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以为只是无伤大雅的玩笑,后来看到苏爷,我就知道这件事情不简单了。他们把我关到这里,一开始我以为自己能出去。我还有父亲,哥哥,还有孟家,可是现在……我知道不可能了。孟家倒了,谁也指望不上了……”她低声哭泣,不知是屋内的光线问题还是别的什么,苏凉觉得她流的都是血。

“我不是什么好人,但是从来也没有太恶毒的心。你和苏爷的事情,当时真的是意外,不是我安排的……我知道这都是报应,可是我就是放心不下……我放心不下苏涵,我是真的爱他的。”她最后几个字,声音不由得高了一些:“我不会背叛他的,但是他不相信我,真的,有人要害他。我,希望他小心。我知道他相信你,只有你了,如果可能的话,请你多照顾他一下。”

苏涵……相信他?

孟怀瑶是不是人之将死,产生了什么幻觉,胡言乱语了?

“还有这个……麻烦你交给他。”孟怀瑶递出来一个皮袋子,苏凉握了握,里面大概是块玉。

没过多久,苏凉又跟着顾谨容走了回去。回去的路显得快了许多。

苏凉忍不住问:“孟怀瑶,她要死了吗……”

顾谨容轻声说:“她不好了。你不用多想,她死了比活着舒服,家里人都没了……”

“就没有别的办法?”

“谁让她谁不好得罪,偏去得罪苏家。”

苏凉觉得胸口翻腾的厉害,苏家……苏纵、苏涵虽不是大好人,但是也不是恶人啊。

“谨容,那你和她……”

顾谨容叹了口气:“我和她小时候就认识,后来又是帝都学院的同学,看到她这个样子,我也不忍心。如果有机会,我也想救她,可惜没有……她最后求我要见你,我就答应了。凉儿,你不怪我吧?”

苏凉讷讷的:“不,不要紧。我们走慢点吧,我觉得有点憋气。”

开始,苏凉以为只是因为这里太黑,太压抑产生的憋闷的错觉,后来,他越走越不对劲。温度似乎越来越高,连呼出的气都是热的。

苏凉转头:“谨容,你有没有感觉到不对劲?。”

“怎么了?”

“上面大概起火了。”

顾谨容脸色一变,他们现在还没有到那扇铁门,外面的情况看不见,如果真的起了火,那么他们不是要被憋死在这里?

他伸出手指,从墙壁最低端的出气口处射出一道光线。本来应该是漆黑的夜空,此时却有着通红的光亮,那是一种异样的红色,不详的红光让人觉得连天都要烧起来了。

苏凉什么也没有再问,他只觉得嘴唇发干,一个字也讲不出来,后背上原来一些热涔涔的汗意,现在全化成了刺骨的森寒。

果然……

顾谨容一把掐住了苏凉的胳膊,他的手指纤长,平时总是有一种优雅的感觉,现在却让苏凉觉得像尖利的利刃,被掐的生疼。他说道:“跟我来,从这边走!”

“凉儿,别怕,我会保护你。”

在今日之前,苏凉认为顾谨容是个病弱的公子哥。直到今天,他才发现,顾谨容也是帝都世族的后人,他的一颗心早就如其他世族继承人一样,坚硬无比。在危难的时刻,他能最快的找出解决的方法,他有一定要保护的对象,哪怕付出再大的牺牲。

他说:“凉儿,我们不会死的,相信我。”

苏凉有些迟疑:“……我们不会死。”

顾谨容握紧他的手,盯着他的眼睛道:“凉儿,你相信我的对不对?我从来没有骗过你的对不对?”

苏凉点头:“对。”

顾谨容继续说:“那我们一定能出去,我说不会让你死在这里就一定会做到!你相信的,对不对?”

苏凉咬了咬牙道:“对,我们不会死在这里!”

顾谨容从一面石墙上冲出一个洞,拉着苏凉跳了进去。这里像是想接连的另一处密室,走廊很长,跑了许久,终于遇到一扇窗子。他推开这扇窗,下面竟然是山峰,还积着雪,这么隐秘的地方……如果运气稍差一点儿,他们也不会找到;如果建别院的时候稍过一点,这里直接就是峭壁,他们也无法逃生。

真的,感谢上神!

“凉儿,你先下去。”

“你呢?”

“我保护你。”

这条路很陡,而苏凉又怀着孩子,灵力几乎没有,顾谨容用灵力在他身上做了千丝缠,以自己为支点,把他慢慢的放下去。待他安全到达地面之后,他发现顾谨容并没有跟着下来的意思。

他道:“谨容,你快下来!”

顾谨容说:“凉儿,你先回去,我去看看孟怀瑶。”

?!

苏凉急了:“谨容,你要做什么?你不能回去,你回去就出不来了!”

“谨容!!”

“谨容……”

远处山峰在夜色下像是一根根石雕的柱子,冰冷,坚硬,苏凉望着那灼热的火光……不知道这大火是从哪里烧起来的,苏涵还好吗?苏纵呢,也逃出来了吗?还有,顾谨容,他还能不能再出来……

这种对亲人朋友安危的挂念是一种莫大的恐惧,这个时候,什么都不重要了——什么爱不爱,恨不恨,爱谁,不爱谁。

因为能不能活过今晚,没有人知道;明天又会怎么样,更没有人会知道。

……

——*——*——*——

苏凉是一个人跑回去的,满脸都是黑灰,衣服更是没法看。他不会知道,等待他的是这样一幅光景。

他是从密室逃出来的,那里也是所谓的牢狱,离别院的主屋很远。他从那里跑过来,花费了很长的时间,火势已经被控制了。只是,他刚刚踏进前院,就被人拦下了。

映入眼帘的是两个陌生的人,穿着黑色的衣服。他们的面目冰寒,语气更是僵硬:“你刚才做什么去了?”

苏凉愣了愣,下意识地指了指密室的方向:“刚刚去那边看……看一个朋友。”

“朋友?什么朋友?”其中一人追问。

“额……”苏凉没有说出孟怀瑶的名字:“老朋友,你们又是什么人?在这里做什么?”

“我们隶属于帝都外城的军统护卫军一部中二分队,特别来此调查这起纵火案。你刚刚从着火点的方向来,说话吞吞吐吐,故此,我们希望你现在回到警局协助调查。”另外一人说。

苏凉难以置信地睁大了眼。

护卫军礼貌地说一声:“请现在跟我们走。”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

上界是没有警察这个概念的,有的只有军队,他们通过分属的“部”或“队”的不同,来划分职责。这个“一部中二分队”应该就是负责帝都外城居民安危的。

这还是苏凉第一次进这个地方。

记得,很久之前,他曾经读过一篇故事。讲的是有个小国,设置了一个秘密检察官的职位,考取这个职位的最终考试的试题就是——把他们安排进一个四方形的房间,房间中有一把平淡无奇的小木头椅子。然后上级下命令道:逼迫这把椅子坦白罪状,然后写成笔录,否则的话不准离开房间一步。

现在就是这个故事的现实写照。

外面的天还是黑的,屋里的光线更是昏暗。苏凉坐在冷冰冰的椅子上,没有毯子,没有食物,甚至连杯水都没有。对面坐着盘问他的护卫军军官,他看上去年纪不太大,脾气有些急躁。因为总是在几个问题上打转,没有实质性的进展,他声音有些抬高,嗓门也大了,眼睛里更是带着一股噬人的气息。

“你的意思是,你没有放火,只是去那边看你的朋友。”

“是。”

“你的什么朋友?为什么要在那个时候去探望。”

“……我们算是情敌。她快死了,托人带话说要见我。”

“情敌啊……那你怎么知道她死了?”

“她看起来很不好,脸色很暗,还在吐血。”

“那你什么时候发现起火的?”

“从密室出来之前。”

“那你又是怎样逃脱的?”

“我的另一位朋友,他带我去见她,也是他帮我逃出来的。军官大人,我的朋友命在旦夕,我需要去救他!”

那个军官漫不经心的扫了苏凉一眼,继续慢悠悠的问:“照你这么说,你进去之前没有起火,出来之前火势已经很大了,看样子,你就没有嫌疑了……”

苏凉有一句没一句地说着,绞尽脑汁地想跟上他盘问的节奏,却越来越无能为力。他脑海里只有一张画面——黑夜下的山峰,灼热的火光,还有顾谨容……此时也分外模糊。

这个房间只有一扇窗户,却关不紧,陈旧的窗户随着风雪来回的扇动着,很冷。

苏凉想圈起身子来取暖,却没有力气。也不知道在这里坐了多久了……他抿了抿唇,说:“我知道的只有这么多,火不是我放的,我也不知道是谁做的。”

那军官如同恍然大悟一般“哦”了一声,突然,他用力地拍了一下桌子,站起来。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