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苏凉眼镜睁得大大的,只看到眼前纤细的眼睫,显得分外妖娆。

他在……亲我?

大神在亲我?

苏凉彻底当机。

下一刻,视野忽得改变。

他看到了回廊那雕花的穹顶,晃动了两下,他的两脚已经离开了地面,身体被人环抱了起来。

“苏,哥……”苏凉的手撑住那人的胸口,惊得不知道该说什么做什么,只能呆呆得看着,看着眼前这张明明属于苏纵,又不像是苏纵的脸。

可惜,那张脸上什么特别的表情都没有,只有微微闭合的眼角,略有些温情的痕迹。

“小凉。”苏纵把苏凉圈在他和廊柱之间,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眼神中突然带了几分狡黠,这个表情有些像苏凉记忆里,第一次见到的刚刚成年的苏纵:“小凉刚刚还保证过,你愿意受罚,而且怎么罚都随我,不是吗?”

“是……”

可是,受罚不该是这种方式实施的吧?现在的这种情况,就是杀死我一千遍,重生一千遍,我也想象不到会发生的好伐……

苏凉在心中腹诽,因为他只能这样做了,苏纵是不会给他时间让他把反驳的话说出口的。

大神做事嘛,自然“快准狠”大行其道。

气势是强硬的,但是落下的吻却异常温柔。柔情中透着隐忍的灼热,如江南烟雨一般,纷纷然得坠落……额上、眉上、鼻尖、额上流连忘返,最后落在唇上,由浅及深得辗转着,加深着,吸吮着……呆滞的苏凉更是方便了这种自由的掠夺,舌尖被迫随之舞动缠绵。

“唔……等等!”苏凉终于挣脱出来,密合的唇瓣因为乍然分开,有轻轻的脆响:“我……你,我们……”

“小凉。”苏纵的灰色的眼睛如深海一样深邃,这样漂亮的眼眸中透出的浸着温柔的目光更是要把眼前之人淹没:“怕我吗?讨厌我吗?”

怕?

……有点。

但是,“讨厌”自然谈不上。苏纵这人,让人崇敬,让人恐惧,却无论如何也不会让人讨厌。

“不,我……”苏凉一边喃喃得说,一边思索着措辞:“那个,按辈分来看,您是我哥,是苏涵的亲哥,是整个苏家的家主,是天界的支柱,没有人敢讨厌……”

“嘘。”苏纵的手指竖在唇边,眼神又深了几分,做了个噤声的手势:“小凉,别人怎么看我,我不在乎,我是问你,你讨厌我吗?”

“不,当然不是。”被那样的眼睛,以那样的目光凝视着,苏凉本能得脱口而出。

苏纵笑了。

即使只是稍稍漾起的笑容,已足够炫目。

他在苏凉的唇上轻啄了一下:“我很高兴。小凉,不要怕我,记得吗?那时候我说过,我会和你在一起,永远。”

……

这表白来得太突然,突然得让苏凉无法思考。

他……在说什么?

苏凉承认,“誓言啊”,“永远啦”是比较动听,但是这些都是人年纪小的时候才会信以为真的。他曾经希望苏涵能将这些话讲给他听,可是,从来没有……

唯一一次,对他讲出类似表白的话的人是顾谨容,陪他一逃两年,没有半点埋怨。只是,苏凉对顾谨容的感觉愧疚大于其他,表白什么的他也没放在心上。

眼下,苏纵的告白,却让苏凉迷惑了。

苏凉这人没什么灵力,更没什么野心,唯一执着过,追求过的只有苏涵。

但是,当苏涵一次又一次的践踏他的尊严的时候,动不动就怒发冲冠动用暴力的时候,口中说着不喜欢男人,却和他哥滚到床上的时候……那时候苏凉就知道,这就是命。

爱,这种东西,不过就是那么回事儿。

一旦定下了结局,无论你是不甘抑或不舍,一切都已经结束,过去的终究只能是过去。这就如同阎罗王生死簿上的朱笔御批,板上钉钉的事儿,只委屈了苏凉这只被屈死的小鬼。

只是这厢苏凉刚刚认命,那厢苏纵怎么突然冒了出来?还又是表白,又是永远的……

苏凉是笨了点,可他也不是白痴。

苏纵是谁?

抛开苏大神那一个个金光闪闪的名号?

他,他他——

明明是情敌!

“走神了。”苏凉忽觉唇上一痛,眼前的苏纵笑容不改:“想什么呢?”

?!

苏凉睁大眼睛,大神居然会咬人?

呸呸。

……明明是情敌,好吧,至少是曾经的。

“小凉,我还有个问题。”湿热麻痒的感觉由嘴唇过渡到了脖子上,苏凉立时有些不安得僵直身体:“不过,你需要等我一会儿,有点儿事情要先解决。”

冬末春初的回廊异常安静。除了微风吹过干巴巴的树丛之外,什么声音也没有。

苏纵环着苏凉,背对着回廊的出入口,眉头轻锁。

“出来吧。”苏纵说:“苏涵。”

苏涵?!

一听这名字,苏凉浑身一震,心扑通扑通猛跳起来,犹豫了片刻才朝着出入口的方向看去。苏凉知道,他和苏涵已经没有任何瓜葛,只是,一想到是他,本能得缩起手脚,一副做了亏心事的样子。

苏涵丝毫没有被揭穿的窘迫,蛮自然地甩手现身,脸上还挂着笑。苏纵转过身,走到苏涵面前:“下次偷听的时候,记着藏好自己。”

苏涵笑道:“没有价值的事情,我才不屑于偷听;有价值的嘛……不听不就赔了?哥,这还是你教我的。”

苏凉黯然,他听到了多少呢?

只是听到他和苏纵的对话,还是连……被顾谨容套话的那部分也听到了。

苏凉还没有纠结完,苏纵就帮他问出口:“你听到了多少?”

苏涵翻白眼:“能有多少?您在这里,我不过刚到就被发现了。”

……

苏凉长叹一口气,还好还好,最近与死神总是擦肩而过。

“对不起,苏涵,这件事我一直瞒着你。”停顿片刻,苏纵又说:“但是,我相信你应该明白我隐瞒你的原因。”

苏涵一愣,抬头看了看苏凉,又看了看苏纵:“哥,你这话什么意思?”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