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你和苏家?”

苏凉笑道:“您觉得我和苏家可能有关系吗?”

呼——。

苏凉明显感到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

特别是许学长,他挑高眉毛,昂起下巴,恶狠狠道:“新来的,以后说话要小心点,小心怎么死的都不知道。”

这话已经说得很客气了,特别是和后面的话比起来。

“喂,新来的。”苏凉正在找位置坐下,不小心让人推了一把,一个重心不稳,撞在了桌子上。说话的是魏某人,他凑到苏凉眼前,鄙夷的眼神很容易让人联想起苏涵,只可惜苏涵那是天生贵族俾倪众生的眼神,这位仁兄气质架势明显还差得远。

“看起来还挺漂亮的,怎么样,考虑一下跟我——”这位仁兄话不干净,一开口更是带着一股烟味儿,苏凉怀着孩子,受不得烟味儿,脸上不免带上了厌恶的神情。

他推开那人,坐下,连头也不抬道:“不。”

兴许是苏凉表现得太嚣张,那人可能也没有想到会受到这种冷遇,火不打一处来,抬手就往苏凉脸上掴了一掌。

“死贱货,给你脸不要脸,在你魏爷面前装什么清纯。妈的,再问你一遍,跟我,嗯?”他掐住苏凉的下颚,强迫他抬起头。一边看热闹的人渐渐多起来,不时的指指点点,跟着起哄。

苏凉想都没想就挤了一句:“我说过,不。”

那少年脸色微变,手上一用力就想把他拉起来,拖出去。说真的,苏凉逞一时口舌之快后就有些担心了,他如今无权无势,还带着孩子,真对上一群无赖可怎么办……

正当这时,一声“喂”制止了即将要加诸在苏凉身上的暴力,那个魏老兄一愣,果真停下动作来。

苏凉大难不死,特感激得看向声音的主人。

在教室的最后一排,窗边,有个拿书掩面,看起来像在打盹的学生。他扔掉书,站起来,立刻就有狗腿的上前帮他捡书。他的头发略长,五官生得还算不错,只可惜耳朵上套了些乱七八糟的,看起来有些骇人。

“顾哥,吵着您休息了,您……您有何吩咐?”魏老兄讪讪得给他让出一条道,他有些懒洋洋地瞥了苏凉一眼,突然说了一句:“新生?”

苏凉一时还反应不过来,愣了一会儿,才说:“嗯。”

这名被尊称为“顾哥”的人,一双眼睛紧紧得盯着苏凉,一直盯到苏凉脊背发寒,不知道是不是被他看出什么来的时候,他突然勾起苏凉的下颚:“长得还行,魏子,你眼光不错。”

这种姿势,苏凉很不习惯;这种眼神,苏凉看着更是如鲠在喉。他不自然得别开头,耳根爬上了红晕。

顾哥“啧啧”了几声,笑道:“长得是不错,可惜脸上被人打了一耳光。魏子,你打的?”

姓魏的小子大概感觉有些不对劲,可是大哥问话又不能不答,哼哼唧唧得刚说出一个“嗯”字,只见那顾哥霍地操起拳头,二话不说就往那他脸上挥去,他整个人被打飞,跌在地上痛苦地打滚。

苏凉愕然,众人噤声。

那人却未觉丝毫不妥,他笑嘻嘻地对苏凉说:“苏凉,你好好上课,下课我找你。”

苏凉更惊讶了,差点儿没把舌头吞下去,看着那人离开的背影,苏凉突然觉得有点熟悉,可是又想不起来在哪儿见过……

恰好,老师进来了,开始上课。苏凉打开课本,也把这种奇怪的感觉放到一边,暂不理睬。

课后,他抱着零零落落落的画纸回寝室休息。其实,教室离寝室并不远,只是中间架着围栏,只有从最中间的铁艺大门通过。说起来,苏家人都是硬骨头,长在苏家的苏凉骨子里都存有这么一点叛逆的因子。他看着那不算高的围栏,在心里叹气,如果不是因为孩子,他会选择从这里翻过去。

正这么想着,只见一个黑影“腾腾”几步攀上,飞身一跃便从围栏的那一边跳到这一边。几分钟的功夫,就走到了苏凉眼前。

苏凉一愣,往后退了一步,画纸却散了。

有一张恰好落在那人脚下,只是一张静物描摹的笔稿,笔触有些凌乱,只能大概看得出个轮廓。

那人捡起来,看了看,说:“画得不错。”

“……”

“喂,别走啊。”他加快两步,拉住苏凉:“我叫顾一篪,你可以叫我顾哥,老顾……随你。”

苏凉点点头:“小篪。”

顾一篪额角的青筋一颤:“我知道你。”

苏凉心里一个咯噔,还没做出什么反应,那边姓顾的就哈哈大笑起来,感觉上像找回了场子:“上午你说过你叫苏凉嘛。”

苏凉撇撇嘴,不合小孩儿一般见识。

他朝苏凉招了招手:“来,我带你去个地方。”

苏凉蹙眉,没有动。

顾一篪一把抢过他怀里的画纸:“来啊,又不会害你。画画是需要灵感的,跟我来。”

坦白说,顾一篪的嗓音圆润动听,长相也是极斯文的,除了一身花花绿绿的艺术家打扮,其他还是挺入苏凉的眼。他的眼神看起来有些朦胧,像永远睡不醒似的,随意一招手的动作也透着慵懒,像一只有血统的猫。

苏凉觉得自己过于小题大做,最近被人用几近赤裸的眼神打量怕了,看谁都有点“井绳”的味道,也许人家只是想发展同学间单纯的友谊罢了。这样一想,便从容地跟了上去。

月光海岸。

苏凉知道这里和“五月节”、“考试花语”一起被称为善见学院的三景,只是不知为何,没有前两者那么有名。

午后没有月光,只有肆无忌惮的灿烂阳光,寂静的幽蓝色的海水,缓缓地亲吻着岸边,海岸犹如一条巨大的鱼尾,蜿蜒着,撒发着犹如流星一般的蓝色光芒。即使不是夜晚,这里的景色也可称之为完美。

顾一篪带他坐在一块礁石上,往学院的方向回看。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