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凉站起来想走,却肩膀猛然一沉,被苏涵按了回去。他愕然抬头,看见苏涵眼里又不知道从哪窜起的怒火:“苏凉!你知不知道我现在想见你一面有多难?你别以为现在有我哥给你撑腰,我就真的不能把你怎么样!”

苏凉不自觉地缩了缩脖子,苏涵拉住他的手就往庭院深处扯。

苏凉被他拉得有些疼:“苏涵,你放手。”

苏涵怒道:“不放!你不声不响的就跟着我哥来了人界躲起来,你知道我到处都找不到你有多着急,你知道吗?”

苏凉也恼了:“你找我做什么!我有什么值得你去找的?”

苏涵突然住了脚,瞪着苏凉道:“找你做什么?当时我们不过几天不见,你就上了我哥的床怀了他的孩子。现在都几个月了,我要是再找不到你,你还能记得我苏涵是哪棵葱吗?”

一听到苏纵……

苏凉反射性的抖了一下。

苏涵自然感觉到了:“怎么了?”

苏凉别开脸:“没什么。”

“别骗我,你根本什么都瞒不了我。”苏涵道:“你怕我?你躲什么!”

苏涵一怒就会打人,苏凉本能向后退,却没想到反而更刺激到他。

“还跑?你就这么想离开我!”苏涵冲过来握住苏凉的衬衣衣领,把他提到了眼前。

“没有,你冷静点儿。”苏凉伸手按着他的胸口:“我们的事情都已经过去了,你要大婚是好事,我是真心祝福你……”

苏涵根本不听,他扯住苏凉乱抓的手,手腕立时红了一圈,然后把他扛到肩上,冲着吕然问道:“都准备好了吗?”

吕然恭敬道:“涵爷,都准备好了,我们立刻就能走。”

苏涵点头:“好,我们从西南方出去,你先去探路。交代下去,这里不能使用灵力,一有灵力波动,我哥就会察觉。”

“是。”吕然退下了。

苏涵长舒一口气,拍了拍身上的苏凉,小声道:“有些事情我得和你解释清楚,你个小笨蛋,其实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也有不知道的好处,那就恨我吧,恨也比……”后面声音实在是太小,苏凉没有听清。

吕然很快就回来了,禀报说:“涵爷,可以动身了。”

苏涵道:“好,我们走。”

话音刚落,突然前面一阵喧闹,不一会儿,一大队护卫跑了过来,列队站好。

“走?这么急是要去哪儿?”有声音从人群的那一侧传出,在那人走过来的过程中,旁边的护卫自动闪出一条道路。

苏涵冷哼了一声,苏凉却浑身僵硬。

澹台夫人首先出现,她笑道:“小涵难得来一趟,这么多年没见了,怎么走的这么急?难道是嫌弃我们澹台府招待不周?”而澹台夫人身边的人,赫然是苏纵。

苏涵把苏凉放下道:“澹台夫人言重了,实在是有些家事急着回去处理。”

苏纵笑道:“好久不见,弟弟。”

苏涵也笑:“哥,我想给澹台夫人一个惊喜,才一直没有告诉您我也会来,您不怪我吧。”

苏纵说:“你给我的惊喜更大。

苏涵竟然做了个鬼脸:“没办法,谁让您跑到人界来玩,也不告诉我,我只能自己偷着跑来了。”

苏纵说:“你大婚在即,不忙吗?”

苏涵说:“忙啊,这么忙还要多谢哥哥呢。不过忙归忙,有更重要的事情也得做不是?”

澹台夫人笑着拍拍苏涵的肩膀:“小涵都长这么高了,可还是小时候的性子,爱玩,爱捣乱。来,难得来一趟,快进屋,我们家冼和冽你见着没?”苏涵没办法,只能随着澹台夫人进去。苏纵则是向着苏凉径直走了过来:“小凉。你怎么脸色不太好,是不是哪里不舒服?”

苏凉迟疑片刻,还是走到苏纵身边去。苏涵刚刚勒得他太紧,腿脚供血不足,没走几步,脚下就有些软。苏纵眼尖心细,不着痕迹的揽过他的腰身,抚了抚他的额头。

是啊,苏纵真的很温柔。

只是这份温柔都是假的,都是装出来的,为了孩子装出来的。

苏纵对他好,是为了让他有被爱的错觉,然后就能顺利成章的和他上床,保住他肚子里的孩子。只是,他已经把灵力场推入他体内了,又何苦多此一举搞这种“双保险”。

屋内烛影明耀,曲调悠扬,美酒醇香。

苏纵推掉了所有的应酬,牵着苏凉坐在大厅的一角。

苏纵问:“小凉,你脸色很差,是因为那里疼吗?”

苏凉的脸色确实煞白,他一直强忍着才没有把苏纵拉着他的手挣脱开。大庭广众之下,他不想惹事。

此时,苏涵向他们走了过来。可能他来得着急,穿得是上界的衣服,一身黑华服,衬的他身姿挺拔。他神情自若的坐在苏凉的对面,然后对身边的侍者吩咐道:“一杯威士忌,谢谢。”

苏纵的脸上露出一抹温和的笑意,对着苏涵点点头,然后随意地把手搭在苏凉的腰上,很紧。苏涵本来还想客套几句,可是一看到那只手,他的眸子便深了几分。

“哥,您知道我是为什么来?把他还给我吧。”苏涵垂头丧气的说。

“我不知道你指的是谁,如果是小凉,那不可能。”苏纵断然拒绝。

“哥,您何苦非要和我争?”苏涵看起来很头疼:“我只是想知道他在哪儿,您也百般阻拦,甚至把他带到人间来。”

“小凉是我的人,小凉的孩子是我的继承人,这怎么算是和你争?”苏纵缓慢的说。

“小凉是……你的人?”苏涵似乎没有听懂。

苏纵毫不犹豫的道:“当然。你不会以为我们在一起只是躺在床上拉拉手吧。”

……

苏凉心一沉,身体在一瞬间紧绷。

哐当!

苏涵突然重重得把杯子砸在桌子上,褐色的液体泼了满桌。满眼阴晦的盯着苏凉,盯得苏凉赶紧把头低下去,按住狂跳的胸口。苏纵一摆手,立刻有下人来擦拭洒了满桌的酒。

一直站在苏涵身后的吕然突然开口道:“涵爷,我早就向您禀报过了,是您不信。”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