苏凉猛地睁开眼——

正午,阳光明亮而耀眼,织云锦的窗帘荡漾着金色,墨色大床上只剩下自己。

惊觉,已然是次日了。

窗户开着,屋外大自然的气息飘入,荡漾着青草的气息。如同那个人身上的气味,竟然丝毫不让人觉得嫌恶。苏凉皱了皱眉,心里有些复杂。

门口有两个人在说话,也许是觉得苏凉未醒,两个人的交流豪不避讳。其中一人是苏涵,另一个声音清清脆脆的,是个年纪不大的男孩子。

“吕然,你确定,没有说谎?”

“吕然怎么敢欺骗涵爷。”

吕然看起来十六七岁,脸白白嫩嫩的,一副老实而沉默的样子。苏涵转过脸来,盯着他,他有点瑟缩,垂着头,下巴都快抵到胸前了。

苏涵沉声道:“忘掉你和我说过的话,不许再和第二个人提起。”吕然说:“是,涵爷。”

苏涵挥手:“你先下去吧。”

吕然却磨磨蹭蹭得不想走,吞吞吐吐得说:“嗯,涵爷,您很久没来了……”

苏涵一愣,笑道:“怎么,想我了?”

“嗯……”吕然的脸上一片绯红。

苏涵拍拍手道:“下去领赏吧,我记得去你那里的路。”

吕然眨眨眼:“您今天会来吗?”

苏涵笑得依旧明快,但是苏凉感觉他有些不快:“心急的孩子可不讨人喜欢,行了,下去吧。”

吕然咬了咬嘴唇:“知道了。”

“醒了?”

苏凉赶紧闭上眼睛,可是这个屋子里已经没有别人,他这样做明显是此地无银三百两。不一会儿,他又缓缓地睁开,瞥了一眼苏涵,没有说话。

苏涵走了过来,全然没有方才的和颜悦色,他说:“为什么又要逃?”

逃?

苏凉说:“我没有。”

苏涵又问:“你难道不想要逃跑?”

苏凉反问:“我为什么要逃?”

“你不想逃跑,那为什么要去勾搭章炎!”苏涵揪住苏凉的头发迫使他抬头面对着他的眼睛。

“没有,我和他根本不认识,怎么可能想要勾搭他呢?”苏凉有些战战兢兢,很显然,苏涵把这次的事情和上次他逃跑联系到了一起,把章炎当成了如顾谨容一般的人物。

“是吗,你确定?”苏涵漫不经心的问。

“当然!我不知道你听说了什么,可是我为什么要骗你?”

“可是其他人向我报告的可不是那样……”

苏凉的心一沉,昨天的事情摆明是个圈套,有人在陷害他,除了孟怀瑶,显然还有别的同伙。他们送他离开不成,便起了栽赃之心。“你……是什么意思?”

“呵呵。”苏涵笑笑,没答,不过从表情来看,他是不相信的,沈吟一会儿,又问:“那你为什么要去找章炎?”

苏凉实话实说:“我没,孟怀瑶带我去的。”

“胡说!你还想嫁祸小瑶吗?”苏涵道:“这次如果不是她看到你出府,去了林中的木屋,我们根本不知道去哪儿找你,到时候你就死在那里了。”

孟怀瑶……报信?

苏凉突然觉得这场闹剧当真好笑。

“你信她不信我?我有那么笨吗,两次都嫁祸同一个人?孟怀瑶想要我死,你怎么就是不相信呢?”

苏涵反问:“小瑶为什么想要你死?”

“我不知道。”

苏凉是真的不知,孟怀瑶为什么要次次针对他。若说是因为苏涵,那也不对啊,苏涵根本不爱他。

苏涵不信说:“那不就结了。”

苏凉有些恼,吼道:“总之,你就是信她不信我!”

看到苏凉大吼,苏涵竟然没有生气,他笑了下,冷情的薄唇划出漂亮的弧度,但是眸子又冷了几分。他说:“要我相信你也不难,怀上我的孩子。”

“……”

苏凉突然想笑,他的过去和现在相比,简直就是个笑话。过去,他绞尽脑汁想爬上苏涵的床,为此,他不顾惜名声,不在乎手段,哪怕所有的人都瞧不起他也没有关系。结果,除了一次酒醉乱xing什么也没有得到。现如今,他什么也不用做,只要人在这里,苏涵就会凑上来,心心念念得要上他。

可是,苏凉开心不起来,相反,他更加悲哀。

原来他所信奉的什么“爱”呀,统统都是狗屁,都比不上有能被利用的价值。

苏凉觉得,如今这种安逸的生活,被养着,宠着的日子却比过去任何一天都要折磨他,痛苦到让他无法忍受。他根本不是被当做“苏凉”的存在,而是一个叫做“苏凉”的生育工具。他的尊严被践踏,疼得他浑身发抖。

当苏涵开始宽衣解带的时候,苏凉浑身的力气仿佛被抽空了,麻木。

“脱衣服。”苏涵命令道,苏凉却丝毫未动。

“噢,你受伤了,那我来帮你。”说完,苏涵就翻身把他按在床上,要去扯他的裤子。

“凉儿,我不管你说的是真话还是骗我,我只想告诉你,别再犯傻了。章炎已经被章家废了,这就是个警告,你属于我,只能属于我。”苏涵的执念让人觉得惶恐。

苏涵是个调/情的高手,明明是野兽一般的行为,他还偏要营造一个你情我愿的氛围。可惜,天不遂人愿。他想要氛围,有人偏偏不给。

就在同一时间,一声尖厉的惨叫声响了起来。

苏凉和苏涵都吓了一跳,那声音不算大,但实在叫的太惨了,象把刀子从皮肉上划过一般,想不难受都不行。

苏凉觉得他全身的汗毛都竖起来了,不是以前没听过什么喊叫声,但是从没有一个像刚刚叫的这么惨。

苏涵虽不至于像苏凉一般惊恐,但是他脸色很沉,心里不知道在想着什么,迅速翻身下去,出了门。

卧室的门一开,外面被隔绝的声音争先恐后的涌了进来。

“苏爷,苏爷……我没有,我没有做过,您不能听信章炎的一面之词。我没有……求您。”一个期期艾艾的女声在哭诉,只是声音略显尖锐:“他是在陷害我,我是苏涵的未婚妻,我不可能帮他的。”

“这里出了什么事?”苏涵出门后立刻问道。

“涵——!涵,你救救我,你帮我向苏爷解释,我没有做过……”女子的声音有些颤抖。

……

这女子是孟怀瑶?

怎么可能?声音凄厉成这样?

苏凉整理好衣服,也随着声音走了出去。

这里是苏涵的别院,还是属于苏家的地盘,一般人如果这样喧哗,肯定会死的相当难看。只是谁也不敢吭声,不怕死得提醒:“你们小声点。”因为,论及在场诸人的身份……单是想想就足以让人胆寒。

一个苏涵,又来一个苏纵……

只是,苏纵怎么会来呢?

别说这种家事,就是上界的各类庆典他都鲜少亲自参加。苏纵是个天才,是苏家的骄傲,也是整个上界人人仰望的偶像。只是这天才性子特别古怪,清冷得让人发寒,人多的场合,非必要,他是不会出现的。不管是什么人举办的,不管是为了什么,哪怕是天帝,他统统不给面子。但是,即便如此,也没有人敢说半句质疑的话。谁都知道,年纪轻轻便坐上苏家的家主位置的苏纵,是下一届天帝的不二人选。

“小瑶,你先别哭,冷静一下,告诉我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苏涵问。

孟怀瑶几乎崩溃,在这种时候,怎么还能指望她冷静:“不是我,真的不是我。”痛哭流涕得重复道:“涵,你要救救我。我不会背叛你,我没有和章炎合谋,我没有杀人!他们想害我,冤枉我!你要救救我,我不想死啊……”

苏涵没有听懂,他皱眉问:“你在说什么?”

这时,一优雅的男声响起,不紧不慢,却有着绝对的控制力:“他就是章炎在苏府安插得眼线,苏凉差点儿出事也出自她的手笔。这次章炎被擒后,她企图趁乱逃走,还杀死了府中一食客。小涵,这么大的事情在你的眼皮底下发生,你都丝毫没有察觉到吗?”

“苏爷……苏家哥哥……我没有,真没有……”孟怀瑶哭到绝望。

苏涵问:“您有证据吗?”

苏纵一个眼色,檀伯便上前一步,递给苏涵一些东西。具体是什么,看不真切,只是,苏涵一看完,脸色变得惨白一片,他慢慢向孟怀瑶那边走了过去。

孟怀瑶说:“涵……”

苏涵伸出手来,一把掐住了她的脖子。他的神色平静,和平时相比,没有什么不同。可是,孟怀瑶的眼睛却变得通红,脖子上的筋和血管都凸出来。她吓得拼命挣扎,却依然逃不掉被整个儿揪提起来的命运。

身边的人一时都没反应过来,都愣在那里,苏纵是个明白的,他却听之任之,直到孟怀瑶看起来像是要不行了,他才出手道:“小涵,她怎么说也是有话还是慢慢说的好。你以为她只有这一件事情瞒了你吗?”

苏涵的手终于松开,孟怀瑶全身瘫软,一坐不起,翻了白眼,趴在那儿拼命的咳嗽。

章节目录

错上情敌床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突突小说只为原作者尉迟岚因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尉迟岚因并收藏错上情敌床最新章节