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凉叹气:“苏爷,不要再利用我了,好吗?”

一次又一次的……

哪怕只是个半种,哪怕是苏家的耻辱,哪怕只是苏涵的狗……请你们不要忘了我也是天人,我也有感情,我不是工具。

苏纵,你出现的好巧。

一出手,就抓住了章炎,顺便扯出了孟怀瑶这个奸细。

其实,你是利用我让孟怀瑶坐实了罪名,顺便除掉了孟家,这些过去就算了……但是现在,不管你是要借我打压你弟弟,历练他成才,还是在感情上搞什么欲擒故纵的戏码,都不要再利用我了,好吗?

不过,这一句,苏凉是不敢说出口的,他又不是嫌命长……他还要留着命来养他的孩子。

“对不起,小凉。”苏纵的脸色有些苍白。

苏凉从怀抱中挣脱开,走了两步后说:“苏爷,我想搬出去住。”

“小凉……”

苏凉回头,默默得看了苏纵,才低声说道:“不管怎样,谢谢你,苏爷。我从来没想过,这辈子还会有人向我求婚……谢谢你。”

谨容,你看到了吗?

……你猜错了。

苏爷早就知道这个秘密,我不能让他照顾我和孩子。除了你,没有谁愿意无私得只为别人奉献,不求回报……

雨季未到,春雨却意外得细细密密地飘洒下来,模糊了人们视野。也模糊了那个象是玉雕雪凝一般,极纤细又极秀美的少年,模糊了他眼中流淌出的极晶莹的哀伤……

小凉……

——*——*——*——*——

苏凉站在宽阔的大路上,分外茫然,就是刚刚他用灵力在四周探测了一番,空气中却反馈回墨色的烟雾……他自我解嘲的笑笑,原来走了这么久还没有走出苏家的范围。

苦笑,苏家养了自己几百年,他这么多年所受的也算还了苏家的恩情,怎么苏纵那家伙就是不允许他走呢?

他想搬到外城去。

不行!

他想搬出苏府。

不行!

他想至少换个环境生活。

……得,给他换了一个房间。

苏凉漫无目的地走在街上,想起来前面不远处应该有一处“云间时空轻轨”,唉,想到这个就忍不住叹气,自从有了“幻影门”,云间轻轨已经鲜少有人问津,只是,苏凉这名义上的苏家一份子,却从来没有用过那个高科技的东东。

帝都的轻轨车站按说应该是整个上界最好的,只是,凡能生活在帝都的人都不缺钱,只要是出远门都用那高科技去了,谁还傻了吧唧的在列车上折腾。所以,可怜这轻轨车站,几百年无人搭理,久而久之便成了现在这番破旧的样子。

苏凉掏了掏口袋,摸出一块银币,去售票亭买票。亭里没有人,不知道到哪里去摸鱼了。苏凉无可奈何得看起时刻表,最早的一班车在一个小时之后,他去候车点找个稍微干净的座位坐下,拿出随身的镇定药剂,喝了两口,轻轻抚了抚微微隆起的腹部,闭起眼睛补眠。

苏纵看到苏凉的时候,他正巧刚刚睡着。

整个人斜斜靠在座椅背上,他不喜欢帝都世族所钟爱的古衫长袍,而是穿着时下年轻人喜欢的简单服饰——月白色长衬衫配着深色长裤。长衬衫的衣摆有些散乱,露出腰间晶莹的肌肤。双腿闲适的侧弯着,柔滑妥帖的布料勾勒出修长的线条。白净的双足赤裸的,极乖巧漂亮,就像他给人的感觉一样。

他的身边都是破旧的座椅,角落里还堆放了些杂物,阳光从裂开的棚顶洒下来,暖融融的,一片宁静。

苏纵紧挨着他坐下,拒绝了檀伯递上前的丝缎软垫,而是让人送来一条厚毛毯。他把毛毯轻轻地搭在苏凉的身上,然后挥挥手,让所有人都散了。他拉过苏凉的手,那只手玉白修长,在阳光下,甚至能看到指尖淡淡流转的莹光。苏纵吻了一下,然后温柔的握住,闭着眼睛,似乎也睡着了。

不知过了多久,苏凉转醒,懵懂的想着不能错过最早的那班车,刚要站起身,却发现了身边的苏纵。

“小凉……”苏纵捏了捏他的手。

苏凉侧过头,惊到忘了礼数,几乎脱口而出:“你TM怎么在这儿?”

黑线……

苏凉掩饰道:“额……”

苏纵不答反问:“你要去哪里?”

“还没想好,我只是想看看搬去哪儿合适。”

“先跟我回去,好吗?”

“……”苏凉真的感到困惑,从醒来看到苏纵起他就知道行踪败露,哪怕苏纵不会对他拳脚相向,至少应该让手下把他扭送回去,实在不该是这般的低声下气的求他。

“小凉,你一个人我不放心。你先跟我回去,我们慢慢商量你想去的地方,好吗?我答应你,你想去哪儿我都答应。”

苏凉垮下肩膀,温柔真TNND是剧毒。

温柔的顾谨容他没辙对付,温柔的变了个人似的苏纵,他更是束手就擒。

“苏爷,苏家养了我几百年,除了算计了我一点点,也没有什么对我不好的。是实话,我这么笨,除了被利用,也没有其他价值了,你们用完了就算我还账了,为什么就是不让我走呢?”

苏纵的脸色难看起来,苏凉觉得气压骤降,明白自己话说得过分了。

“……对不起,苏爷……”

“不要道歉,该说对不起的人是我。”苏纵沉默半晌才说:“小凉,我很抱歉。”

苏凉难以置信地看着苏纵:“您为什么要对我道歉?苏家养我有恩,我理当报恩。而且我甘愿跟着苏涵,任打任骂也是我自己犯贱,不关其他人的事。至于你我之间……也是我和孟怀瑶赌气,倒霉中计……怪不得别人,更怪不得你。”

苏纵惊讶地看着苏凉,他惊讶的不是苏凉所说的话,这种谦卑之词苏纵每天都要听上很多遍,没什么新鲜的。他惊讶的是苏凉说这话的表情,他蓝色的眼睛清澈明净,让人一眼就可以望到底。没有一丝不甘,矫情,或者故意让人心疼他的意思。他说的那么自然,似乎他说出的就是他心中所认为的。对于苏家对他的不公,自己和苏涵对他的亏欠,都没有丝毫抱怨。那么直截了当,又理所当然。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