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凉被他抓着,也踉跄了一下,幸好没有摔倒,吕然扶住了他。

苏纵低头对苏涵说:“没有人可以这样对我说话,即使你是我的弟弟也不可以。好了,和小凉告别吧,我不会再给你机会让你抢他,你们也不会有机会再见了。”

苏涵的嘴中有血沫子,他仰着头,眯起眼睛道:“是吗?就算我不抢,他也不愿意和你在一起,他根本不爱你,他爱的是我。他怀了您的孩子怎么样,他和您上过床又能怎么样,他不是一样的爱我?”

……

苏纵被激怒了,或者说他一直压抑的怒气终是掩饰不住,爆发出来。苏凉看着他牵动嘴角,露出的却不是微笑,而是冷笑。

“那么你呢?他是爱你,可你爱他吗?你以为这样,他还能爱你多久?”

苏涵露出不屑的神情:“哥,您别问我这个连您自己也回答不出的问题。您费尽心思,难道是因为爱他吗?”

……

苏凉又觉得疼了,好疼。

但是,是哪里疼呢?

他抬了抬手,发现手握得太紧,指甲已经划破了手掌。他按了按那道伤口,并没有多少疼痛感。

是心里,酸楚的隐痛。他们为什么还在说,为什么不闭嘴,为什么……不放过他。

疼得受不了,他又握紧了那只受伤的手。

苏纵冷哼:“牙尖嘴利。我和小凉之间的事,轮不到你过问。”

苏纵一直在对苏涵说着什么,身边一众护卫更是不放心得盯着苏涵。没有人注意苏凉这边,更没有人注意苏凉身后的人……

等到注意的时候,已经晚了,苏涵趴在地上,脸色大骇:“吕然,你做什么?快放开他!”

“不!”吕然本来是扶住苏凉的,现在的姿势差不了太多,却是明显得劫持。他一只手颤抖得勒着苏凉的脖子,一只手抵在他背后:“苏爷,让我们走!否则,我杀了他。”

“混蛋!”苏涵支起身子,咒骂了一句,吐了口血。虽说苏纵只是伤了他的腿,但是他用灵力布下的“时空阵”被硬生生得压回,灵力反噬,伤到了内里。

苏纵的脸上看不出情绪,但是眸色深沉,眯着眼睛看着吕然,没有动。

“吕然,你疯了吗?”苏涵说。

吕然凄声说:“涵爷,您还记得我禀报过的吗?您为了他,哪怕被苏爷禁足,又封了灵力还是要出去寻找,但是他呢,他那个时候和苏爷在人间玩得痛快,还在海边……在海边……这人天生水性杨花。他不值得,您还要为他牺牲多少?请您住手,不要再催动时空阵了。”

苏凉骇然。

吕然出手劫持他,他确实没有想到,但是这事发生之后,他反而觉得解脱。他总归是不想跟苏纵回去,也不想和苏涵一起的。但是,苏涵被封了灵力,还在催动阵势……他当真没有注意到。

他低头看着脚下,地上错乱纠缠的数个圆形圈虽然已经被血色覆盖住,但是依然发出微弱的荧光。苏涵是个直脾气,他是不会认输的。他今日无法与苏纵抗衡,原来是因为他的灵力已经被封……

“闭嘴!”苏涵咳嗽道:“你先放开他再说,我的事还轮不到你置喙。”

吕然紧贴着苏凉,他的呼吸声很大,像是极力在压抑什麽。过了一会儿,他又大声的笑起来,声音刺耳。

“凉少爷,您想跟涵爷走吗?”他问道。

“……”

“那您想跟苏爷走吗?”

“……”

“哈哈,你们看到了吗?他都不想。”

苏纵神情凝重道:“吕然,你的灵力早就被苏涵控制。他灵力被封,你的灵力只能更差,是杀不了人的。放了小凉,一切好商量。”他又叹了口气,对苏凉说:“小凉,你一定是误会了什么,跟我回去,回去我一定会向你解释到你满意为止。”

误会?

……没有误会。

吕然大叫道:“灵力?苏涵怕我伤害他,我早就没有灵力了。可是苏爷,您忘了这是在人界,我们距离这么近,要杀人不一定非要灵力不可。您不要逼我,您再靠近我就开枪!”

是的,开枪。

抵在苏凉后脑那冰冷的东西,原来是抢。

苏纵惊愕:“你不要轻举妄动。”

苏涵的表情也已经僵住了。

吕然很满意的贴在苏凉耳边说:“你看,他们都顾惜你的性命,可是凉少爷,您还记不记得有个人比他们还要在意你,可你又带给了他什么?你还记得他吗?当您惦记涵爷的时候,当您和苏爷游山玩水的时候,您还记得他为了你牺牲了他自己的生命吗?这段时间,您可有想过他一次。”

苏凉一颤:“你是说……”

“顾三少爷。”吕然笑得凄然:“我不是为了助涵爷逃走,我是要为顾三少爷……”

突然,他的语调凌乱了:“苏爷,您不要动!我真的会开枪的!站住!”

砰——!

突然而来的轰鸣,大脑锐利的疼痛,满眼血红的世界。

苏纵比吕然先出手,但是他没有想到。苏凉并没有被挟持的恐慌,不是因为他镇定,而是因为他对被解救没有抱任何期望。

他……并不想逃脱。

……朦胧中,苏涵在大吼,而苏纵似乎是……哭了。

心里酸楚的痛,大概会有眼泪落下来吧。苏凉不确定,他已经没有力气抬起手,去触及面颊上的水珠。

他终于解脱了。

苏凉本就是个平凡到不能再平凡的人,他不想拥有什么倒霉的生育之能,也不想因为这种能力而被人争抢、利用、欺骗……可是,心里那莫名的,难言的酸楚,又是怎么回事呢?

他感觉,他似乎并不是在人界,不是站在山间车道旁,不是被吕然劫持,他站在过去的时间里,他站在自己的回忆里。

他听到风吹过的声音,花开的声音,草叶悉悉索索作响,云悄悄的溜过天际。远处,溪水长流,密林葱郁,漫山遍野的绿色。偶尔,有鸟儿飞过,发出清脆的鸟鸣。他躺在一块巨大的石头上,慢悠悠的坐起身来。

有两个人走过来,一齐对他说着什么。

——恩,我知道你是为了孩子。

——我原谅你。

——恩恩,我也知道你不是故意利用我,你只是想和你哥争,你不想输给任何人。

——我……不怪你们,我只是……怪我自己。

怪自己,为什么就是不会接受现实。

既然不会被人爱,为什么还要奢望?

既然知道结局,为什么还会伤心……

雨,落下来。打在水面上,渔舟中,水下的鱼在欢畅,跃起来,吵醒了水面上的睡荷。一切如此真实,又如此虚幻。

全部是欢乐的,只有雨水止不住,如同无法止住的眼泪。

苏凉听见有人问他,悲伤吗?

他不知道,只是……心里空空的,好象失去了最重要的东西。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