却见苏纵右手的食指抵在苏涵的手臂上,苏涵恨恨得咬牙,只是手臂僵硬如同石块,丝毫动弹不得。

苏纵说:“道歉。”

“为什么?他又和顾三那个家伙搞在一起,凭什么要我道歉?”

“小涵,说话要有理有据,这些连你自己都说服不了的闲言闲语,怎么能成为罪名?”

“……”

“给小凉道歉。”

这一幕,苏凉太过眼熟。

苏纵这个人的狠是出了名的,他整人的时候一般不会亲自出面,一旦出面了,就是眼前这幅调调。

话不多,行动派。

只是,苏涵是他的亲弟弟啊?他为何要这么整他?

可别说是为了苏凉什么什么的。

苏纵的眼里除了血缘至亲,其他什么人也容不下。他的身后不知跌碎过多少芳心,区区一个苏凉,还是“少一点”的,实在算不了什么。

想到此,苏凉不禁笑出声,发觉其他两人一齐在看他,便微笑道:“苏爷,您在开玩笑?涵少爷给我道歉?呵呵,您千万别拿我开涮,我这人可没什么幽默感。”

苏纵没有反应,苏涵却是明明白白投来两束怨毒的目光。苏凉苦笑,在心里怨念:你说我容易吗?在苏纵眼皮底下装疯卖傻,还不是为了小样儿你吗?你凭什么还那么恨我?

……真是冤孽。

当苏凉犹豫着是否还要再劝劝苏纵的时候,头顶上方适时响起一声怒喝:“对不起!苏凉!这样总行了吧。”他说完便冲出门去,在门外又吼了一声:“你还在那里杵着做什么?挺尸?”

屋里的吕然赶紧应了一声,一溜烟的跑了出去。

苏凉讷讷的,不明白为什么苏涵最后看他的那一眼带著恨意。而吕然,也是……

那天之后,又一连几天不见苏涵。做好准备会被找麻烦,却是白忙一场。本以为,这就算给那场意外画上了句号。但是,苏凉错了,他低估了一个人。

不是苏涵,是苏纵。

“什么?让我搬去苏家主宅?为什么?”

“凉少爷,这是苏家长老院的意思,请您收拾一下行装,三天后属下来接您。”

这几天,苏凉一心担心苏涵报复,却不想首先收到的是苏家长老院发来的指令,说什么他有孕育之能,兹事体大,需要特殊照顾,让他三天后搬去苏家主宅。

苏凉得到这消息的时候,脸都绿了。谁不知道苏家的元老院是苏纵控制下的傀儡机构?谁不知道苏家主宅就是苏纵的老窝?让他去那里,不是有去无回吗?他可不会认为,苏纵帮他说了几次好话就会什么事都能原谅他。

人情这东西,在苏爷面前可什么都算不上。

通报的人刚走,苏涵就来了,身边跟着吕然。

看一个人的身份地位,有的时候看衣服就行了。

吕然还是一副乖宝宝的样子,跟着苏涵后面,也不多话。他穿着一身玉白色的衣服,走动间会有若隐若现的银丝花纹,一看便知这身衣服价值不菲。这种古风的衣装是帝都世族的钟爱,当然,能穿的起这种衣服的也只有世族,平民百姓那只能着便装。即便再搞什么流行趋势,那和贵族比起来,还是有几千年的差距。

苏凉不喜欢这种衣服,太繁复。但是,他也不得不承认,吕然很适合,有一种清雅含蓄的风情。

他只是就事论事……真的不是嫉妒。

苏涵的脸色不好看:“你知道我哥为什么要这么做吗?”

苏凉说:“……不知道。”

苏涵一时间也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突然拉了吕然一把:“我和他在一起了。”

估计苏涵自己也不知道为什么突然来了这么一句。吕然一愣,随即脸色微红的低下头。苏凉也是一愣,却愣了许久都没有反应过来……

也许,在别人看来,苏涵这是一种显摆自己有好东西的小孩子心理,笑笑而已。但是在苏凉看来不是,他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悲哀。

苏涵果然是能接受男人的,他有了一整个别院的男宠,他有了想每天都带着身边的独宠,可惜,都不是自己。也许以后,他会有一张长长的男宠名单,那上面也不会自己的名字……

苏凉真不知道这是一种什么感觉。

就像有根棍子伸到他肚子里搅来搅去,把心肝肺什么的都胡乱搅了一起,从外面看什么事也没有,里面,却没有一处是完整的了。

“那你好好休息吧,我们先走了。”苏涵莫名其妙的来,又莫名其妙的告辞。

休息?

这种乱七八糟的伤要怎么才能养得好呢?苏凉突然觉得,连吸气都觉得疼,真疼。

苏涵后来自己又来了一次,说的话更是莫名其妙得很。

他大概刚刚和他哥吵完,说话都像装了原子弹,火药味十足。他说:“苏家是三神之一,原本是很传统的家族。嫡子就是嫡子,地位是出生就注定好的。凉儿,你知道你才是长房嫡子吗?你才是应该做苏家家主的人吗?”

苏凉纳闷,苏涵又犯什么抽?这问题问得没头没脑的。

苏涵又说:“凉儿,你是长房嫡子,大伯唯一的儿子,你想夺权吗?”他边说边注视着苏凉,眼光未免仔细过份。

苏凉很干脆的摇头:“当然不会。”对着苏涵这张脸,他本能的不愿意多说,可是这种问题又不能不表态,他说:“我不是做家主的那种材料,你哥做得很好。而且……我的灵力,又是半种……我不想因为过去而背负什么骂名,也不想因过去而产生什么奢求。”——只要顺利的产下孩子,然后逃离这里,和它一起快乐的生活就够。

不过,最后一句苏凉不敢说出口。虽然,这是他唯一的愿望了。

苏涵冷笑:“我就不这样想。什么是奢求?有能者得之,怎么能叫奢求?灵力什么的也不是重点,家主又不是护院,哪里需要那么大的灵力。如果换作是我,我一定会试一试。”

苏凉听着有些心惊:“苏涵,你不是第二顺位继承人吗?”

苏涵说:“是又怎样,不是又怎样?给我第二继承权,不过是个好听得名份,有什么实际效用?对我来说,远远不够。”

苏凉更加紧张:“难道你想对付你哥?”

“就算我想,也没人敢下手。”苏涵耸耸肩,不欲多谈:“自古成王败寇,我只是觉得什么都值得试一试。”

……

最后一位来访的是顾谨容。

“谨容?你要带我去哪儿?”

“嘘,跟我来。”

顾谨容走在前头,苏凉不知道他这么神秘的带自己去什么地方。

“到底是什么人要见我?”

“嘘。”

黑暗里,没有灯光。他们穿过一栋又一栋的建筑,直到前方出现黑黝黝的一扇门,门后面有什么,苏凉觉得一点都不期待。顾谨容把门打开,里面是盘旋向下的阶梯,苏凉心里忐忑不安,但是他信任顾谨容,相信他不会害他。

他进门之后,身后的门又无声的关上了。顾谨容在前面引路,苏凉不知不觉加快了步子,跟得紧紧的。他总觉得这黑暗有些令人恐惧,他总是会不自然的想起许多恐怖的事情。

再向下,空气渐渐变得污浊。

“是谁想见我?”

“是孟怀瑶。”

苏凉有些奇怪,谨容怎么会和孟怀瑶扯到一起的呢?只是,来不及细想,他们终于下了阶梯,触到了地面。

那条路上有灯,光却并不明亮,苏凉在一扇小门前停下来。

他一直觉得,孟家倒了,孟怀瑶的大小姐是做不得了,但是,顾及旧情,她的命应该会被保住。毕竟,她和苏涵是有过婚约的,几百年前就订下了。苏涵曾经也说过,小瑶是妹妹,怎么能下得了狠手。但是,当他看到孟怀瑶的时候,就知道,自己果然是个笨蛋,想法永远那么天真。那日,她或许疯狂,但是至少还有着生命力,此刻,她的脸色异常灰白,气息微弱到几乎觉察不到。

“孟怀瑶?小瑶?”

孟怀瑶动了一下,睁开了眼睛。转过来,看着苏凉,似乎,过了很久,她才认出来人是谁。

“苏凉……”孟怀瑶打起精神,伸出手去拉他。苏凉极其尴尬,他极力压制着心底的抵触情绪,才没有把手抽回来。幸好,孟怀瑶也不是真的要去拉他的手,只是碰了一下,就缩回去了。

只是,苏凉的心里更加不安。

她为什么要见他?她怎么会认识谨容?谨容又为什么要把他带到这里来?

“求求你,苏凉,帮我一个忙。”

苏凉一愣。

要论孟怀瑶这个人的性格,那叫一个八面玲珑,和她有交情的人数不胜数。最没有交情的,那当属苏凉了……

为什么,她最后的愿望不托付给其他人,反而托付给他呢?

“别人我都指望不上了,只能来求你,我知道,只有你能帮我。不管你信不信,我都是被别人利用的。本来,我是想陷害你,就像曾经那样……”说到这里,孟怀瑶停了一下,见苏凉脸色没变才继续说下去。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