一篪白了苏凉一眼,大咧咧地坐下,拿筷子拿碟吃早餐。

尝了一口,还真……好吃。

这种东西若是在学校里能随意买到的平常食物,他就把舌头也吞下去。也只有苏凉这种小白才能吃不出来。

食物再好吃,也抵不过苏凉胃口不好。他吃得不多,挑了两样看起来不错的点心吃了,便放下筷子。顾一篪却不客气,下筷咀嚼丝毫不含糊,一阵风卷残云过,大碟子小碗全空了。简而言之,就和那街头大排档里吃饭的人一个架势。

苏凉愣了,他……饿了吗?

在苏府,他就是一个礼仪狗屁不通的粗人,可到顾一篪这儿一比,他也至少能算的上“优雅”。

顾一篪吃完,又不知从哪儿整出一瓶酒。他也不和苏凉客气客气,就大手抓起,仰头一饮,去了大半瓶……

苏凉去按他的手:“这是烈酒,你大早晨的喝什么?”

顾一篪无所谓的耸耸肩:“点心什么的都只是打打牙祭,这才是正餐,不让我喝酒,我就饿死了。”

一天三顿的喝烈酒……怪不得这家伙整天睡觉呢。

顾一篪找来一杯子,倒了一杯递给苏凉,酒液辛辣无匹的气味呛得苏凉直咳,忙推开了。

“你不喝?”

这不废话吗?谁会喝一杯纯酒精?

“不喝。”

“那你吃饱了?”

“嗯,谢谢。”

“那我可推走了,你多休息。”顾一篪推着早餐车往外走,走到门口的时候忽然想起了什么:“对了,有人找你好几次了,你该去教务一趟。”

苏凉正在喝水,差点没被水呛死:“你说什么,谁找我?”

顾一篪说:“学校老师说的,好像是帝都的人。”

帝都的人……

苏凉一身冷汗。

“那我,我昨天晕……晕,晕倒的事情我,老师知道吗?”

不知为何,一想到苏纵,苏凉就舌头打结。

顾一篪皱了皱眉,不知道苏凉为何如此反常:“不知道吧,反正我没说,他们也就当你身体不舒服,”

苏凉无暇多想,推开被子,翻身下床,随手扯了件外套套上就往外面跑。顾一篪愕然,在后面喊道:“你着什么急啊?”

“嘀嗒—嘀嗒嗒—”

苏凉看着传音盆中萦绕着的水雾发愣,不知道找他的人是谁。按说,那件事之后,知道他在哪里的人只剩下一个。

不是苏纵,也不是苏涵。

不是任何曾经和他有交集的人。

是,檀伯。

上界,比较普遍的远距离通话方式是聚灵力为镜,千里传音,声音影响同步,就和人间的视频通话一样。

传音盆这种东西,属于新产品,开发给像苏凉这种灵力低的特殊人群,奥,这也算工科的一项发明。只不过,既然要借物——盆,自然携带起来不方便,使用并不普遍,接通也麻烦些。比照在人间,大概属于家庭座机一类。

“您好,苏府。”正出神,传音盆已经接通,说话的正是檀伯。

苏凉不由得松了一口气道:“您好,是我,苏凉。”

“凉少爷。”檀伯的声音和他的人一样,古板,硬邦邦的:“您最近一切还顺利吗?”

苏凉微笑:“多谢惦念,我很好。”

檀伯问:“有没有什么需要帮忙的?”

苏凉说:“没有,谢谢您。”

檀伯说:“那好,您忙吧,下周我们再联系。”

苏凉告别道:“好的,谢谢。”

还好,这只是一通例行通话。

当苏凉正准备挂断的时候,却听檀伯突然说:“……凉少爷,您最近真的没有遇到什么奇怪的事?”

奇怪的事情?

“您指什么?”

檀伯叹气道:“您还记得我救您时,和您说过的话吗?”

苏凉一愣,当然记得。

当时,吕然没有射穿他的脑袋,因为在那千钧一发的时刻,时空阵被催发,子弹与他的太阳穴将将错开,射入了他的肩膀,他浑身是血的被传送到了上界,当时前来营救他的正是檀伯。

檀伯是苏府的管家,是苏纵信任的人,但是那一天,檀伯却私自放走了他。

是檀伯,给了他自由。

分别的时候,檀伯对他说:“凉少爷,别说檀某多嘴,不管您想要去哪儿,怎么躲藏,苏爷都会找到您的。只有他不想去寻找,没有他寻找不到的。请您好自为之。”

这番话此时想起,如在耳畔,无法让人不心惊。

苏凉抬头望向此时的檀伯,突然觉得这位老人更显颓唐。檀伯叹了口气说:“时至今日,您还觉得苏爷他不知道您在哪儿吗?他不动声色,不代表他不知情。”

苏凉愣了。还没等他有什么反应,檀伯的影像突然晃动了一下,

只听得那边有人说:“檀伯,你在和谁说话。”

一句话的功夫,那人已经来到眼前。

……

苏凉看不到自己的模样,但是他知道,在这一刻,他的眼睛一定瞪得甑圆。他全部的紧张和迟疑,都只能源于一个人,也只有那一个人,苏纵。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