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涵怒道:“闭嘴!”然后,他突然站起来,低下头对苏纵说:“哥哥,您真的送了我一份大惊喜。老实说,我真没想到他会变心。”他稍做停顿,继续一字一句说:“但是我不会放手,毕竟我才是他第一个男人。”

苏纵也站起来,平视道:“我也不会。”

苏涵一笑:“哥,您在向我下战书吗?您早就容不下我了,是吗?”

苏纵眉头一蹙:“你怎么会这么想?”

“一山不能容二虎,早晚会有这么一天。哥,我只和您打个商量,不管怎么样,都不要利用他。”苏涵的声音透着彻骨的寒意:“不管我们怎样,都不要利用凉儿。”

苏纵回看他,勾唇一笑:“你也一样。”

苏凉的意识开始迟钝起来,有种虚幻的错觉。

他们俩在说什么?

好像有一场战争即将拉开序幕,而今日就是宣战书。

黑暗中似乎有双手,突然拉住他,缓缓将他拉入迷局,拉入冰寒之中。

“小凉。”苏纵拉起他的手说:“我们进去,有几位澹台家的人我介绍给你认识。来,和苏涵道别。”

苏凉抬头,看着苏涵的眼睛,却什么也说不出。过了好久,他才轻声说:“苏涵……”

苏涵默默地盯着他,他的眼睛中不知透着什么,润莹莹的。

苏凉真的不知道该说些什么,他也没资格和苏涵再说些什么。末了,他咽了咽口水说:“祝你幸福。”

苏涵突然笑了,他嘴唇动了动,有什么东西就要脱口而出,却终究没说什么,只是随手拿起桌上的酒杯,一饮而尽。

……

回到宴会上,苏凉觉得头更晕了。顾谨容走了,苏涵也走了,身边只剩下苏纵,可是苏纵……伸出手,却觉得那人离他好远。

只剩下他一个人了。

他揉了揉眼,觉得视线模糊,便和苏纵打了招呼,去客房休息。一沾枕头,眼皮就觉得沉,眨眼的功夫就睡着了。

迷迷糊糊间,感觉好像有人进来了,苏凉估计是姚大夫,便没做他想,挪了挪身子继续睡。

过了一会儿,似乎有什么东西爬上了他的额头,很轻柔,满是怜惜。紧接着,唇边传来一丝清凉,依旧轻柔,如同蝶翼落入梦境一般。

苏凉真就把这当成梦了,翻了个身,依旧好梦酣眠。

空荡荡的房间,传来一声为不可闻的叹息。

——凉儿

——你什么都不知道,不过不知道也好,那就恨我吧,

苏凉突然紧张起来,这是苏涵抱着他时说的话,当时没太听清,不知他是说给他听得,还是说给自己听的。

——哪怕你恨我,也比忘记我要好得多。

——我不会给你机会忘记我的。

梦里,苏涵的脸模糊着,只能看到他那双眼睛,如同宝石一般闪烁着不知名的光芒的眼睛,如夕阳一般血红。

他慢慢地俯首,伸手,慢慢向他靠近。苏凉想逃,却丝毫不能动弹。他想开口骂:这tm是做梦还是玩真的?别装神弄鬼行不?却连一个字都不出……

——凉儿。

——你要我幸福,我就一定要幸福,不管付出什么。

……

!!

苏凉蓦地惊醒,睁开眼,呼吸急促从床上坐起。

“凉少爷?”有人立在床边,试探的开口。

苏凉握住那人的手,不由自主颤抖:“苏涵!快去,救救苏涵……”

“凉少爷,您这是怎么了?”那人走了过来,把整个手掌放在他的额头上:“没烧啊。”

苏凉慢慢平静下来,深深吸一口气。他笑了笑,说:“我好多了。”

那人皱紧眉头,轻声问:“凉少爷,您做恶梦了吗?”

苏凉点点头。

那人又问:“您梦到什么了?”

苏凉闭了闭眼,仿佛又看到了苏涵红色的眼眸,心口一紧,他摇摇头……

是梦。

……只是梦。

他小声说:“苏涵不会有事的。”

那人接话道:“确实,涵爷是不会有事的,您该担心您自己。”

苏凉一愣,抬眼,这才发现他身边的人竟然是……吕然?!

“你在这里做什么?你要带我去哪儿?”

“我只是按照涵爷的吩咐做事,凉少爷,您多担待。”吕然放开了苏凉的手,坐的远了点儿。黑暗中,苏凉看不清吕然的表情,只见他深幽的眸子时不时的扫过来,一脸坑洼的疤痕。

苏凉心下一凛,他打量四周,他是在一辆正在行驶的车子上,车里除了吕然还有两个人,他并不认识。

即将去往何方,他不知道。

他被……绑架了。

传讯的“灵镜”在空中慢慢浮现,苏涵冷着脸出现在苏凉的面前,他没有正眼看苏凉,而是对吕然吩咐道:“确定好有没有人跟踪,另外,联系外城宅子的森伯,让他多派一些护卫,宅子前前后后都要守好,动作要快!”

“是。”吕然毕恭毕敬。

苏涵的手放在腿上,不规律的敲着:“你们现在在什么位置?”

吕然说:“林荫路。”

苏涵道:“过一会儿灵镜就不能用了,记得用手机。还有,尽量往大路走。人越多,我哥越难下手劫车。”

吕然点头:“是,涵爷。”

苏涵吩咐完就消失了,他没有连一点儿开口询问的时间都没有留给苏凉。

此时,外面已经华灯初上。

随着行车时间的增加,吕然也由开始的紧张慢慢放松下来,苏凉不知道他要带他去哪儿,只能静观其变。

兴许是心情好了,吕然也有了闲聊的兴致:“凉少爷,有句话不知道当问不当问。”

苏凉就是一肉票,他没有拒绝的权利,索性他也没什么倔脾气,只是没说话,静听下文。

吕然说:“您爱的是涵爷,还是苏爷?”

苏凉眼皮一跳。

吕然似乎并不好奇他的回答,继续说道:“说是涵爷吧,您离开他不过几个月就投向了苏爷的怀抱;说是苏爷吧,您对涵爷似乎更为关心。吕然当真看不明白。”

苏凉不答反问:“你呢?你爱苏涵吗?”

“爱?”吕然笑了:“呵呵,我能有什么爱。”

苏凉说:“你不爱苏涵又怎么会如此死心塌地为他做事。”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