阳春,善见学院。

艺术学院开学第一天。

苏凉站在阳光下,拿着林林总总的入学表,忆起很久之前的一件事。

很久很久以前,苏纵曾经问过他,想深造什么专业?

当时,这个问题着实难倒了苏凉。

在上界,任何专业都和个人的灵力值或者说灵力潜力值有关,一般的学院入学都设有灵力测试。这倒不是歧视,而是如果灵力达不到要求,学了也是白学。

苏凉是个“半种”,他的灵力本就少得可怜,此时又怀着孩子,更是无限趋近于零。让他选专业,不如说是专业选他。更何况,他要去的是善见学院,上界门槛最高的专业学府。恐怕……真没什么专业是他能上得了的。

“我学什么专业能帮得上你?”苏凉想不出答案,干脆把问题抛回去。

“帮我?”苏纵惊讶道。

“嗯,为了谢谢你,虽然我也知道我能做的不多。”苏凉挠头,有些不好意思。

苏纵笑了,他抚平苏凉毛躁的乱发,下意识得要说些什么,但是话刚到嘴边,他又犹豫了。他看着苏凉诚挚的眼神,想了想说:“那就学艺术吧,那是我像你这么大时的梦想,可惜没有实现,你就当帮我完成心愿。”

艺术?

苏凉没想过苏纵会这么说,他拧紧眉毛,一脸吃瘪相。他本以为苏纵会希望他去学学律法什么的——这种专业灵力不需太多,只要头脑够用即可,而且律法这种东西以后大概能派的上用场,听起来也佩得上苏家的身份。但是,艺术……

苏凉小时候学过琴,也学过画,这都是世家公子的必修课,他可从来没想过把它当成自己的专业。此时,让苏纵一提,他又郑重得考虑起学这个专业的可能性。几天后,苏凉说他决定去学艺术时,苏纵正在一堆苏凉看不懂的资料里忙得昏天黑地。他听完便笑着说,好啊,等你学成以后,我就更离不开你了。

……

是啊,当时天真的自己想的是帮他,想的是回报。当时的他想的又是什么呢?

苏凉直至现在也不知道,不过也不想知道了。

他长呼一口气,提了提精神,迈入艺术学院的大厅。

从今天起,没有苏家的倒霉半种,没有苏涵的走狗,没有苏爷的同居人,更没有上界几百年来唯一能繁衍生息的孕育者。

有的只是苏凉,一个普普通通的学生。

——*——

善见城是由三个分开的岛屿组成,岛与岛间有水路和陆路两种交通工具,善见学院就坐落在中间的那座小岛上。

说是学院吧,和帝都学院完全不像。它没有硕大的宫殿,没有华丽的庭院,甚至连个外墙都没有。只是以海为界,依着岸边,错落有致得建起数座白色的圆顶建筑,还引入海水,环成一个又一个水池,水汽弥漫成雾,蒙蒙胧胧的。总之,看起来一片宁静祥和。

当然,这种祥和只是看起来罢了,内里,勾心斗角样样不缺。话说善见学院,若论世家大族子弟的人数自然比不过帝都学院,除此,没有一样会比帝都学院差的。特别是学术类研究,这里没有能力低的。灵力若高,自然好办,军事、医学、甚至造物随便选,灵力若低:一者可学借物,主攻工科,走技术流;二者可学文论,主攻律法政治,可作谋士;三者可学艺术文学,走风雅路线,算是建设精神文明。

所以说,这里可以有灵力低的,不能有能力低的。这对苏凉来说,是个好消息。

不过,这里和帝都学院还是有一点相同,都是所谓的世家贵族学院。能进来的学生非富即贵,最差也是和“富贵”能沾上亲带上故的。

所以,在善见学院里,你要不就能力高强,要不就是世家子弟,至少和那“一三五七”几个数字沾边……否则,铁定混不开,绝对是被人压的命……

苏凉一进教室门,就听几个公子哥在那里胡侃——

“前几天,我爸带我去参加天帝嫁女的大婚仪式,章家上任老总管还夸我有出息。”

“章家?章家天帝的位子还能坐几年?谁不知道上界早晚是苏家的,我母亲的表姐的儿子的干爹给苏家作幕僚,还说等我一毕业就帮我在苏家谋一位置。”

“苏家?哈,谁不知道苏家涵爷刚刚入赘章家,改了姓,这不是明显的示好是什么?”

“胡说!苏家一位少爷能代表得了什么?”

BLABLABLA…………

苏凉无力得揉揉耳朵,仿佛里面有两只苍蝇在打架一样,吵得心烦。不过,等等……

苏家涵爷刚刚入赘章家。

苏涵?!

怎么可能……

周围的同学还在喋喋不休的讨论着。

“许学长将来要做苏家的幕僚,真是太帅了!”

“我要嫁给许学长……上神啊,求您保佑我能看苏爷一眼吧。”

“……”

好吧,苏涵入赘章家的事情太过突然也太过混乱,一时间,苏凉有些不可置信。

当然,最令人不可置信的是,苏凉就这么自然而然地把心里话给说出来了。

“……怎么会发生这种事,苏纵也不制止吗?”

他说的不是苏爷,而是苏纵。

教室里,瞬时寂静无声。

所有人都对他投以奇妙的目光,说是尊敬……不是;说是敌意……也不是,总归就是一个莫名其妙。

姓许的那人率先打破沉默:“新来的,你刚刚说什么?苏什么?”

请注意,他说的是见过而不是认识。

苏凉在心里打了自己一个大嘴巴,脸上还是淡淡的:“苏纵。”

周围人的目光又凝重了几分:“你……认识苏爷?”

“不认识。”苏凉实话实说,周围人的脸色有些松动。

“那你怎么敢叫苏爷的名字?”

苏凉认真的说:“同名同姓而已。”

上界,并不避讳同名同姓。

魏学长不由得嗤笑:“姓许的,你还真是……听到姓苏就吓破胆了。”许学长还不放心的问了句:“你叫什么?”

“苏凉。”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