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么?你说什么,我没有听清。”苏凉问。

顾谨容笑笑:“没什么。不管怎样,苏涵都要和章家结亲了。”

苏凉大惊:“章家?你说天帝?”

顾谨容点头:“正是天帝的女儿。”

苏凉愣愣的,这消息还真劲爆。

这边才费了人家天帝的儿子,又揪出一个天帝的左膀右臂“孟家”,那边还能和人家结上亲。如果苏凉是天帝,早对苏涵恨得牙很痒痒了,无论如何也不会把自己的宝贝女儿嫁给这小子。果然,玩政治的人的脑回就是与常人不同啊。

政敌变亲家。

果然牛X!

可是,为什么心里这么酸呢?

……因为苏涵即将大婚吗?

不是早知道他的心不在自己身上,不管他何时大婚,和谁大婚,那个他身边的位置永远都不会是自己的吗?

顾谨容看着苏凉的脸色变了又变,问道:“在想什么?”

“没……没什么。”

“凉儿。”顾谨容柔声说:“我和你在一起生活了两年,你的表情我还是能看懂的,你有心事。”

“额……”苏凉一时语塞。

“凉儿,你是不是在担心什么?回来以后你一直不对劲,你可以告诉我,我会帮你的。”

“谨容,我麻烦你太多了。这两年多,我一直都在连累你,我不想回来之后……”

顾谨容打断他:“嘘。凉儿,你和我何必这么见外?我一直是心甘情愿的,而且现在也不后悔。我只是后悔,没有带你去善见城,没有远远得逃开这里。”

“谨容……”

顾谨容再次打断,他握住苏凉的手:“凉儿,我想永远和你在一起,你还记得的,对吗?”

苏凉点点头。

“你是信任我的,对吗?”

苏凉再次点了点头。

“那么,凉儿,告诉我,你的孩子……是不是苏纵的?”

苏凉一下子抬起头来,吓一大跳:“你?你怎么知道?”

顾谨容苦笑:“果然。怎么会是他?怎么偏偏是他?我以为你不喜欢他这种……”

苏凉一面咒骂自己太笨,反应太慢,一面又佩服顾谨容敏锐的洞察力。他以为没有人能看出来的……毕竟他和苏纵,实在是天上地下的两个人,任谁也不会把他们俩扯到一起。

苏凉结结巴巴拉他的袖子:“不是的,我不是喜欢他才和他……那是意外,我不是有意要瞒你。只是,真的难以启齿。”

顾谨容安慰般拍了拍他的手:“不要急,如果你想告诉我就说,不要逼自己。”

苏凉从一开始爱着的是苏涵那种暴力恐怖分子,他能忍得住拳脚相向,但是,对温柔的抵抗力是零。

所以……

呃,可是……

真的不知道该怎麽说……

——苏凉声音小得象蚊鸣:“我……”

——苏凉的声音提高了些:“我……他……”

——苏凉心一横眼一闭:“那天,是我先侵犯了苏爷。”

一直强迫自己不要去想,一直一直硬要忘记的旧事,一下子全被翻了出来。

苏凉心里乱成一团。

那天他是被孟怀瑶下过药的,整体记得不是很清楚,但是一些细节……不曾或忘。

那天,孟怀瑶找他出去谈谈,他没有多想便去了。喝下那盏桃花酿他就觉得不对劲,浑身烦闷、躁动,可那时已经晚了。

他原本以为只是那歹毒妇人要搞个什么“捉奸在床”的戏码,让苏涵更加恶心他,却没想到他看到的是苏纵……

苏爷是什么人物?

如果他敢对苏爷乱来,绝对不得好死。

原来,那姓孟的女人是想要他的命……

所以,你不仁我不义,临死也要拖个垫背的,苏凉便对孟怀瑶下了杀手。

以后的事情可以说是乱七八糟,相当混乱……

苏凉被下了药,很不对劲,可那天的苏纵也很不对劲。

非常不对。

当时的苏凉药性上脑,没有余暇去多想。可是,他去解苏纵的丝绸锦衣,腰带,各种精致的环饰。轻轻的亲吻,沿著额头一直吻到嘴唇……

那天的苏纵褪去了冰冷威严的面具,变得特别的……诱人。

他的嘴唇上有淡淡的,青涩的味道,清茶的味道。微闭的眼睛更显得睫毛很长,上面挂着有浅浅的水雾,雪白的肌肤上泛着一层蒙蒙的红晕,漂亮得如雪裹琼苞。

他的眼睛始终微闭着,没有睁开,也不说话。

开始,苏凉是害怕的,单单是“苏纵”这两个字就可以带给他足够的恐惧,对这位兄长长年的敬慕更是让他不敢去侵/犯。但是,美色当前,胸口积聚的欲/念象水一样的铺散开去。

苏纵和苏涵的长相是比较相像的,尤其是闭上眼睛之后,那修长,纤秀,雪白的肌肤,那融融的莹光,那精致的眉眼……

这明明是苏涵!

苏涵正毫无防备的躺在自己的怀里,这种认知让苏凉心旌摇荡,指尖因兴奋而颤抖,终于,他缓缓伸出了手……

苏涵,我很爱你,你知不知道?

苏涵,我们永远在一起,好不好?

苏涵,我只想和你在一起,永远的,不分开。

我不要你娶孟怀瑶,我讨厌那个女人,不要你对她笑,不要你见她……她想要我死,你知不知道?

他终于下定决心,欺身上去……

苏涵,我是你的,你也变成我的好不好?

等你醒来之後,我们就永远永远也不会分开了。无论到哪里,无论做什麽,我们都在一起。

……别离开我好不好?

我不想一个人。

为什么我总是一个人……

那天的琉璃灯太亮,耀得记忆都是白茫茫的一片。

后来,又发生了什么呢?

在墨绿色的纱帐里,苏凉感觉自己的头越来越沉,意识越来越模糊。

好像有人在和他说话,那人说——

小凉,你有我,你不是一个人。

嗯,嗯,我不会离开你。

我会和你在一起,永远也不分开。

有人在往他嘴里喂药,味道很甜,象是五月樱桃的味道。他伸出舌尖去承接那些药水,感觉有些药汁从唇角流下,沿著下颔流淌到胸膛。

那人开始沿着他的嘴角舔他流出的药水,开始很轻柔,后来不知怎么,越来越用力,用力得被嗫出来一朵又一朵的红痕。他感觉有些痒,还有些麻,还有些舒服,不自觉地就呻/吟起来。张开双臂,紧紧抱著那人。感觉到那人身下有样东西硬硬的挣了起来,抵在他的腿上……

好热,好热,好热……

感觉自己的呼吸越来越不稳,身体的温度越来越高。这时,双腿被打开,一根手指沾了些什么冰凉的东西,涂抹在自己的腿间。

那是什么?

也是药吗?

可是,什么病需要涂那里……没弄错吧?

然后,那人慢慢扶著自己的腰,慢慢靠近,然后……

啊。

疼,疼疼……相当痛……

他的呼吸变得急促,想睁开眼睛看看是怎么回事,却无法做到。

然后,那人又开始亲吻他的身体,任何一个角落。

再然后,他被那种尖锐的撕裂似的痛楚侵袭,仿佛身体一下子破开,那种脆裂的感觉,象是耳朵里也听到痛苦的破裂声。

不要!!

痛……痛死了……

那是谁?他为什么要这么做?

他试著想逃离,可是一动,那种痛苦就成倍数的激增,不但没有逃出去,反而被更深得进入。

“唔……”

身体里的异物/火热而凶猛,急燥得律/动著。苏凉终于控制不住,眼泪一下子滴落下来,带来滚动的凉意。

是了,苏涵不喜欢碰他,所以一定会对他很凶很粗/暴……

身体痛得受不了,心里的疼就……

好痛……

感觉那人从后面贴过来,很温柔的亲吻他的后背,小声地安慰着什么,似乎是——

小凉,乖,不要哭……

小凉别怕,很快就不疼了……

我爱你,小凉……

小凉……

是的,那人一直在唤他的名字,他叫他小凉……

后来就完全没有记忆了,只剩下一种模糊的感觉——混乱。

混乱得搞不清是谁在上谁在下。两个人的身体就象是脱缰的野马,肆无忌惮的在对方的身体上奔驰着。

再后来,苏凉清醒过来,身边已经没有人。

他这才意识到他做了一件多么可怕的事情,那人不是苏涵而是苏纵。如若他侵/犯了苏涵,顶多别扒掉皮。可是他侵/犯了苏纵,那绝对会整到只剩下一层皮……

也许,苏爷正在叫护卫来押解他这胆大包天的色/魔,那个时候,即使他说他是被陷害的,估计也没有人愿意相信。

所以,只有一条路,跑。

他便拖着酸痛的身体,一瘸一拐的逃命,在路上碰到了顾谨容……

好吧,在遇见顾谨容之前,苏凉还专门去找了一个人,当时所看到的匪夷所思的情景,他终其一生也不会忘记。但是,这件事是属于他的秘密,他不会对顾谨容明说。

整个翘家事件的前因后果一讲完,苏凉仿佛卸下了重担一般,长舒一口气。虽然在这其间,他省略了很多细节,但是顾谨容的表情仍然惊讶到极点。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