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纵说:“小凉和我,正如你所见。”

苏涵突然抬高了声音:“这不可能!你,你们……”又压低声音道:“好,就算你们……那你打算怎么办?”

“小凉现在住在这里,我自然会好好照顾他。等天气转暖后,我会和小凉大婚。”苏纵说得相当理所当然。

但是,对苏凉来说,不啻于晴天霹雳。

他今天所受到的震撼太多,以至于此时,他真的祈求上神给他一道天雷,直接劈晕过去得了,省得受罪。

上神啊,你听听,这姓苏名纵的在胡说些什么?

苏涵的脸也白了:“哥,你在说什么?苏家家主要大婚,怎么能如此随随便便?”

苏纵挑眉:“你不是已经替苏家攀上了和章家的姻亲关系?这就够了。树大招风,我不会再和其他家族攀亲。而且,我也不认为我和小凉的婚事很随便。”

苏涵被噎,嘀咕了片刻又冒出一句:“可是,你和他……是兄弟,怎么能?这是乱……”

“不是。”苏纵打断苏涵的话:“我们和小凉根本不是亲兄弟,他的体质和我们都不同,所以才能孕育繁衍,这些你当初不是都查过吗?”

“……”

苏涵再也找不出反驳的借口,他抬头看苏凉,带著委屈的表情看著,完全一副苏凉对不起他的表情。

苏凉低下头。

……这到底是什么和什么啊?

苏涵向来把他当成自己身边的狗,养了几百年一直忠诚无二心。他现在的心情就是自己的狗一朝被被人抢走,恨恨的感觉,倒没有什么感情的成分存在。这些,苏凉可以理解。

但是,苏纵呢?

他……他这是怎么了?

从表白到求婚,这步骤有点儿忒跳跃了。不对,还不是求婚,是直接把这门婚事敲定了,完全不管他这当事人的意思。难道这俩冤家的别扭还没闹够,继续拿自己当靶子鬼扯吗?

没等他想到明白,突然,苏涵出口反对:“不管怎样,我不同意。哥,”他声音有些哽咽:“你不能这么对我。”

“怎讲?”苏纵问。

“哥……”不知怎的,苏涵这声音里似乎有些哀求的味道:“凉儿和我,我们从小一起长大,您是知道的。哥,我,我不能……”

“小凉怀得孩子是我的。”苏纵截了苏涵的话,突然道。

……

苏凉心惊,大神啊,你怎么能如此随便的就把这事儿说出来了?

他抬眼去看苏涵,眼见他由惊讶,到疑惑,再到不可置信,然后过渡到震惊,恼怒,愤恨,最终,归于平静。除了他有些泛红的眼睛,脸色已经恢复到像是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我问过你好多次,你都不和我说。”苏涵苦笑:“而且是,不管怎么样……都不说。”

不管怎么样……苏凉想到了那些逼他就范的手段,不由得脸红,他低下头,不敢看苏涵的眼睛,他也不明白为什么,苏涵的眼睛里的神情像是利刃,扎得他浑身疼。

“凉儿,原来你爱的是我哥……你为什麽都不告诉我!”苏涵的声音压得很低,有些微颤。

苏凉差点被口水呛死,什麽爱,他什么时候说他爱苏纵了?

苏纵温柔得看了苏凉一眼,对苏涵说:“苏涵,你和小凉一起长大,既是他哥哥,又是他的朋友。你能祝福我们,小凉一定高兴。”

“你这人……真是不够意思。”苏涵挤出一个笑容,却僵硬的难看:“我找了你两年,你却……你和哥哥的事,在那个时候完全可以和我说的……让我白误会顾三那么久,现在他死了,你却……也罢,你高兴就好。”

苏凉实在是搞糊涂了,这话怎么听怎么别扭,和临终告别似地。

苏纵突然没头没尾的提了一句:“对了,你的人今天来过。”

苏涵问:“谁?”

“大概叫吕然的。”

苏涵一愣:“他来做什么?”

苏纵看了苏凉一眼:“来找小凉。”

苏涵的脸色变得有些不好看,他对着苏凉说:“他都和你说什么了?算了……不管他说什么,你都不要相信,他,他恨我……”

嗯?

苏凉有些讷讷的,吕然并没有说什么不好的话啊,为什么不要相信?

苏纵说:“小凉心思单纯,你和他说了他也不懂,有些人……你还是防备着点儿好。”

苏涵一别脸,有些倔强的说:“这个我自然知道,哥,我走了。”

说是告别,苏涵却没有对苏凉告别。

一句话,一转眼,人没了,连句再见都没有……

苏凉突然心脏纠结得疼,他宁可苏涵暴怒,上前来揪住他的头发一顿痛打,也好过这样委屈的盯着他,不言不语的走掉。他觉得好像少了点儿什么,心里空落落的。他问苏纵:“为什麽要告诉他这些?”

“苏涵很聪明,他早晚都会发现,不如先和他说。”苏纵说。

“那为什麽说我爱慕你,为什么说要和我结婚!”苏凉抬高了声调。

苏纵丝毫不恼怒他的忤逆:“是这样,小凉。婚期我已经定下,典礼也已安排妥当,小凉,你只要安心嫁给我就好。”他身子前倾,手指与苏凉冰冷的手指交叠,“好吗?”

“不。”苏凉别开脸:“苏爷,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和我……根本没有感情。”

“……,”苏纵没想到苏凉会这么直接,他一顿,但口气未改,“我会对我的行为负责,你怀的孩子是我的,我理当对你负责。大婚,也是我应该给你的名分。”

“负责任?你不需要对我责任,我已经成年,不管是和你发生关系还是怀上孩子,行为和行为的后果都应该由我一人承担。至于名分……”苏凉忍不住讽刺的一笑:“这种东西,对我这个苏家的半种来说,从出生开始就是奢求。”

“小凉,你误会了……”苏纵握住他的手,轻声的想要解释。却被突兀地打断,苏凉小声说:“苏爷,您……那天晚上,就是两年前的那天晚上您知道爬上您床的那个人是我,对吗?你一直知道我怀的孩子是您的,对吗?”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