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纵抚摸他的背,安抚道:“也是他们留下最美好回忆的地方。”

苏凉点点头:“对,是这样没错。”

苏纵看著他,笑了:“我们去吧?”

苏凉诚实得点头,赞同道:“好。”

几天之后,旅行如期进行。对于苏凉来说,这是一趟非常新鲜的旅程。

B市是一座小小的边陲小城,交通工具很少,而且很慢……因为苏凉身体不适,俩人合计来和合计去,最后决定步行。

苏凉问:“为什么不骑那两个轮子的?”

苏纵笑:“那叫自行车。”

苏凉又问:“既然你都知道,那为什么不用?”

苏纵淡淡道:“不会。”

“……”

苏凉大笑,嘲笑他堂堂苏爷竟然也有不会的东西,又笑他是不是怕摔得灰头土脸的,有损形象,所以不肯尝试去学。苏纵低头,作势要吻他,苏凉笑着逃开了。

看起来,像是在蜜月旅行……

好吧,以普通人的眼光来看,兄弟情深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此时,苏凉的样子大概在十六七岁上下,穿着普通的衣服,最扎眼的小腹已经被苏纵用障眼法遮盖住了。苏纵呢,看起来很暧昧。他沈稳,内敛,如果单这样看,算是老成持重的中年人。但是一看到他的脸,之前的所有都会在一瞬间被全部击碎,那种既高贵又细腻还充满年轻的生命力的感觉,简直太不真实,完美的太不真实。

他们慢悠悠地走到附近最近的旅馆,住了一晚。旅馆不大,也许还比不上苏府的门房,好在还算洁净。第二天,他们坐上了公交车,前往城里,稍微繁华一些的地方。

一切都显得那么新奇又有趣。

满眼都是蓝色的海,绿色的树,还有渐渐和软的清风。对苏凉来说,一切都充满着新鲜的诱惑。

在上界,没有旅行,如果旅行就意味着被流放。人们一般固定的居住在一个主城,例如帝都,几代人,几千年都不会更换居所。他们有最快速的交通工具,可以任意穿行于各个地区,但是,也仅限于此。上界的人,为了灵力,为了权势,或者为了活着……终日奔忙,一眨眼,千年已逝,什么也不会留下。从来没有人停下来,享受生活,也没有人认为这种奔忙是一种“悲催”的命运。

他们进了城,在更热闹的街市上散步。虽然这种“城”无法与上界的主城的豪华气派相题并论,但是显然这里更新鲜,更有活力。这里通行的钱币是什么?他们并不知道,手腕一转,便想要多少就有多少。钱来得容易,去得也快。

苏纵给苏凉买了宽松的印满了花的麻布裤子和宽大的白色棉布T恤,苏凉则把一顶草帽扣到了苏纵的脑袋上。

“我喜欢这里,这里比月光海岸更美,比上界任何一个地方都更有生命力。”

“嗯,我也喜欢。”

“哦?你也喜欢?”

“你喜欢,我就喜欢。”

“……苏爷,您今天麦当劳吃多了吗?”

“……”

嘲笑苏爷的人,下场铁定凄惨。

苏凉乐呵呵得跑开,苏纵紧随其后。他们在小城的巷子里毫无顾忌的追逐,终于,在胡同深处,苏纵揪住了苏凉衣服的一角……这件刚买不久的棉布T恤就在那完美的不像话的手指中化成灰。

在阳光的照耀下,苏凉细腻的肌肤泛着瓷器一般雅致的光泽,美丽、诱人且致命。

他俩相隔很近,近到让苏凉感到了一丝不安,他不自觉地向后退了一步。也许是为了增加这种不安,苏纵缓缓地,又逼近了一点。情况有点不妙。

苏凉的头已经靠在胡同的砖墙上,能够躲避的空间已经没有了,而苏纵又恰恰抬起手,按在他头旁的墙壁上,贴过来,由上向下得俯视着他赤/裸的上身。

苏凉感觉苏纵盯着他的眼神,比阳光还要炙热。真的很难想象,如此淡薄平和的一个人,眼睛里怎么会跳动着如此浓重的感情。被苏纵这样近距离盯着的滋味简直难以形容,压迫、浓烈以及几乎可以算得上诱惑的感觉。

然后,吻,就这样自然而然地落了下来。

“唔……”

苏纵的唇覆盖在苏凉的唇上,热得发烫。他急促得向内探寻者,贪婪地寻求着苏凉的甜美,一丝一毫都不放过。苏凉感觉,空气在这一瞬间也他吸走了,他就像象处于真空中一样,慢慢的轻飘起来。

呼。

在苏纵放开他的一瞬间,他忍不住大口大口的喘息,胸口急促得起伏着。

“小凉,看着我。”苏纵在他头顶,用淡淡的口吻说着不容置喙的命令。

苏凉依言抬头,不得不承认,此时的苏纵真的是魄力和诱惑的完美结合。

凌乱的发丝,深邃而诱惑的深灰色双眸,几乎完美的修长身材和……从俩人相贴的身体上传来的火热的体温、剧烈的心跳。

苏纵声音暗哑的说:“小凉,你只要看着我就行了。”

是的,看着他。

苏凉很清楚他现在在哪儿,他和苏纵之间没有什么,但是,被这样的眼睛近距离得盯着,却让他无比清晰地回忆起那次混乱的意外,在药力的作用下,苏纵的进入……

“别闹了。”苏凉脸红,他轻轻得推了苏纵一下,打算抽身离开。苏纵竟然配合的退后一步,闪开,苏纵转身走了一步,正准备长舒一口气的时候,却突然被苏纵从后面按到了墙上。

“唔……别,嗯……”

不容抵抗的吻随之落下,双手霸道地在那细腻的皮肤上游走。苏凉被那粗糙得石墙摩擦的有些疼,但是又不仅仅是疼,还有从身后传来的有些麻、有些痒,还有些……的感觉,他几乎忍不住就要呻吟出声。

有也许是温度太高,也许是阳光太炽,让他们俩的大脑都变得不再清醒,总之,呼吸渐渐变得粗重的绝对不只是一个人。

“苏,苏爷,别……您还有正事。”苏凉撑着墙,想要推开苏纵。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