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纵招呼道:“不如一起坐。”

那小鬼也不含糊,拉着身边的年轻人就和苏纵、苏凉拼成一桌,又点了不少盘牛肉和蔬菜,当然,还有啤酒。小鬼一坐下就很热络,给苏凉介绍这里什么好吃,什么地方好玩,也不管苏凉是不是搭理。苏凉发现,这孩子绝对不简单,他虽然是对着他说话,但是眼珠在不停的转动,黑眼珠从左边看到右边,能看出来,他对苏纵的兴趣更大。

他自我介绍说,他叫易嘉,他身边的男子叫冽。

那名叫冽的男子,听到自己的名字才木然地抬起双眼,望向他们这边。

苏纵有礼得道:“你们好,我叫苏纵,这是我弟弟苏凉。”

冽拿起水杯,冷冰冰得说了一声:“装模作样。”

“……”

苏凉的脸瞬间白了,整个上界大概都找不出第二个人敢这样直接得“指槐骂槐”,而且对象还是苏纵……

易嘉打哈哈道:“这家伙没文化,你们不要管他。”

冽仍然躲在围巾后面,遮住了半张脸,仅余一双眼睛盯着苏凉。此时,他双眼微微眯着,看起来有些生人勿近的味道,脸白得几近透明,有些病态,但是绝对不难看,反而有种异样的美感,尤其他眼波一转,猛然一看更让人有种妖异的感觉。

苏凉被他盯得很不自在,拉了拉苏纵的衣角,想要离开。

这时,冽突然说:“不好好在上界待着,来这里做什么?而且还怀了孩子,真是丢家族的脸。”

苏凉一愣。

冽又转头对苏纵说:“苏爷,你又来人界做什么?我以为上次,家兄已经和你说的够明白了。”

苏纵慢悠悠得喝了口酒,才看向他说:“好久不见,冽,没想到你也快有孩子了?”

冽冷嗤一声,易嘉却红了脸,干笑了几声。

苏凉更愣了:“这,这……这是怎么回事?”

冽瞥了他一眼:“怎么苏家把你养得这么笨?还是你怀了某人的孩子才变得笨了?”

“……”

KAO!苏凉几乎想掀桌,这俩夫妻合起火来整他是吧,一个说他小,另一个骂他笨。

苏纵单手把怒火冲天的苏凉揽过来,摸摸他的头,安慰道:“我给你介绍一下,易嘉是冽缔结婚姻契约的伴侣,他和你的产期相近。这位是……”

“我是澹台冽。”

好吧,不就是姓澹台名冽吗,复姓有什么了不起。

Kao,无限鄙视。

只是……等等。

澹台?

澹台!

……

五雷轰顶。

苏凉呆了,这家伙竟然是千年之前离开上界鼎鼎大名的三神之一,澹台家的人?!澹台家竟然还有后人?!竟然还生活在人界?!

最重要的是,竟然是这么一副变态的样子?!

澹台冽吊着眼睛,一副怒其不争的样子道:“瞧他呆头呆脑的样子,真是丢……的脸。孕育之能,都是让别人怀孕,可他竟然自己怀上了。”

苏凉没理他,转头问苏纵:“这人姓澹台啊,就是那个什么什么的澹台吗?”

苏纵点头:“是。”

苏凉囧。

原来受孕育之神庇佑的家族,水族后裔,传得比神仙还神仙的澹台家族的人就是这个德行……

苏纵又加了一句:“不过,冽是他们家族的异类,你可以忽略他的姓氏。”

好吧,原来传说的信誉还有救,只是,为什么苏凉感觉更囧了呢?

澹台凉眼神冰冷,乜斜着苏纵,食指捏的“嘎巴嘎巴”响:“……你说什么?”

苏纵笑而不答,耸耸肩,一副“要打架随时奉陪”的无所谓样子。

易嘉见怪不怪,无视他俩,一个劲儿得给苏凉布菜。苏凉一口未动,他却把锅里煮的所有东西都吃掉了,还直喊“不够辣”。

苏纵说:“小凉,我们这次来就住他们家。”

……

苏凉抚额,按住不断冒出的青筋。以后的生活,可见是清闲不了了。

当天,他们一行四人在这条街上吃了遍,疯玩到凌晨才回。苏纵和苏凉也没有再去住旅店,而是跟着澹台冽一起去了他的宅子。这是所他名下的私宅,不是澹台家的主宅。这天之后,俩人也就这么安顿了下来。

这天,苏纵在书房里随便翻看着一本诗集,苏凉在门厅一角斗猫,易嘉嘴里叼着只苹果走了进来。

苏凉眼都没抬,就说:“易嘉,你知道你上辈子是怎么死的吗?”

易嘉一愣,边吃着苹果边说:“……不知道啊,怎么死的?”

苏凉说:“饿死的。”

易嘉又是一愣,过了一会儿才反应过来。好家伙,他这是拐弯抹角得骂自己能吃啊!登时恼怒,md,你也是有孩子的人,你也能吃,你怎么不说自己?他扔了苹果就上来要找苏凉干架。

苏凉倒也识时务,赶紧来了句:“好吧,我说错了。”

易嘉脸色稍缓,又回去找他的苹果。

苏凉继续说:“你上辈子不是饿死的,是馋死的。”

……

正当易嘉要找苏凉拼命得当口,院子里有了动静,好像有客人来了。

这里地脚偏远,人烟稀少,会有谁来拜访?

很快,从院子里走来一个人,身旁没跟着旁人。他高高的个子,穿着黑色长衣,远远看去,看不清楚面目。

这人是谁?

苏凉放下猫,对易嘉指了指门口哦:“似乎有客人来了。”

易嘉朝门口望了一眼,说了声:“哎呀,这真是……”

然后就……

跑了。

跑得比他见了麻辣火锅还快。

……

苏凉也想跑,可惜已经来不及了。那人已经步入门厅,苏凉看着那个来客。他把黑色长衣解开,看起来他似乎走了很长的路,风尘仆仆。

走得近了,苏凉终于看清了来人。那人一头卷发,肌肤白皙得有些过分,一双蓝色的眼睛似汪洋一般深邃。他见苏凉在打量他,自然得笑笑,带着一股让人无法抗拒的魅力。

“你好。”苏凉说。

他不是主人,也不知道这明目张胆地登堂入室的人是谁,除了“你好”,还真不知道该说什么。

算了,说句“你好”也算是有礼了。

只可惜,苏凉懂得遇见陌生人要有礼,那人却不知道。苏凉怔怔的看着那个人大步走过来,一把抱起他,在原地转起了圈子。

……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