吕然摇头:“凉少爷,您错了。我为涵爷做事为的不是爱,而是命。吕然命贱,不懂少爷们的游戏。但是我知道,如果我不对涵爷死心塌地,那就是个死。”

苏凉淡淡的说:“我不信你没爱过人,没有遇到一个值得你放在心上的人。”

吕然一愣,眼神变得飘忽:“有过,可惜……”

蓦得,车后出现了两辆黑色的车。还没等司机反应过来,那两辆车已经超车过去,横在了这辆车的前面。司机一个急刹车,苏凉重重得摔在前座的椅背上。

吕然脸色大变,他拉着苏凉的手准备原地移形换影。不过一秒钟的功夫,车窗外就闪过数条红色的荧光,无数个红点直指吕然。

……外面的都是上界的人。

吕然此时若是动了,那不是立刻毙命的问题,而是从此魂飞魄散的问题。

一名墨色衣服的男子隔着玻璃,对苏凉鞠躬说:“凉少爷,我们是苏爷的属下,让您受惊了。您从车里出来吧,我们将护送您回去。”然后又对吕然说:“苏爷吩咐不伤你性命,你是要自己出来还是由我们请你出来?”

识时务者为俊杰。

吕然咬牙,自己打开了车门,从里面走了出来。苏凉从另一侧下车,那名墨色衣服的男子又恭敬的朝他鞠了一躬:“请和我们走,这边请,苏爷马上就到,他很担心您。”

吕然一直瞪着苏凉,他无视那一簇簇的必杀术,对苏凉喊道:“凉少爷,您相信他们吗?他们如果不是苏爷的人呢?您对苏爷还真有信心,您真的以为您一不见,他就会立刻来找您吗?”

苏凉犹豫了。

吕然至少有一点儿说的不错,如果他们不是苏纵的人呢,自己跟着他们走了,会不会太过信任别人。

一名男子抬手就给了吕然一下,吕然捂着腿跪下,小声的呻吟。那人说:“我们奉命不伤你性命,不过,也请你识时务一些。”

吕然不死心的说:“凉,凉少爷,您,您想清楚……”

这群男子的头儿说:“他在和我们耗时间,赌上他的嘴,我们离开这里。”

那名男子正要动手让吕然闭嘴,却听到他闷哼了一声。那群人同时警觉,一时间,各种颜色的光闪过,那群人却阻挡不了一个个倒下的命运。这群人都是受过专门训练的,可是,连缠斗都没有发生,就全军覆没。空气中,充斥著浓郁的血腥味道,也不知道他们是死是活。

苏凉不由得感慨,在上界,灵力就意味着一切。

一出手就撂倒一群人,还连个人影都没瞧见,那么来者只能是——苏涵。

果然,苏涵披着披风走了过来,先把吕然扶起来:“你做的很好。”

吕然低头:“都是应该的。”

苏涵点点头,又过来看苏凉,问:“你没事吧?”

苏凉摇头:“你这是做什么?为什么一定要带我走?”

苏涵拉着他的手,蹙眉:“有话回去再说,这里不安全。”

苏涵身后又跑来几个人,为首的人说道:“涵爷,这车子还能用,您和凉少爷还是按原计划从时空阵走,我们几个在这附近幻影移形,混淆他们的视线。”

话音未落,又有一辆车子疾驰而来,先是撞上了那辆“本还能用”的车子,然后又退回去,停稳。苏纵从车里下来,仪态优雅的走了过来。

每一步,都是压力。

“苏涵,看来之前是我低估你了。”苏纵鼓掌道:“这出声东击西做的可真不错。”

苏涵耸耸肩,倒也不恼:“哥哥谬赞了,可惜,最后还是我输了。”

苏纵微笑:“也不算是你输。毕竟小凉的身体受不了长距离的移形换影,你离开的线路很受限制。”

苏涵装出恍然大悟的样子:“是啊,凉儿只能走时空阵。可是哥,时空阵你会布,我也会布,我为什么还要走那么远的路,赶你布的时空阵呢?”

苏纵脸色一变,同时,苏凉感觉身边的气流变了。开始以逆时针的方向不断旋转,形成一个圆。

时空阵……竟然就在他脚下。

砰!

一记橙色的攻击术警告似打在苏涵脚边。

苏纵说:“不允许你带小凉走。”

苏涵笑着说:“哥,你竟然攻击我。呵呵,不知道你这么心急,是当真舍不得凉儿呢,还是舍不得凉儿肚子里的孩子?”

苏涵话说的极慢,最后几个字更是别有深意:“您放心,你的孩子就是我的亲侄儿,我不会待他不好的。它一降生,我就派人给您送去。只是凉儿,我不能给您。”

苏纵灰色的眸子眯了起来,他看向一边的苏凉道:“小凉,和我回去。你想跟苏涵走吗?”

苏凉一愣。

苏纵向他伸手:“小凉,我知道你今天不开心,不管是因为什么,我都可以给你解释。来,别生气,和我回去。”

可是苏凉……没有动。

苏涵在一边发出一声讽笑,苏纵则是顿时绷紧了身体。

苏涵说:“哥,你真以为他是白痴吗?您装得再好,也是骗人的。哈哈哈,不过是为了孩子,您还真有闲情逸致,在人间搞得风花雪月的。我真该和您学学这招,骗人上/床来得到快。”

啪!

苏纵给了苏涵一个耳光,身边的人都没有看清他怎么动的手:“闭嘴。”

苏涵根本不听这套,他紧拉着苏凉的手,阵中的气流盘旋得更快了:“哥哥,我教过我,只听有话语权的人话。现在我要带凉儿走,您能奈我何?我其实很好奇,哥,您又不爱他何苦这么舍不得他,难道是因为他cao起来舒服……”

“闭嘴!”苏纵大喝,他紧握着右手,手上蹦起条条青筋。

他右手一指,跟从苏涵的属下突然都尖叫起来。这时的苏纵就像个冷血的恶魔,他冷静的射穿了每个属下的左肩,用迸出的鲜血布成一个反阵,生生的压住了时空阵的运行。

……这是哪门子的阵法,怎么连听都没有听过?

苏凉愣了,苏涵更是呆了,一时间竟然忘了自保。就在这时,苏纵抬手,对着苏涵的小腿就是一下。苏涵身体前倾,扑到了地上。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