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过,他说了些别的:“凉少爷,您不出府,我倒是听得一些传闻。顾家,已经没什么人了……三少爷一去,顾家老爷就一病不起,没几天就去了。两位小姐早嫁,府中只剩下夫人一人。听说顾家还有个四少爷,是庶出的,本来该捡一现成的大便宜,他却没有人影儿。顾家旁系的人内斗的厉害,可惜谁也压不倒谁,最后只能把家给分了。现在的顾府……真的剩不下什么了。”

又是一个晴天霹雳。

苏凉愣愣的,他还沉浸在谨容逝去的悲痛里,外面却翻了天了。

顾家,散了。

又一个世家,没了……

苏凉黯然,郑重得把顾家的玉牌收好,又拿起了那块石头——通体蓝色,颜色暗沉浑浊,是一块留音石。

谨容最后还留了话给他。

“吕然,”苏凉挥挥手:“你先出去一会儿,我想一个人待会儿。”

吕然应声,退了出去。

留音石有灵性的,制造它所需的工艺非常巧妙。它只为指定的人说出记下的语句。它知道,谁是被指定的人。

苏凉伸出手去,把食指妥帖得按在石头上,说:“以上神之名。”

什么也没发生。

苏凉并不着急,托苏涵的福,这个东西他使用过,也知道规则,要慢慢得等。果然,过了一会儿石头动了,似乎有些困倦得扭了几下,然后,渐渐的,渐渐的发出金色的光。

一个轻柔儒雅的声音在耳边响起:“凉儿,对不起,我不能不救孟小姐,这是……嗯,交给我的任务。以后,我不能照顾你了……你应该把那个秘密告诉苏爷,告诉他孩子是他的,他能照顾你,照顾你们。对不起,凉儿,对不起。”

听完,苏凉先是一愣。谁……让谨容保护孟怀瑶,这是什么任务?而后,他的眼睛却是发酸,不自觉就留下眼泪。

直到最后,谨容惦记的都是他,都在为他着想、为孩子着想。

谨容……

这时,大门突然开了。

有人大步得走了进来,从身后抱住了苏凉。他的动作很温柔,脸上也挂着温和的笑意,但苏凉还是感觉到了他与平时不同。

他……听到了,这次,绝对听到了。

苏凉眼一闭,虽然谨容希望他告诉苏纵,但是,他心里……是极怕苏纵的。真到了要坦白的时候,他更加忐忑不安。

苏凉轻声道:“苏爷。”

苏纵握住苏凉的手:“小凉,又叫错了。”

苏凉一滞,不着痕迹地把手抽了回来:“哥……你,你回来了。”

苏纵没有不高兴,也没有什么其他反应,他抚摸着苏凉的头发:“怎么哭了?不舒服吗?”

真是明知故问。

苏纵这家伙就是这点不好,仗着自己势大压人就算了,还非摆出一副平易近人的样子。唉,反正不管该不该说,都已经让他听到了……

可是……该如何挑明呢?

苏凉抬头,正好看到还在门外垂着头候着的吕然。对,怎么忘了他了呢?他让吕然在外面等一会儿,吕然是不能随便离开的。

苏纵顺着苏凉的目光看去,淡淡得问道:“这位是……”

吕然头垂得更低了:“苏爷,小人吕然,是在苏府别院侍奉的。”

苏纵声音很柔,眼光却冷:“小涵的人?。”

吕然答道:“是。”

苏纵说:“天色不早,你该回去了。”

这逐客令,一点儿也不客气。

苏纵就是这个样子。从言谈举止各个方面来看,都不会让人挑出一丝儿错,但就是让人感觉冷,感觉他从灵魂里透出来的让人生畏的威严。

但是,一旦苏纵与苏凉单独在一起,这种感觉就会消失殆尽。

苏纵温和地问:“小凉,该用晚膳了,我们一起?”

苏凉还有点儿适应不过来,喃喃道:“好。”

苏纵牵着苏凉,闲庭信步得从廊下走过,他的身姿如风中的一支鸢尾——白色的衣衫,淡青的装饰,紫色的外袍——风吹得衣衫轻轻翻摆,那青色和绛紫也随风飘摇舞动,雅致中透着出尘。

这样的一个人真的不能伤害,也让人不忍心去伤害。

……可是如果已经伤害了,而且还算得上是“当面”承认了,那再做无知状就会徒然显得卑鄙。反正是死是活就看今天了,苏凉计较了一下,决定先发制人。

“苏爷……”

“再叫错就该罚了。”苏纵轻轻捏了捏苏凉的手,笑道。

苏凉缩了缩脖子,该罚……好容易积攒出的勇气又没了。

“嗯?怎麽了?”苏纵停下脚步,关切道。

苏纵这一停,苏凉打了个冷颤,硬着头皮说:“……刚刚你都听到了。”

“嗯。”苏纵的脸上没有表情,不知道是生气还是恼怒。

“当时我被孟……就是那个小瑶,嗯,下了药……我不清楚为什么会那样,我不是故意的……”苏凉努力地解释,却感觉越来越无力。

“嗯。”苏纵依然没有表情,像是什麽也没有发生过一样。

苏凉的表情垮下来,丧气道:“好吧,我知道这听起来很像是推卸责任……好吧,好吧,当时的事情是我做的,那天我逃走也是不负责任的行为,苏爷,你想怎么罚就怎么罚,要杀要剐,悉听尊便。”

苏凉说得大义凛然,可是当他一抬头与苏纵目光相对,便又瑟缩了起来,怯懦得不敢开口:“……总归做错事,受罚是应当的……”

“嗯,确实该罚。”过了一会儿,苏纵说。

看吧,就说逃不掉……

“不过,罚你不是因为那天怎么样,而是因为你又叫错了。小凉,我是你哥哥,不许你再叫我苏爷。”

什么?

苏凉诧异得抬头,只见苏纵淡淡一笑,那眼神特别柔和,该怎么形容呢?恩,就像是浸在水中的满月,盈着融融的柔光。

苏纵说:“我可记得小凉说过,要怎么罚都随我。小凉,你也要记得。”

“……”苏凉一时间不知道该如何反应,这么就算完了,没有什么惩罚?甚至连句责备的重话都没有?……这苏大神也太好脾气了吧?

苏凉在心里计较些有的没得,嘴上随意应付着苏纵的问话。却在一瞬间,眼睛突然睁大。

唇,唇,他的唇……

他的唇上那柔软而清香的触感……

那是——

苏纵!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