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当苏凉尴尬得准备说什么的时候,只听暖房外有人道:“那里的蝴蝶倒是新奇,每只蝴蝶的身上都有着错综复杂的花纹。”

另一个人回答:“确实,欣赏这种蝴蝶是极为讲究的,若离近了,只会觉得这花纹毫无章法,古古怪怪;若是距离掌握的好,就会觉得色彩斑斓,不由赞叹自然之神奇。”

……

听到这清雅的声音,屋内的两人皆是一惊。后来,门外的人又说了什么,他们都无心去听。

苏纵……他听到了吗?

苏凉双手蒙到眼睛上,这下子,死定了。

一时不查,手中的茶杯掉落在地上,碎了一地。

——*——*——*——*——

这一整天,苏凉都过的忐忑不安。苏爷听到后会有什么反应?为什么过了这么久他还没有杀过来,把他就地正法?难道苏爷气过了头,要用什么非常手段不成?

苏凉摇了摇头,越想越纠结,越纠结头越痛,他索性到躺椅上躺下,闭目养神。

算了,算了,人之命数天注定,管他呢。

只是,没过多久,他便被一阵剧痛唤醒。

有人拽著他的头发把他拖起来,他惊呼一声,人都还没有完全清醒,不明白发生了什麽事。待他看清了来人,顿时恼怒。真是莫名其妙,要不不见人,要不一见就拳脚相向。走了个孟怀瑶,又来了个章家小姐,在这个人心里,自己到底算是什么?

对了,生育工具!

除了威胁他,拖他上床之外,他对于苏涵什么也不是!

这样想着,苏凉的口气也不客气:“苏涵,你放开我!”

“你……我这几天不眠不休的工作,你竟然又和顾三那个贱人混到一起去了!”苏涵因为愤怒,身子都血气上涌的抖起来。

苏凉一愣,他不过是早晨出去走走,顺便看望了一下谨容而已,怎么到了苏涵嘴里,他们的关系就变成了如此不堪呢。他抬手抓住苏涵的胳膊:“有话慢慢说,你先放开我。”

苏涵甩开他的手:“慢慢说?我问你这个野种是谁的,你打死不肯告诉我。现在我不过离开几天,你就又和顾三搞在一起……你,你当年在学校里面就整天勾三搭四,逃家也要拉上个顾三一起,我怎么这么笨会相信你……你果然是离了男人不行,你这婊子!”

苏凉没有想到他会这样说,脸色顿时黑了下来:“苏涵,你住口!”

苏涵一直扯着他的头发不放,恶狠狠的说:“你心虚了?”

“我不过是去谨容的花房里坐了坐,他是我朋友,为什么我不能见他!你说我们俩有苟且之事,有什么证据?”苏凉按住被抓的头皮,尽可能冷静得解释。苏涵口无遮拦得羞辱他,他心中悲痛可想而知,可是,这个人是苏涵……

“证据?好,你要证据是不是?吕然,你给我进来!”苏涵对着门外喊道,不一会儿,进来一个白白净净的男孩。苏凉端详了一会儿,想起这个男孩儿他曾经见过。

“吕然,你说你今天都看到了什么?”

“禀涵爷。”吕然口齿清晰的说:“上午我见着凉少爷去花园散布,他不走前院,却从后廊绕过去,在暖房里待了大半天的功夫才出来。出来的时候脸色很不好看,象是被人撞破了什么的样子,还四下看了看,怕是被其他人看见。我特意去暖房那边转了个圈,房里只有顾三少爷一人,三少爷看到我,脸色也有些慌,急忙关了门。当时,我只看到地上落了个厚毯子,还有些像水一样的东西洒在上面的痕迹……”

苏凉越听心越沉,苏涵越听脸越黑。

听到像水一样的痕迹的时候,苏涵实在忍不住大喝:“行了。”

吕然赶忙闭上嘴,低头站立到一边,一副乖宝宝的样子。

苏涵的脸色沉得吓人,他看向苏凉,虽说苏凉脸色苍白,大病初愈的模样,但是神情却没有特别慌张惧怕。苏涵说不上来为什么,一看到他那双的眼睛和紧抿的嘴唇,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就觉得心里头憋着一股气。

他沉声道:“你还有什么好说的?”

好说的?那太多了!

人嘴两张皮,怎么说都有理。那个叫吕然的,别看长了一副老实巴交的样子,肚子里的花花肠子还真不少。本来挺正常的一件事,硬让他说成板上钉钉的奸/情,还是绘声绘色,有模有样的那种。但是,若让苏凉骂他,又抓不到理。你觉得他说了什么吧,可是细琢磨,他又什么都没说。这孩子,绝对抓住了苏涵暴躁,善猜忌的弱点,善加利用,准备狠狠打击苏凉一番。

可是,苏凉纳闷了,他什么时候得罪了这孩子?让他如此恨他的呢?

苏凉笑:“苏涵,你养的人都这么会编故事。我下午不过是去了趟暖房,从前院还是后院走,那是我的自由。到了暖房之后,我借用谨容的一条毛毯盖腿,毯子上的水是我打翻了茶杯,洒上去的。这些有什么问题吗?”

“好一张利口,凉儿,你狡辩的功夫倒是见长。那你说说,你为什么出来的时候那么慌张?”苏涵问。

苏凉一愣,他慌张是因为怕那件事让苏纵听见了,更怕和苏纵碰个正着。可是,这件事怎么和苏涵讲?万一当时苏纵没有听见,他不就等于不打自招了吗?

苏涵逼问:“你说啊?”

苏凉一别脸:“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拿贼还要见赃呢,他的一面之词怎么就能证明我当时的状态了。而且,什么神色慌张?这东西哪有那么容易分辨。你说我慌,我就是慌张了吗?你看我现在的神色是不是慌张了呢?这种事情还是拿出些真凭实据来的好,要不然……”

苏涵越听越怒,还要真凭实据?难道还真要把你们俩从床上拖下来才叫真凭实据吗?苏涵觉得,从前几天发现孟怀瑶背叛他开始,到这会儿积聚的怒火,现在好象开了锅的水似的。他怒道:“你闭嘴!”

苏凉无能无力得闭上眼,听声音就知道,苏涵要打人了。他,真的真的无能无力。

过去有孟怀瑶,现在有吕然,以后有章家小姐,或者其他什么人……送走一个,又迎来一个。反正,不管是谁,苏涵都会选择相信那些人的话,独独不相信他。

论信誉记录,他苏凉是从来没有骗过苏涵的。也许他有过隐瞒,但是,他从来不会欺骗,也不舍得欺骗他。

可是,苏涵为什么从不信他呢?

唉……

真是命啊……

苏凉感觉苏凉扯住他的头发,认命得等待承受接下来的冲击,可是,过了片刻还是没有反应。

苏凉奇怪的睁开眼睛,却看到苏纵抓住了苏涵即将落下的手,两人都神色不善的互相看着。

苏纵舍我其谁的高姿态在平日里苏凉已经见惯了,此时他依然是那副样子;反观苏涵,苏凉还是第一次见他气得脸通红,却又有所顾忌,敢怒不敢言的样子。

“放手。”苏纵如此严肃的对苏涵说话,苏凉前所未见,毕竟他们俩才是亲兄弟。

“不放!”苏涵竟然不听苏纵的命令,不甘示弱的回敬回去。

苏纵的面色渐渐转冷,深灰色的眸子眯起。

苏凉紧张的看著他们,苏纵应该不至於把苏涵怎麽样,他毕竟是他唯一的嫡亲兄弟。而苏涵的性子,苏凉是最了解的了。他最是敬重他的兄长,若是在平时决计不会如此对峙,连当面顶撞都不可能。今天也不过是小孩子耍脾气,没有丝毫故意要作对的意思。

苏凉终究有些小私心,他还是偏袒苏涵的:“苏爷,请您放开他,其实都是误会,刚刚苏涵在和我闹着玩,我,我没事儿。不信,您问问吕然,他也在场的。”

吕然此时有些沉默畏缩,他抬了抬头,扫了两位大神一眼,又很快得低下头去。只这一会儿,使得苏凉终于能看清楚他的长相。他皮肤很白,眼睛水汪汪的,虽然算不得漂亮,但很恬静,容易让人安心,长得属于极为讨巧的那一种类型。

总之,比死猪不怕开水烫的那一型要好的多==

苏凉打量着吕然,苏纵和苏涵却连一眼也没往那边瞧。

“哥哥,您听到了吗?凉儿叫你放手。”苏涵的脸上有显而易见的得色。

苏纵望了苏凉一眼,那深灰色的眸子中有些什么一闪而过,这东西太深奥,苏凉自然理解不来。不过,他在那一瞬感觉阳光似乎失去了温度,明亮的光线变得苍白,如同被碾压过的白雪。

苏凉略低了头,挤出一丝笑容,不敢让眼光和那人对视。他的眼神超出了“犀利”的范畴,让人无所遁形。

他讪笑道:“苏爷,我只是个半种,涵少爷怎么会和我计较呢?他是不屑于和我生气的,真的只是在开玩笑……”

话还没有说完,苏涵突然放了手,苏凉迷惘得抬头去看。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