次日清晨,晨光熹微,一树鸟鸣。

床上的人把脸埋在枕头里,逃避着清晨的光线,扁着嘴,好像在抱怨着什么。他身上不着寸缕,半边脊背都裸在被子外边,曲线玲珑。一头散乱的黑发,瀑布一般洒落在枕上,更显得肌如凝脂,肤润如玉。

慢慢的,他从人事不知的状态回归清醒,想要起身,却感觉到痛,还疼在那让人脸红的位置。轰隆,脑袋瞬间豁然开朗,他忙忍痛撑着坐起身,向身边那半边床摸去,狠狠地想揍这人一顿出气。

在昨天之前,苏凉知道苏纵的手指很漂亮,十指纤长白皙,肤色透亮,看着就赏心悦目。当然,他的手指还非常厉害,不仅拥有上界最强大的力量,还能用来书法、绘画、弹筝……昨天之后,苏凉却对此有了新的认识。他恨得咬牙切齿,没想到啊没想到,没想到苏纵的手能做的最厉害的功夫却是……

可是……

竟然是空的,人呢?

看不到那人的脸,苏凉顿时气不打往一处来,吼道:“苏纵,你有种别回来!”

请注意,他既不是羞涩,也不是结巴,而是怒吼;他叫的既不是苏爷,也不是哥,而是苏纵……

昨晚,淅淅沥沥的下了一夜的雨,此时树叶上还挂着雨珠,风依旧是不应时节的寒冷着,窗帘在屋里轻轻的浮动。突然,苏凉听到窗帘后面响起了沙沙的声音。

他下了床,走到窗边,透过薄薄的帘子,看见一个黑影掠过庭院,惊飞了树上停驻的鸟雀。鸟群飞时,发出叽叽喳喳的鸣叫。只这一会儿,那黑影已经消失得无影无踪,

那是……谁?

苏纵吗?

苏凉紧攥着窗帘的一角,迟迟没有打开。

这时,门开了。

“小凉,你怎么醒了?”苏纵大步走进,拢了拢他随意披上的外衣:“冷吗?”

苏凉愣愣的,他看了一眼苏纵,又回头看了看窗外。

不是苏纵,那是谁?能到这庭院来的人,会是谁?

苏纵问:“小凉,怎么了?”

苏凉摇摇头道:“你回来了,现在是几点?”

苏纵微笑:“还早,你再睡会儿吧。”边说边把苏凉横抱起,放回床上。

苏凉含糊得“嗯”了一声,合上眼,浅眠。过了没几分钟,他“噌”得支起身子,瞪着眼前的苏纵道:“等等!你,看着我!”

苏纵一愣,不明白苏凉为什么变脸变得这么快,迷惑得眨眨眼。

“说!你昨天,昨天……都做了几次。”苏凉气得牙根痒痒,这家伙长得像个坦荡荡的君子,优雅贵气,怎么到了晚上就变成淫/魔附体的禽兽了呢。

苏纵安抚似的吻了吻他的发:“乖,别激动。”

苏凉瞪眼:“我怎么能不激动?”

苏纵叹了口气:“人间的酒容易醉,我喝得有点儿多。”

“借口!”

“好吧,这是借口。真正的理由我情不自禁,一对着你就有冲动。”苏纵直接了当的说,脸上毫无愧色。

“……”

苏凉的脸憋得通红,苏纵安抚地吻着他耳侧,低声说:“生气了?疼吗?”

苏凉白了他一眼,没说话,其实也不是很疼,就是腰有些酸。

苏纵凑得更近了些,一手揽着他,一手帮忙按摩他的腰际,催眠般的温言软语道:“我不希望你疼,可是也不希望你后悔。”

苏凉气恼:“我没后悔,不是,我后悔……不是!根本与后不后悔没关系!我要说的是,你怎么能趁人之危?”

苏纵挑眉:“小凉是嫌弃时间地点挑选的不对?那好,下次我会注意。”

“……”

苏凉很想哇哇大叫,大骂苏纵是个禽兽,混蛋、色情狂之类的,最好再揍他几拳出出气。但是一对上那张优雅、温和的脸,以及那双蛊惑众生的灰色眼眸,他……真的骂不出口。

一闭眼,都是两人昨晚翻来覆去的情景,他面上一热,索性拿被子蒙头藏起来。

苏纵失笑地看着他:“小凉,你到底在别扭什么?”

苏凉没出来,是啊,他到底在别扭什么呢。

昨天,虽说他俩发生了那种关系,但是一切都那么自然而然。但是今天一觉醒来,他又觉得发生得太快了,快得让他措手不及。总是感觉有种力量在推着他,不得不加快让关系更加亲密的速度。可是哪里会有这种力量呢?也许是他在找借口吧,但是心里还是有点儿忐忑。

“出来吧,小心把自己憋死。”苏纵把被子拉开,换了话题说道:“今天是澹台家族百年会,一整天都在澹台家主宅开宴会,一会儿,你和我一起过去。既然睡不着,那就先去洗澡。”

澹台家的宴会……他去做什么?

苏凉虽有些疑问,但是还是听话的去了。洗完澡,苏纵将“灵力场”再次推入他的体内,然后妥善的掩饰了越来越明显得小腹,最后亲自帮他换上人间的礼服——白色的衬衣和西服。

一双手在他赤裸的肌肤上游曳,直让苏凉心里发寒,担心他会趁机再干点什么别的事,不过苏纵恢复了常态,规矩到禁欲,仔细地帮他穿上高档的衬衣、西裤、西服,最后系上领带。

打扮后的苏凉,让人看一眼就再也不想移开。虽然他没有苏纵的王者气度,也没有苏涵那种帅气不凡,但是他纤细精致、气质静谧,在衣装的衬托下反而更有贵族古典雅致的风度。

领带还没带好,苏纵的吻就已经落了下来。

敲门声响起,澹台冽大模大样的倚在打开的门上,冷冷得说:“竟然已经起来了?我还以为你好不容易吃到嘴里,他怎么也要昏睡上一两天。”

苏纵连头都没回:“他是我的人,我当然会小心。”

澹台冽嗤道:“你别得意。我大哥可是忙活了一晚上找你们,今天小心别被他逮到了。”

“知道了。”苏纵转头,对澹台冽点了点头,拉着苏凉站起来。苏凉被澹台冽那双冰棍眼扫了一下,不自觉得打了个寒颤。

只听澹台冽说:“越长越像……真是妖精。”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