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们抱的很紧,每一个动作,都擦过彼此的身体。苏纵将苏凉的手环上自己的脖子,仿佛苏凉在主动回应他的亲吻。他的手顺着苏凉小腿一路向上,摸上来,摸得他的身体越来越热,越来越软。等他的手摸到中心的时候,苏凉才知道自己的裤子已经被褪到了膝盖的位置,他愤愤然得拿脚踹他:“苏爷,您能不能不要这么急色,再装一下无欲无求不好吗?”

苏纵一愣,有些不满道:“你这个时候的话真多。”

苏纵这次是绝对饶不了苏凉了。

他按住苏凉的脚,然後手指直接探进中心之下的幽深之中。苏凉始料未及,“啊”得叫出声来,拖著颤抖的尾音。全身上下的血好像一下子集中到了这一点,身体一下子热到不行。只是,他不知道,好戏才刚刚开始。后面的律动在一深一浅中渐渐加速,下一刻,已经抬头的前端又被温热的口腔含住。

“啊……嗯。”

苏凉支持不住,头向後仰过去,紧紧得咬着唇,还是有丝丝呻吟遗漏了出来。他伸手去推苏纵,反被紧紧的扣住,按在身侧。苏纵在他的身体上探索,亲吻,触摸,开垦,急急得要将他变成自己的。而苏凉的乱动的身体,真不知道是要拒绝,还是要撩拨。反正苏纵眸中的颜色变得更深,更黑,仿佛在这个时刻,已经化身为狼。

苏凉也是男人,情/欲已经被挑/逗起来,他也想要激/情,也想要释放,只是……身体对情事有着本能的抗拒,毕竟曾经带给他的都是不好的记忆。

苏凉喘息着说:“我,我不会……”

苏纵的舌在他的肚脐上打转,头也不抬的道:“不会吗?我教你。这个,很好学。”

苏纵的意思是,今天的苏凉就是那板上的鱼,被“吃”是雷打不动的事实。

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无论是关于什么事情,苏纵永远是这样的存在,令人无法抵挡。

又过了一会儿,苏纵终於完成了前戏,而苏凉已经瘫软成一团,一点儿力气也没有了。只是,当欲/望进入他身体的时候,一瞬间,他又忍不住呻吟起来。

世界在这一瞬间,失去了一切声音,所有的风声、雨声、海浪声通通都不见了,只有他们,拥有着彼此。

苏纵吻着他,然后开始律动。

“疼吗?”

“唔……”苏凉咬着牙,却阻挡不住溢出的呻吟,完全说不出一句完整的话来。

“很快就不疼了。”

是的,苏纵没有骗他。

很快,苏凉就感觉被进入的时候有些刺痛,但是出去的时候又感觉空虚,这样被反反复复进入多次,身体因为摩擦而燃烧起来,烧得他忘却了疼痛,只剩下让人背脊发软的快乐。在这一刻,他们填满了彼此,也进入了彼此的世界,永远也分不清谁是谁,就像无际的海水与无边的蓝天。

“在想什么?”苏纵在苏凉的头顶,轻声问。

在呼吸的间隙,苏凉说:“在想……海,它叫什么名字?”

苏纵微笑,他低下头在他颈上一吻,微微的痒:“神之悲悯。”然後向外轻轻抽身,在苏凉想再次询问之前,又重重地挺进去:“此刻你只能想着我。”

苏凉迎合着他的动作,声音婉转如同莺啼:“你也是。”

“当然。”苏纵的声音带着磁性,说不出的动听:“我只想着你。”

这里本没有海。

因为天神怜悯世人而流下了眼泪,汇聚成海,人们便称这里为神之悲悯。

野外的性/爱总是更激烈,更有激情,当结束之后,苏凉趴在沙滩上喘息着休息。

“舒服吗?”苏纵按着他的腰,轻声问。

“不舒服。”苏凉的腰背有些软,身体的深处还可以感觉到欢爱的余韵未散。

“是么?”苏纵也不恼,他脸上还挂着笑,只是语意暧昧,笑容不明:“这样啊,也不错啊。”

“有什么不错的?”苏凉懒懒得斜睨他一眼。

“这次表现不佳,我还可以争取下一次改进。”

“……”

苏纵凑过来,把苏凉揽在怀里,煞有介事的发誓道:“下一次一定让你舒服。”

苏凉懒得理他,在他的怀中埋得更深一些,让他的双手紧抱著,暖热的体温令他眷恋。他闷着头,说道:“下一次,不要在外面了。”

苏纵暗笑:“好。”

苏凉仰头,望著黑夜中偶尔浮动的云,和时有时无的星星道:“不在外面也要有这个。”

苏纵一愣,原来在出难题呢?

他低头,吻上了苏凉形状姣好的唇:“好。现在我们就回去,再来一次。”

“……”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