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这一刻,苏纵感觉胸口有些酸涨的疼。

小凉……

苏凉说:“苏爷,让我走吧。”

苏纵的胳膊却已经象铁箍一样抱住了他。以苏纵的灵力,他想让一个人不能动只是动动手指的小事,但是此时,他却丝毫未动用灵力,而是用一个男人的方式,最普通的男人的方式去挽留另一个人,让他心疼的人。

但是,苏凉可悲的发现,即使是这样,他也丝毫挣脱不开这份禁锢。

过了一会儿,直到苏纵温热的身躯完全包围住苏凉,他才低声说:“小凉,我知道也许你不相信,我从看见你不在房中的那一刻起就开始担心,每一分钟都比前一分钟更担心,我不停的想象着你在外面可能遭遇的事情,想象你可能会遇到的人……如果我再见不到你,我想我就要被自己逼疯了。”

苏凉不确定的开口:“……你担心孩子有危险?”

苏纵笑了:“傻瓜,我承认孩子很重要,它存在的意思对整个上界都非常重要,但是对我来说,最重要的是你。这个孩子没有了可以再有下一个,但是如果没有你,我可怎么办?”

苏凉呆了。

什么叫这个孩子没有了还可以有下一个?

大神,你说话可不可以不要这么拐弯抹角得让人听不懂,特别是我这种单细胞动物,听了还以为你和我有暧昧……

“小凉,既然对我来说,你最重要;对于你来说,离开最重要。那么我让你走,但是你想去哪里都要告诉我,我替你安排,就当让我安心,好吗?”

苏凉撇嘴,我搬家就是为了躲开你和你弟,你知道我搬去哪儿还不如不搬。只是……这话苏凉没有说出口,不知为何他的鼻子有点酸酸的。

苏纵靠得更近一点,口气跟诱哄小孩似的:“好不好?”

苏凉知道这遭怎么也逃不了,只能闭上眼睛说:“好。”

一进家门,姚冶文率先迎了上来,当他再三确认苏凉无碍之后,才长长得松了口气。

他神色凝重的对苏纵和苏凉说:“苏爷,凉少爷,请二位跟我来,我有话对你们说。”

这是一次漫长的检查,姚冶文每次挥发出的荧光都反馈回黯淡的颜色,苏凉越来越不安,苏纵的脸色也越来越凝重。

“到底出了什么事?”苏凉不解地回头,看向坐在他身边的苏纵“这个颜色,说明了什么?”

苏纵握紧苏凉的手,给予安慰的一笑,又对姚冶文说:“还是姚大夫来解释吧。”

姚冶文说:“我之前禀报过,凉少爷的孩子已经在身体里孕育了二十九个月,但是发育却并不完全,甚至可以说是发育得太过缓慢,胎儿的脏器都没有发育成型。这种情况实在太少见了,而且不太乐观。”

苏凉身体一僵,他的孩子……有问题?

上神已经带走了谨容,难道又要带走他的孩子,那他……还剩下什么?

苏纵揽过他的肩膀,缓缓得抚过他的背,安抚道:“别紧张,不管孩子出了什么问题,我都不会让它有事的,我们听姚大夫继续说下去,好吗?”

苏凉紧抿着唇,几乎失了血色,点了点头。

姚冶文继续说:“本来我对这种情况无能为力,只能等胎儿慢慢成长。但是最近,就是凉少爷来到苏府主宅之后,我发现胎儿的成长速度加快了。虽然只是快了那么一点儿,但是这种情况的出现说明只要我们采用一些积极的方法,就能促进它的成长。”

“什么方法?”苏凉问。

姚冶文回答:“灵力。”

苏纵眉头稍蹙:“你的意思是,因为小凉的灵力太弱,所以胎儿才成长缓慢的吗?”

姚冶文毫不避讳的说:“是的,苏爷。凉少爷的身体情况比较特殊,这一点我之前没有考虑到,是我失职了。”

苏纵摆手:“这些不提,你只要说明该用灵力怎么做。”

“灵力场。”姚冶文尽量快速且准确得解释道:“向凉少爷的体内输送灵力,并在胎儿附近形成一道循环,循环不断运行,最后形成灵力场,可以补充凉少爷母体灵力的不足。像这样……”

姚冶文右手抬起,画了个椭圆形的圈,浮动着淡淡的荧光。

“但是,我的灵力不合适,与胎儿相排斥,凉少爷本身又缺少灵力,所以,只能劳烦苏爷了。”

“这没问题。”苏纵很平静地笑了,他换用左手握住苏凉的手,然后抬起右手,按照姚冶文的样子慢慢地划了个圈。

一瞬间,一个墨色的椭圆型球体就凭空出现,浮动在空中。

苏纵的手掌一转,球体表层开始变得透明,最后定格在半透明的保护屏障状态。透过这层屏障,能看到内里有淡金色的流光在转动,一层又一层,由大及小,一圈又一圈得转动。

苏纵问:“这样可以吗?”

苏凉咋舌,虽说都是球,可是这差距也太大了。

姚冶文也是毕恭毕敬地说道:“如果每天能这样,那是极好的。”

“要不停地往我……”苏凉顿了一下,伸手指了指自己的小腹:“往这里输送灵力吗?”

姚冶文道:“一次至少可以持续一整天,若是苏爷这种……呵呵,也许一个月也没问题。”

一个月一次啊,那还好,不算麻烦。

说到这里,姚冶文突然一顿,又改口道:“不过,这不在我的专业范围内,我懂得也不多。凉少爷,我们还是按最保守的方法来吧,一日一次。”

苏凉转头,看向苏纵,后者对他微微一笑。看起来,没有什么异样啊……刚刚,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好像是苏纵看了姚冶文一眼,他才立刻改口的……

苏凉问:“一日一次不麻烦吗?”

姚冶文说:“不麻烦不麻烦,一切为了孩子。”说完,他就找了个借口退了出去。直到把门关得严实之后,他才长舒一口气,擦了擦额上的汗。真是伴君如伴虎,刚刚苏爷那个眼神……真吓了他一身冷汗。幸好他反应快,幸好啊……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